身負重任?他未出生就獲得上天保護

懷忍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6日訊】天道如何展現給人呢?其實,中華文化一直以來都在探尋著、實踐著天人合一之道。這一篇文章要為各位介紹商湯的得力賢臣--伊尹。提及這一位影響商王施政決策的伊尹,可真是了不得,因從開國之君商湯開始,伊尹一生共輔佐五代商王,而他還曾經替商朝的先祖「教育」了第四代的武甲,讓他從殘害人民的王變成一個愛民的人君,像伊尹這樣的政治家在史上真的是少有人能出其右了。因此伊尹逝後,得到商朝王室的敬念感恩,報以天子之禮來祭祀他。觀看伊尹的一生,其身負的重任實屬少見,令人深覺天降大任之理的意義,而在他身上出現的不尋常現象,令人了悟--伊尹是帶著上天使命來的!

伊尹,名阿衡,因其母曾居伊水,以伊為姓,尹是官名。他是商朝開國勞苦功高的輔臣,《詩經・商頌・長發》讚頌他:「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長發」是祭天頌天的樂歌之一,陳述有商一族得天之祐,傳至成湯,受天之命,又得賢臣伊尹阿衡大力輔佐,而有天下。

伊尹顯然是銜天命來世的,奉著使命降臨的,在他出生和逝世時,都有不尋常的現象出現。

預警之夢 懷天命者獲救

在伊尹將出生之時,他的母親做了一個預警之夢。夢中有人告訴她說:「臼出水,疾東走,毋顧!」也就是說:當看到臼出了水,你就要快快往東走,千萬不能回頭看!

翌日一早,她赫然看到家中的臼出水了,於是在告訴鄰人們後,急急往東走了十里路才稍稍停下來。這時才看到她的故鄉,已經浸在一片大水中。她肚中的孩子--伊尹未來還有重大的天命要實現,命不當亡,所以在危難發生前,她這個作母親的就得到了感應夢,因而趨吉避凶,讓胎兒得以脫離險境。

伊尹出生在伊水邊,長大後的他人在田畝間,心繫天下大事。孟子說:伊尹在有莘國的田野耕種,不是他的東西,不符合道義的福祿,即便天下之祿也動不了他的心。誠如蘇軾《伊尹論》說伊尹是「辦天下之大事者,有天下之大節者」,伊尹就是這樣的有大操守、大志節的賢人。他不同凡常,有高世之行,呼應他不同凡常的出身。

使吾君為堯舜之君 吾民為堯舜之民

當時天下由夏桀當政,但是夏桀殘暴荒淫,通宵達旦嬉戲飲酒,不理政,不聽進言。有勇敢忠臣關龍逢者,進言勸戒他稍稍改正一點,以延長國祚,夏桀不聽,他直立於朝廷不離。夏桀就把他處死,並處以炮烙之刑示警。大臣們心驚,賢良莫敢直言。伊尹在野,一心繫掛「使吾君為堯舜之君,而吾民為堯舜之民」,看到夏桀的暴虐昏庸,再看諸侯中的商湯是個賢能的國王,就想要輔佐他代天行道、治理天下,可是卻苦於沒有媒介。

於是伊尹求見諸侯有莘氏,獻身給作廚下奴隸。漸漸地他的才幹得到有莘氏肯定,被提昇為廚房的總管。商湯和有莘氏時有往來,且迎娶有莘氏的閨女。伊尹終於得到時機,請願當了隨嫁的臣僕,去到了商湯身邊,果然得到商湯的賞識重用。可見天降大任於伊尹,他忍辱負重,大智寄託誠心,終於得到聖君的認同。

藉著掌廚的機緣,伊尹和商湯談論烹飪美味的祕訣,藉此媒介,進言商湯致王道之法理。《韓非子》說伊尹孜孜矻矻,凡七十次有餘,才得以勸動商湯決心代行王道。伊尹論述烹飪美味,要認識食材的特色,要善用物性的生剋互補加以調理,去其腥羶臊,並且要掌握烹飪的先後順序和火候分寸,烹飪出美妙滋味。美味變化無窮盡在一鼎,連通著治理國家、政通人和的竅門。據說後來老子名言「治大國,若烹小鮮」,是反映伊尹與商湯論王道的這個故事。

伊尹教導商湯王道的起點在於先修己身。他們君臣之間,治國的用心與識見相契合,達到水乳交融般的境界。商湯說「人視水見形,視民知治不」,就說人從水中看到自己的樣子,而看看人民也就知道一國政治的好壞。伊尹讚美勉勵商湯:真明哲呀!能聽建言,治國之道就能增進,一國好壞的關鍵皆在王官身上啊,好好自我勉勵啊!

有了伊尹的輔政,一些心術不仁的人都自動離開了,一些賢良的人,都聚集過來,起了良臣類聚相加乘的功效。

這邊商湯修己修仁義,而那邊夏桀更加無道,暴虐百姓,飾非文過越來越嚴重,更且不遵循天道軌度,驕矜自滿,無法無天,作威作福,國人民不聊生。商湯憂懼天下不寧,他和伊尹探測著起義的恰當時機。不過,商湯也不忘以箭射擊伊尹演出反目劇,以掩人耳目,伊尹則藉機逃亡夏都,以窺伺軍情。這一去就是三年才返。

在這三年中,他看到夏桀迷惑於末喜(妹嬉)的美色,愛玩美玉珠寶財貨,不管不顧人民的死活,民心積怨深重,民間都傳說著「上天弗恤,夏命其卒」--上天不眷顧,夏朝要滅亡了!商湯得知軍情,與伊尹起盟約,明示必定滅夏的決心。

伊尹又回到夏都,從末喜處打探消息。末喜說:「天子做了一個夢,夢見西方有日,東方有日,兩日相鬥,西方的日勝出,東方的日敗了。」

伊尹把這來自天上的訊息轉告商湯。此時,最後三個擁護夏桀的諸侯國韋、願和昆吾都被滅了,夏桀孤立無援。商湯履行和伊尹之間的盟約,率六州之軍討伐夏桀。他命令軍隊從夏朝王畿的西邊進入攻擊。兩軍未接,夏桀就敗走了,一切盡如夏桀夢中所見的結局。商湯的軍隊追逐到大沙,夏桀受到天下人殺戮。

商湯受三千諸侯的擁護立為天子,夏朝的遺民如得慈親一般喜悅。天下之至公、至安、至信,盡在伊尹之盟中兌現了。從商湯開始,伊尹當了五朝宰相,輔佐商湯、外丙、仲壬、太甲、沃丁五代,歷時五十餘年,勞苦功高,在第四代商王太甲一朝,使殷室王道昏而復明。

伊尹活到百餘歲,在沃丁八年(西元前1549年)逝世,第五代商王沃丁以天子之禮為他備辦喪事,並且親自臨喪三年,以報答伊尹對商朝的大德。一直到商朝末代,伊尹都享有天子規格的祭典。在伊尹去世時也出現異象,天候突變,連續起了三天大霧,如同奇異的感應夢接引他來世,這場為他送行的大霧,是為他不凡的人生做了前後對應的註腳。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