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利用社交媒體進行政治戰

(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社交媒體中共政權政治戰爭運動中越來越重要的戰線。

隨著傳統媒體在美國人心中日益失去信譽,人們正在轉向獨立和社交媒體獲取新聞和信息。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近一年前的一項民意調查反映了從傳統電視新聞向數字媒體的轉變正在加速:

「超過十分之八的美國成年人(86%)表示他們『經常』或『有時』從智能手機、電腦或平板電腦獲取新聞,其中60%的人表示他們經常這樣做。(此外,當被問及他們更喜歡什麼時),大約一半(52%)的美國人表示他們更喜歡數字平台,無論是新聞網站(26%)、搜索(12%)、社交媒體(11%)還是播客(3%)。」

雖然11%的美國人從社交媒體上獲得新聞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但考慮到2020年和隨後在2021年美國各種政治競選活動中雙方勢均力敵的情況,就可以理解為什麼2020年的政治左翼在他們的大型科技盟友的幫助下,在總統競選期間全力以赴地控制社交媒體上的對話。

中國共產黨(CCP)也在全力以赴地試圖影響和控制社交媒體,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背景

中共正在利用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所調控的政治戰爭來實現其在世界各地的地緣政治目標。中共的每個目標都有一個與之相應的政治戰爭策略,這些策略是根據中共所針對的社會量身定製的:台灣、印度、美國、加拿大、國內中國公民等。

中共政治戰爭的一些普遍原則被調整修改以達到具體的目標:破壞外國政府的合法性;挑戰特定社會的民主秩序;挑戰和利用國際法和國際組織來實現目標;推廣「具有中國特色」的方案,以代替被廣泛接受的普世價值;利用全方位的信息戰工具,勸說、拉攏和影響政治領袖、學者、文化人物和普通民眾,讓他們接受中共的目標。

中共政治戰爭運動的目標總是將所有可用的信息來源統統武器化,以獲得政治力量(最終是全球性的),俘獲和控制外國領導人,並擊敗所有旨在揭露和扭轉中共侵略和虛偽的反對聲音。中共政治戰中的心理戰無時不在,導致外國決策者,特別是目標人群的士氣低落。

因此,為了實現其政治戰爭目的,中共非常重視信息戰。信息戰是中共「三戰」戰略(心理、媒體和法律)的融合或衍生物,而宣傳是將三方面戰爭聯繫在一起的紐帶。

在「信息戰」這個詞被發明之前,毛澤東本人重視利用宣傳在國內贏得群眾:「世界是在進步的,前途是光明的,這個歷史的總趨勢任何人也改變不了。我們應當把世界進步的情況和光明的前途,常常向人民宣傳,使人民建立起勝利的信心。」

2011年8月1日,由中共經營的新聞機構新華社租用的新電子廣告牌下,「學生支持自由西藏」舉行抗議活動。該廣告牌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首次亮相。(Stan Honda/AFP via Getty Images)

利用社交媒體

近年來,中共吸取了蘇聯時代的「積極措施」的概念,以利用新技術和新能力,擴大其信息戰工具。

這些積極措施包括:虛假信息、假標誌操作、偽造、破壞外國政府的穩定、直接支持和利用外國抗議運動、削弱其社會凝聚力、使用表面模式和假前線實體、直接購買外國媒體和/或通過付費廣告進行控制,以及使用虛假帳戶和代理來定位和影響關鍵決策者的社交媒體活動。

社交媒體具有巨大的影響力,能夠影響數百萬人在眾多話題上的日常決策,其中最重要的是政治話題。例如,目前的統計數據反映出,Facebook擁有19億日活躍用戶和29億月活躍用戶。Twitter擁有3.965億用戶,占全球所有社交媒體用戶的8.85%。

由於Twitter也是25~34歲用戶中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中共有理由將Twitter和Facebook作為目標,以「俘虜年輕人」,就像阿道夫‧希特勒(希特勒青年團,Hitler Youth–Hitlerjugend)、約瑟夫‧斯大林(共產主義青年團,Young Communist League)和毛澤東(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過去所做的那樣。控制下一代、控制人民,這是歷史上每個暴君的目標。

那些獨裁者使用的方法比利用社交媒體的微妙之處更粗糙。中共的目標是不擇手段地控制社交媒體。它已經控制了微信和TikTok(又稱抖音海外版),為什麼不把Twitter和Facebook也作為政治和信息戰工具箱中的現代工具呢?中共這樣做的方法可能會讓納粹和蘇聯自慚形穢。

機器人軍隊

「機器人」被定義為「模仿人類行為的軟件程序,例如參與聊天室或互聯網中繼聊天(一種群體聊天程序,Internet Relay Chat)」。

單個程序可以控制和操縱社交媒體上數百甚至數千個模擬帳戶(稱為「機器人大軍」)。例如,虛假帳戶可以被操縱,自動點擊「喜歡」或轉發中共宣傳或中共政府說法的帖子,給人以某一主題獲得廣泛支持的虛假表象。在Facebook、Twitter和其它社交媒體上進行的宣傳戰中,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力量倍增器。

許多報導揭露過中共的機器人軍隊:

• 據《美國觀察家報》(The American Spectator)報導,在2016—2019年「通俄門」騙局期間,「中共操控了Twitter歷史上最大的宣傳機器人網絡」。最初的信息來源是2020年6月發布的Twitter安全報告。據Twitter稱,近20萬個機器人和虛假帳戶被暫停,其中包括Twitter所說的「高度參與的核心網絡」的23,750個帳戶。

• 據《外交家報》(The Diplomat)報導,去年9月,Facebook暫停了155個帳戶和11個頁面,其中包括「針對菲律賓用戶的政治虛假信息的中國網絡」,這些帳戶與來自中國福建省的人員有關。

• 荷蘭媒體今年9月指出,網絡安全公司FireEye發布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中共支持的帳戶。這些帳戶是有組織的社交媒體影響運動的一部分。該運動「促進了系統性種族主義、冠狀病毒恐懼和反川普(特朗普)情緒的宣傳」,以在2020年動員美國的抗議者。

• 11月,《外交家報》報導稱,「牛津互聯網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和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的一項研究記錄了26,879個Twitter帳戶,這些帳戶轉發了中國外交官或官方媒體的帖子近20萬次,然後因違反禁止操縱的規定而被該平台暫停。」

• 每日來電者新聞基金會(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本月早些時候報導,Twitter暫停了數千個帳戶,其中許多帳戶「與中國(共)一項旨在淡化中國政府在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待遇中的角色的行動有關」。該報導稱,Facebook暫停了「524個Facebook帳戶、20個頁面、四個群組和86個與中國有關聯的Instagram帳戶」,原因是惡意行為。

深層造假技術

根據網絡保護技術領導者諾頓(Norton)的說法,「深層造假技術(Deepfake)是一種不斷發展的人工智能形式。它讓你相信某些媒體報導是真實的,而實際上它是由被篡改了的圖像和音頻彙編而成,旨在愚弄你。」

完美的技術可以在流行的YouTube等社交媒體平台上影響毫無戒心的用戶!

中共使用人工智能來創建虛假的圖像和視頻,旨在破壞和影響社交媒體聊天,進行魚叉式網絡釣魚攻擊,並傳播虛假的親共視頻。(註:魚叉式網絡釣魚,Spear Phishing,是面向特定組織的欺詐行為,目的是不通過授權訪問機密數據。)

聯邦調查局三月份的報告警告,「外國人目前正在其影響活動中使用合成內容,聯邦調查局預計,在網絡操作貿易的演變中,外國和犯罪網絡行為者將越來越多地將其用於魚叉式網絡釣魚和社會工程。」

經常觀看YouTube視頻的人要小心了!

使用承包商生成的虛假內容

中共公然利用社交媒體來左右國內外的公眾輿論。為了在政治戰中武裝他們的社交媒體和網絡戰士,《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在去年12月20日報導了一個例子,即從商業承包商那裡徵求在線投標,以製作內容,包括視頻(使用Deepfake技術?),以支持官方的「輿論管理」(輿論管理是中共通過使用宣傳進行公共控制的委婉說法。)

根據紐時的報導,該徵集的目的是「在Twitter、Facebook和其它主要社交媒體平台上創建數百個虛假帳戶」,目標是「升級其精巧性和實力:一系列有活力的追隨者的帳戶,可以在必要時成為政府目標」。

來自中國大陸的任何內容都是可信的嗎?

結論

中共政權的政治戰爭在一個新的現代領域——社交媒體和互聯網領域——更加瘋狂了。中共發起的網絡戰,涉及虛假的社交媒體帳戶、機器人大軍、Deepfake技術和人工智能,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試圖愚弄和影響全球數百萬毫無戒心的用戶。如果一個特定的社交媒體帖子或視頻看起來「不太對勁」,那麼很有可能它確實是假的!

作者簡介:

斯圖‧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後退休,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在中東和西太平洋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通過作為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的教育和經驗,Stu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在那裡他接受了經典的自由教育,這是他政治評論的關鍵基礎。

原文「Beijing’s Political Warfare Campaigns Exploit Social Medi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