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偉:中共大棒打壓 受傷最深是港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中概股在美國市值蒸發約8000億美元,跌幅達40%,但是美股卻創下新高,標普500上漲三成,而香港恒生科技指數則下跌三成,香港恒生指數下跌14%,最高點與最低點的最深跌幅達到27%。中共揮舞大棒,強力打壓教培、互聯網平台等領域,沒有收割到美國的韭菜,反倒把港股打得灰頭土臉。

為什麼美國市場不受影響?因為美國市場容量太大,紐交所2000多家公司、納斯達克5000多家公司,總市值近50萬億美元,273隻中概股的市值最高時不到2萬億美元,占比不到5%,所以對美國市場衝擊不大,而且美國還有蘋果、微軟、亞馬遜、特斯拉等市值上萬億美元的科技巨頭支撐,今年1月3日開市第一天,蘋果市值就衝破3萬億美元。要比的話,所有中概股的市值還不如一個蘋果公司的市值。

而香港市場則不同,香港雖然有數千家上市公司,但是總市值不過50萬億港幣,中概股的公司數量占一半,市值占八成,成交量占九成。所以,中概股能在香港興風作浪。

2018年,港交所又提出「立足中國」的戰略,編篡恒生指數的公司也在2021年進行了半個世紀以來的大調整,稱未來要將恒生指數逐步擴大到百家,把更多中概股納入其中。目前64家恒生指數公司中包括了阿里巴巴、京東和網易,2021年阿里巴巴下跌51%,京東下跌24%。而其他進入港股市值前10位的美團、前20位的快手、百度、小米等無一不暴跌。

A股為什麼也沒事呢?因為A股不支持這些公司上市,所以反倒不受影響。雖然在中共打壓最猛烈的日子裡,股價也隨美股下跌,但全年仍呈小幅上漲。

香港在被中共控制後,香港已經越來越失去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與吸引力,資本、資金、人才反而在從香港流出,昔日的東方之珠越來越暗淡無光。

港股沒落

儘管全球受疫情侵擾,但2021年全資資本市場表現良好,美國股市呈現震盪走高態勢,標準普爾500指數、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和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全年分別上漲26.89%、18.73%和21.39%。在歐洲,德國法蘭克福股市DAX指數上漲15.7%,倫敦股市《金融時報》100種股票平均價格指數上漲14.3%。日本股市漲幅較為溫和,東京股市日經股指全年上漲4.9%。

再看中國的2021,疫情輕,出口強勁,純粹是中共的打壓政策造成經濟混亂,中概股普遍暴跌。273隻中概股跌幅超過50%的有131隻,超過80%的有43隻,幾隻教培股票市值縮水九成。至2021年12月30日收盤,中概股市值已縮水至1.37萬億美元。

2021年,中概股中有8家同股不同權的公司以IPO或二次掛牌的方式登陸香港市場,集資額占到香港全年新股融資的44%。香港市場本以為是利好,但這些科技公司股價都大幅下跌,致使香港2021年在全球資本市場的表現墊底,同時新上市公司數量和集資額也創出新低。

據統計,2021年港股市值蒸發了10.6萬億港元。跌幅超過70%的公司有75家,除了恆大之外,還包括富力、海底撈、阿里健康等;股價腰斬的有241家,除了B站這樣的科技公司,還包括奈雪的茶等消費類公司。

尤其是7月中共出台打壓教培行業的「雙減」政策後,恒生指數三天下跌近10%,恒生科技指數遭受重創。到9月恆大出現兌付危機後,中國恆大市值縮水九成,同時引發富力等諸多房地產股票及債券下跌。長期跟隨美股走勢的香港資本市場,就這樣越來越受到中共政策的影響。

最具戲劇性的是快手,2021年2月上市後先是暴漲,市值破萬億港元,但旋即趕上股市大跌,目前股價與發行價相比跌三成,與最高價相比跌八成。

雪上加霜的是,滴滴上市搶跑被查後,海外上市進入冰凍期。據安永統計,2021年8~11月間,香港只有17隻新股上市,集資只有430億港元。2021年四季度,在港上市的醫藥股頻頻破發,已成常態。

2021年,中概股市值蒸發8500多億美元,即5.6萬億人民幣,這相當於中國經濟最發達省份廣東省GDP的兩倍;僅僅新東方市值縮水就將近2000億元,網友稱,這些錢能建上千所希望小學,並質疑「國有資產流失是流失,股市財富流失就不是流失嗎?」但是,誰會為此負責呢?

A股增量不增利

反觀A股,在中共的政策扶持下,市值首度突破90萬億人民幣,同比增加16萬億,成為全球第二大融資市場。2021年A股集資額超過港股,中共扶持的中國電信、中芯國際融資都超過500億元,剛進入2022年,中移動又迫不及待地融資500多億。

因為被打壓的這些公司不在A股上市,所以A股反而沒受什麼影響,上證綜指還上漲4.8%,深證成指漲幅為2.67%,這同時也說明,中國股市並非經濟晴雨表,根本不能反映中國經濟的變化。

市場人士指出,雖然A股主要指數三年連漲,但滬深300、上證50指數分別下跌5.2%、10.06%,科創50指數微漲0.37%,這表明中國股市成長性不足,市值的增長不是來自公司價值成長,更多的是來自新股入市帶來的增量。

普華永道的數據顯示,2021年A股共有493隻新股上市,融資金額高達5478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5%和17%,均創下歷史新高。其中,上交所主板和科創板共有249隻新股,融資金額達3750億元,位列全球新股融資市場第二位,僅次於納斯達克。這表明中國股市規模的擴張,主要還是來自增量,而並非上市企業自身的成長帶來估值的提高。

而像蘋果這樣在高市值情況下仍能保持高增長的公司,在A股根本看不到。蘋果2018年8月市值破萬億美元,兩年後的2020年8月突破2萬億美元,16個月後在今年1月突破3萬億美元,至今還保持30%的銷售增長。在中共控制的資本市場,只能誕生出中移動這樣的大象,卻長不出高成長的「蘋果」。

2021年的中國股市,一方面是超級藍籌股大跌,比如最大的醫藥民企恆瑞因為集采和醫保降價七八成而股價腰斬;油料企業金龍魚因為大豆進口成本提高而大跌;工程機械設備企業三一重工因為房地產與基建投資不景氣而大跌……2021年,按照常規思維投資消費和醫藥的公募基金大多都虧了,投資軍工、新能源賽道的賺錢了,因為中共要利用資本市場發展軍工和新能源,相關股票也隨政策利好雞犬升天,顯然中國股市還是政策市。

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科技股的泡沫,目前中國科創50指數市盈率在70左右,整個科創板市盈率在80倍。而儘管美股一再創出歷史新高,但納斯達克平均市盈率也不到60倍,納斯達克100指數成分股市盈率在34左右。顯然中國股市對於科技股的估值過高,最近1.5萬億的寧德時代連連下跌,就是因為泡沫太大了。

芯片行業也是如此,從海外收購芯片技術公司注入A股,估值能飆升到兩三千億,市盈率逾百倍。與港股在打壓中備受煎熬不同,A股是在中共創造的幻境中自娛自樂。

夾縫中的香港

1月5日,香港疑現首宗本地不明源頭奧密克戎感染病例,港府下令傍晚18時至翌日清晨5時禁止堂食,酒吧、健身中心等場所必須關閉,限制令為期14天。

中共的清零與嚴控政策已經害得香港與內地、香港與國外的往來不便,一些人不得不搬離香港,業內人士認為,人才正在從香港離開,這已成為趨勢。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正處於開放的國際市場與中共管控的夾縫中,但可悲的是,隨著中共控制力加大,香港已經越來越依附於中共。很多人認為,中概股赴美上市受挫,將來會有更多公司赴港上市,這對香港是利好,但硬幣的另一面是,正如2021年所發生的,中共的政策變化也隨時會給香港市場帶來打擊。

到底能有多少公司赴港上市,政策上也有很大不確定性。1月4日,中共網信辦出台了《網絡安全管理辦法》,規定上百萬用戶的數據處理者要通過網絡安全審查才能赴國外上市。現在,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審查的尺度有多寬,要看實際審查通過的情況才能下判斷。

事實上,香港市場的獨立性正在喪失,它越來越成為中共的工具。2021年12月,AI公司商湯科技被美國制裁後,仍能在港上市,這要是以往,香港聯交所會保持謹慎。另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滴滴,滴滴因為車輛和司機持有牌照的比例不到40%、合規性不夠而未能在港上市,赴美上市被中共勒令退市後,將以「介紹上市」的方式赴港上市,滴滴的合規性至今也沒解決,但香港敢不讓滴滴上市是嗎?它不得聽命於中共嗎?中共越來越把香港當作附屬的資本市場,而並不想讓它獨立。但是,公開透明正是香港作為國際資本市場安身立命的根本,如果這一的根基都動搖了,香港怎麼可能還有國際地位呢?

如此下去,香港越依賴中共,經濟越差,股市越差。不僅股市,2021年,香港在全球主要市場——黃金、大宗商品、住宅等方面的表現都墊底。港府稱預計2021年經濟增長能達到6.4%,但這是在2020年經濟萎縮6.1%的情況下實現的,如果與2019年相比增幅只有1.57%。同時,香港財政赤字越來越大,截至2021年10月31日,2021年前七個月的財政赤字為1118億港元。

而台灣在2021年卻表現不錯,股市漲幅23%,經濟預計增長6%,創下2011年以來的新高。從需求來看,島內需求增長高於島外的外需增長,台積電在全球半導體市場的占有率穩步提高,2021年台灣在半導體、電信、風電等行業的民間投資增長強勁,增幅逾18%。

「共產黨管治的地方怎麼會有希望?」

香港的現狀正應了香港作家倪匡的判斷,1983年他在出版的科幻預言小說《追龍》中預言一個東方大城市將會毀滅。2019年他在香港的電視訪談節目中稱,這座城市就是香港。

「一個大城市,即使是在世界經濟上有著重要地位的大城市,一樣可以遭到同樣的命運。不必摧毀這個大城市的建築物,不必殺害這個大城市中的任何一個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來,這個大城市和以前完全一樣,但是只要令這個大城市原來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這個大城市毀滅、死亡。而這樣做,可以只出自幾個人愚蠢的言語和行動。僅僅只是幾個人狂悖無知的決定,就可以令得一個大城市徹底被毀,它可以仍然存在地圖上,但只是一具軀殼,不再是有生命的一座城市。」

倪匡不相信中共的「一國兩制」,他說:「香港被中共統治後,共產黨有自己的統治原則,現在人們討論一國兩制被破壞,我聽了不禁失笑,我說他們很天真……我根本不相信有一國兩制這回事,有什麼破壞不破壞?不存在這個問題嘛,共產黨說了算,有什麼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共產黨說的,共產黨說的,幾時靠得住過?」

在他看來,「香港的優點是自由,當自由消失了,將導致這城市毀滅。言論自由是所有自由之母。」「共產黨管治的地方怎麼會有希望?沒有希望的,(香港)等於中國大陸任何一個城市一樣。因此作用愈來愈小,就剩下共產黨的貪官要在這裡匯錢到西方世界,不然還有什麼作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