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新年賀詞為何不提改革開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2022年的新年賀詞沒有提「改革開放」,引發廣泛關注。這到底是為什麼?

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有六:

第一,中共原教旨中沒有「改革開放」。

中共老祖宗馬克思的理論是:共產黨通過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然後,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實行計劃經濟,反對一切與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有關的東西。再然後,建立「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社會。

第二,中共「改革開放」是中共被迫後退。

1949年中共通過暴力革命奪取政權後,按照馬克思的原教旨,企圖在中國建立一個共產主義烏托邦。但是,到1976年10月6日十年文革結束時,共產主義烏托邦沒有建成,國民經濟卻被折騰到崩潰的邊緣,許多老百姓處於赤貧狀態,連吃飽飯這個最基本的問題都沒有解決,中共統治岌岌可危。

1978年鄧小平發起改革開放,是在中共面臨巨大生存危機的情況下採取的應急辦法,即背離中共老祖宗的原教旨,給農民放一點權,給工人放一點權,給小商小販放一點權,給知識分子一點自由,向資本主義初級形態倒退一點。中共就這樣稍稍放鬆了一點對人民的控制,很快,大多數老百姓就解決了吃飯問題。

中共改革開放採取的許多辦法,都是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前,中國人和外國人早就採用過的辦法。

第三,中共「改革開放」的路早被鄧小平堵死。

中共的改革開放是從經濟體制改革開始的。改到一定程度後,鄧小平發現,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不能鞏固,更無法深入。到1986年6月,鄧小平提出必須搞政治體制改革,並提議由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主持這項工作。

但是,誠如趙紫陽在他的回憶錄《改革歷程》中所說:「(鄧)心目中的改革,並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現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種行政改革,屬於具體的工作制度、組織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風方面的改革。鄧主張的是在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為了進一步鞏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任何影響和削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改革,鄧都是堅決拒絕的。」

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發生「反官倒、反腐敗、要民主、要自由」的學生民主運動。鄧感到這個運動危及中共一黨專政,下令軍隊開進北京城,實施「六四」天安門屠殺。不願武力鎮壓學生運動的趙紫陽,被鄧扣上「支持動亂」、「分裂黨」的罪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中共的政治體制改革到此戛然而止。

從1989年六四之後,直到1997年鄧去世,鄧再也沒有提過搞政治體制改革。

第四,中共「改革開放」變權貴「悶聲發大財」。

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市場經濟的特點是「市場」而不是「權力」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

由於中共不搞政治體制改革,中共權力一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因此,直到2022年的今天,中共搞市場經濟30年,美國、日本、歐盟等發達經濟體都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

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的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實際上,是權力與金錢的緊密結合。

在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江一方面提拔重用一批嚴重腐敗分子,另一方面縱容其子江綿恆一邊升官一邊發財。以江澤民家族為首的中共權貴家族,將觸角伸向中國所有最賺錢的行業、職業。

在江澤民、江綿恆父子的帶頭作用下,中共各級官員及其家屬子女,都充分利用手中的權力「悶聲發大財」,導致中共官場變成權錢、權權、權色交易的大賣場。

從上世紀90年代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中共官場幾乎無官不貪,中共的腐敗象決堤的洪水,一瀉萬裡,泛濫全中國。

第五,中共權貴成「改革開放」最大障礙。

改革,必須改掉中共權貴對市場經濟的干預;開放,必須讓14億中國人民與中共權貴享有平等的權力。這是中共權貴絕對不可能答應的事。

2018年,中美貿易爭端爆發。美國要求中共按國際共認的市場經濟規則辦事。如果中共同意這麼做,中美之間甚至可以實現「零關稅、 零壁壘、 零補貼」。果真這樣,對14億中國人民來說,無疑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江澤民的親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掌控的宣傳機器,一再發表極左言論,鼓動習近平跟美國打貿易戰,聲稱「小打小勝,中打中勝,大打大勝」。打的結果卻是,中共一敗塗地。

2018年12月1日,習不得不與美國總統川普談判。習曾經試圖與美方達成貿易協議,從2019年1月起,派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方談判。根據習的指示,劉鶴與美方就90%以上的議題達成協議。2019年5月,在中美將要簽署協議的前夕,習近平、劉鶴的方案遭到中共江澤民派系的強烈反對,導致談判破裂,中美貿易戰戰火重燃。

此後,因香港問題、台灣問題、大瘟疫問題等,中美對抗逐步升級,兩國關係惡化到建交40多年來最壞的程度。

第六,中共向馬克思的原教旨回歸。

中美貿易戰的爆發,實際上,是中共改革開放40年來「堅持權力壟斷經濟」弊端的總爆發。

從國內來說,由於權力在經濟領域無所不在,權錢交易無所不在,導致中共的腐敗之癌惡性發展。

從國際上說,由於中共拒絕與國際公認的市場經濟規則接軌,總想搞違反客觀規律的「彎道超車」,引發國際社會反感,中美、中加、中日、中澳、中印、中歐關係等不斷惡化。

2019年以來,一方面,中共持續升級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暴力鎮壓,強推港版國安法;另一方面,持續升級對台灣全方位的極限施壓;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自由世界強烈感受到中共對自由民主的威脅。

2020年,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等,導致「中共病毒」從武漢蔓延全世界。至今全球已有近3億人感染,546萬人死亡。這是中共給全人類帶來的一場大災難。這場大瘟疫導致許多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對中共更加反感。

時至今日,百年中共,在國內,幾十年積累的各種深層次矛盾集中爆發,改革改不動;在國際上,中共沒有一個真朋友,空前孤立,開放推不動。

怎麼辦?回歸馬克思的原教旨,對內內鬥,對外外斗,斗到哪天算哪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