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木隸:西安怪像背後 警惕中共以屠殺患者實現「動態」清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西安受雙疫情封城至今,這個新的西安「事變」不斷傳出奇葩事。自從陝西有關黨書記要提出4日「社會面清零」,百姓就一直在關注是怎麼突然間一夜清零的?疫情還能聽地方黨書記命令?後來有人拍到「社會面清零」前一、二天,有大批車把患者轉移到外地去,就隱隱擔心,中共會不會以屠殺患者實現人工清零?理由是二年前武漢爆發疫情時,就有消息曝光出來,當時的清零官員把患者拉到一處封死門,死活不管;還有人還活著直接拉到雷神山火神山或其他醫院火化的;還有封死小區或住宅門任患者餓死病死在家的……

讓人擔心和警惕的另一個更重要理由是:西安,這半個多月時間裡已曝光很多病、孕、殘、孤者封在家而死的消息,有的得了心臟病不給送醫救治而死;有的孕女大出血得不到救治而死;有的高層起火消防員不敢揭防疫人員的封條而無法破門施救,眼睜睜著封戶內人被燒死;有的卡車司機在路上因車門被貼封條而無法得到援救死在車裡……

民間擔心中共要對患者轉移或拉到外地進行活埋或其他滅口,以實現社區面清零,就不用感到奇怪。

因為中共官員的烏紗帽是上面給的,聽從命令、維護政權穩定、維護上面的面子比什麼都重要。從歷史上中共的任何一次政治運動,包括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還是文革、計劃生育,包括89年鎮壓學生、99年造謠迫害法輪功還是後來的打黑除惡,寧左勿右,都是中共獨裁暴惡政治本質的一脈相承,把邪惡的手段做到極致。因為疫情,奪命的不一定是普通屁民,從中南海高官到地方小官,從富豪到其他權貴關聯者,都有可能,影響的不只是經濟與政治穩定,是他們性命。因此,官員們才如此賣力、豁出去了。什麼動態清零、社區清零,名詞挺深奧,但不知多少人能搞懂。

除了這些怪事外,西安封城以來還發生很多讓人費解的事,比如半個月內一碼通兩次崩潰,網絡部門二次宕機,比如有患者同事被確診,封在家裡一次次給各個部門打電話要求隔離,但是從社區到市長熱線電話到防疫部門,都互相推諉,過了幾天後,五孔出血、肺部燒灼一樣痛,在微信群向業主求救,在全體業主的輪番報警後,才被拉去隔離,但這時,他們全家六口,包括嬰兒,都已傳染後被確診,還有如有市民餓昏了出去買些饅頭被打得鼻青臉腫,防疫人員擁有隨意殺打權……

在每一次把社會事件政治化後,中共總有一批人擁有生殺特權,計劃生育,可以讓嬰兒打針死;香港要實施國安法,可以把愛國市民當暴民關在黑監獄姦殺後扔海里;對信仰真、善、忍的正信者可以活摘器官賣錢……這些視生命如螞蟻的官員,被無神論洗腦後沒有敬天畏命心理的官員,為了完成任務,逼急了,什麼無法無天的事做不出來?

中共其實是有神論,它要求黨員加入它時對天發誓;它戰疫急把燒病人的清零醫院火神山雷神山;它叫內部政敵為國妖黨魔,它罵不來參加冬奧會的日本首相拜鬼……只不過,中共信的是魔教,註定它的所行所為就是反人類的。

它還要辦冬奧會為自己貼金,大罵世界眾國官員不出席。其實,眾國以不參與對中共進行「萬國來嘲」還不夠,世界在冬奧應組成「滅共聯軍」來潮,每個善良的世人,應呼籲全球運動員也要抵制。讓北韓、越南、古巴幾個共黨國來參加,讓它們輪翻獲獎。中共的滅亡,絕不會是一聲巨吼,而是一聲嗚咽。血崩的時候,每一片粉紅都不是無辜的。望能看到海外良心媒體、明真相的中國人,快告訴你的親朋好友,立即三退,求得平安!

西安怪像背後,善良的中國人應警惕中共以屠殺患者實現「動態」清零,很重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