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重症者絕處逢生:大疫中的救命良方

一個墨西哥商人的感恩:能從大疫中拯救我們的九字真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8日訊】「我無法入眠,不能呼吸,發著39℃的高燒卻未昏迷,依然清醒地看著身旁病床上的染疫患者,被裹進床單裡拖走······那時,我心中充滿恐懼。」從新冠病毒重症中康復的阿爾瓦拉多在回憶一年多前的艱難時光時,感恩地說:「在我陷入絕境,幾近絕望之時,大法師父拯救了我!」

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經營汽車相關生意的塞繆爾‧阿爾瓦拉多先生(Samuel Alvarado),今年59歲。2020年9月感染新冠病毒並發展為重症,他被救護車送入醫院搶救。18天後,阿爾瓦拉多康復出院。

他告訴大紀元記者,那時起他就希望講出自己的故事,希望能對無數在疫情中亟需拯救的人有所幫助。

阿爾瓦拉多所感恩的大法師父,是法輪大法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法輪功是李洪志先生所傳的佛家修煉大法,指導修煉者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提高個人的道德水平,並輔以煉功。

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後,在世界各國廣受歡迎,獲得褒獎無數,幾年内全球修煉者人數就超過1億。尤其在中國大陸,修煉者衆多,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中共從1999年7月20日起開始鎮壓法輪功。

阿爾瓦拉多說自己14年前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前由於沒有用心,修煉斷斷續續。

噩夢降臨 感覺無助

2021年12月,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收治新冠病毒感染者的Hospital General Dr. Carlos Mac Gregor醫院(受訪人Samuel Alvarado供圖)

2020年的新冠疫情改變了一切,也讓阿爾瓦拉多對於生命和人生有了不一樣的認識。

他回憶說,2020年9月初他感覺身體不適,「我想到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有點害怕」。

他去看醫生,但醫生告訴他,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生病了,醫生認為他只是因為疫情而產生了心理上的壓力。聽了醫生的說法後,阿爾瓦拉多便沒多想,「我以為很快就會過去」。

兩週後,噩夢降臨。「我已經兩天不能睡覺,幾乎不能動彈,體溫高達39℃,呼吸困難,血液中氧濃度只有65%。」阿爾瓦拉多重溫當時的場景和心情,「我感覺很無助,迫切需要拯救我的生命。我很害怕,怕被人發現死在家裡······」

「那時候的我,並沒想起向自己修煉的法輪功尋求幫助。」他說自己在恐懼中撥打了911,然後被救護車送到了墨西哥城專門收治新冠病毒感染者的醫院。

當時病房裡有6張病床,3個病人。阿爾瓦拉多說,「幾天後又一個患者被送進來,40歲左右,看起來很壯實,第二天或第三天就死去了。我看著護士們用床單把他包起來拖走。」

阿爾瓦拉多說,那個患者感染情況很嚴重,剛進來就主動要求進行氣管插管治療。「插管沒能救下他的生命」,阿爾瓦拉多說,「他身材太高大,以至於沒有一個足夠大的停屍袋可以裝下他。」

醫學界目前對新冠病毒的研究認為,病毒會首先損害肺部,導致患者呼吸困難,血液中的氧含量不足。正常人血液中氧的濃度是95%~100%。目前醫院對新冠重症患者並無實質有效的救治方法,能做的主要是增大供氧、緩解患者的痛苦,其中包括插管供氧治療。

阿爾瓦拉多說,「隨後一個60多歲的老人被送到我的病房。他感覺很痛苦,不要插管治療,摘下了氧氣罩,在床上翻來覆去。」

「一天早上5點鐘,我被身旁的響動驚醒」,阿爾瓦拉多說,「我看到護士把裝著這位老人的停屍袋拉上了拉鏈。」

溺水般的恐懼,幾近絕望

剛到醫院時,醫生給阿爾瓦拉多做了CT掃描,結果顯示他的肺部嚴重受損。「我無法呼吸,即使戴了氧氣罩也是如此。」他說道。

醫生告訴他,為了避免缺氧死亡,他需要接受插管治療。「醫生每天都催促我在文件上簽字同意插管。」阿爾瓦拉多說,「但我覺得,簽署了插管授權就像接受了自己的死刑判決。所以我拒絕」。

看著身旁的染疫患者無論是否插管,一個個地被抬出去,阿爾瓦拉多深陷恐懼。

「那時心中最恐慌的就是無力感,對未來、對自己生命的不確定。尤其是看著身邊的患者在抱怨和尖叫中死去,那一刻的恐懼無法形容。」

回想起來阿爾瓦拉多仍心有餘悸,「我覺得自己好像墜入波濤洶湧的大海,就像溺水一樣,在無助的黑暗中,不斷下沉······」

希望和重生

「這時候,我想到了法輪大法。我堅信大法師父會救我」,言語中阿爾瓦拉多抑制不住內心的感激,「我渴望繼續活下去,希望再見到我的家人,不希望以這種方式離開人世。」

阿爾瓦拉多說,有一天,醫院擔心阿爾瓦拉多出現呼吸衰竭、心臟病或中風,便再次向他施壓,要求他同意插管。一名醫生說,阿爾瓦拉多「都喘不過氣,眼睜睜地看著肚子上上下下,快要窒息了」;另一名醫生則說道,「這個病沒有辦法治的。」

「我環顧四周,反省自己的人生,問自己:還有什麼能拯救我?」阿爾瓦拉多回憶說。

他說,那時候自己想起了從法輪大法中學習到的法理,真心地向神懺悔,真正地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努力做一個更好的人,就能得到大法的拯救。

他還想到很多人都親身經歷過,「誠心念九字真言能救命,無論是否修煉了法輪大法」。他口中的「九字真言」,是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一刻,阿爾瓦拉多選擇了救贖之路。「只要我可以或情況允許,就在心中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道,「我幾乎每天都在不停地反覆念這九字真言,特別是當我感覺非常糟糕時。」

奇蹟出現了。阿爾瓦拉多說,九字真言幫助自己的病情得到緩解,「每次念完這九個字,都像一個奇蹟」。

「我當時沒有神志不清,也沒有服用任何藥物,更沒有出現幻覺」,阿爾瓦拉多說,「但我身體出現明顯好轉。幾天後,我可以進入深度睡眠了。在收治新冠患者的醫院裡,這是極難做到的。」

幾天後,他感覺更好了些,「我的血氧濃度提高了,心情和精力也得到了改善。」

感受到自己正在從危險中恢復過來,阿爾瓦拉多的心中充滿感激和喜悅。「從這一刻起,我對大法、對師父無比的感恩,對生命本身也有了極大的感激」。

在醫院的那段困難時期裡,阿爾瓦拉多很想再次見到家人,想著人生中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他希望有機會重新開始一切。

他也感激家人們對自己的支持,尤其是他兒子在電話中告訴他,「我要把你的大法書《轉法輪》拿給你。」《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要書籍。

入院初期,阿爾瓦拉多的家人們不被允許與他相見,也無法知曉他的情況。「但他們也不同意插管。我的妻子雖然沒有修煉法輪功,但她也相信只有法輪大法能救我。我的家人們都相信這一點。」他說道。

阿爾瓦拉多說,家人給予了他很多的鼓勵,給他寄來了妻子和兒子的照片。

入院18天後,2020年10月2日,阿爾瓦拉多康復並出院。送他出院的護理人員告訴他,「我剛剛送走一個沒能挺過去的病人,你戰勝了這個病毒。」

不過,阿爾瓦拉多說,「不是我戰勝了病毒,是師父和大法拯救了我。」

疫情中的救命良方

去年11月被發現的新冠病毒變種Omicron,以其超強的傳播力,讓本就驚魂未定的世界再度陷入了恐慌。2021年12月,墨西哥也發現了Omicron變種。

截至當前,墨西哥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總數超過400萬,死亡人數逾30萬。在美洲,墨西哥的疫情嚴重程度僅次於美國,而且其染疫死亡率遠超美國,是後者的五倍以上。

但阿爾瓦拉多不再恐慌,「我現在再也不擔心自己會感染病毒了。」

他知道世界上還有許多人正在經受新冠病毒帶來的痛苦,或者陷入對感染病毒的恐懼。

2016年11月,墨西哥城商人塞繆爾‧阿爾瓦拉多先生(Samuel Alvarado)站在「法輪大法」條幅旁。(受訪人Samuel Alvarado供圖)

阿爾瓦拉多希望透過大紀元告訴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救命的良方!」

他說自己理解染疫者所經受的痛苦和無助,以及對生命的渴望。他說保持信仰和希望對感染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醫院裡。

「不能失去信心和希望,不能感到沮喪,要克服困難堅持下去」,阿爾瓦拉多鼓勵說,「這不是運氣或命運絕望的安排,而是人生的一個機會!這是一個認識自己內心,請求寬恕、歸正和改變命運的機會。」

阿爾瓦拉多說,自己這段終身難忘的神奇經歷讓他明白了,新冠病毒大瘟疫給人類帶來的痛苦以及對未來的不確定,是真實存在的;但法輪大法給了每個人一個機會。「哪怕你面對瘟疫和絕境,法輪大法仍然給我們一個重新選擇人生,做一個更好的人的機會。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你會得到拯救」。

「我和我的家人們都知道,如果沒有大法,我不可能活下來」,阿爾瓦拉多最後說道,「現在我不擔心病毒,只關注如何做一個更好的人。」

兩年來,因中共隱瞞而擴散全球的新冠病毒(COVID),已給世界造成了重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截至2022年初,全球感染新冠病毒的確診人數已逾2.95億,死亡逾546萬人;這還是約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國,其實際染疫和死亡人數一直被中共瞞報情況下統計的數據。COVID與中共的緊密關聯性,已令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這種病毒應該被正名為「中共病毒」。

根據「證據援助」(Evidence Aid)國際平台2020年9月的一份不完全統計,被送入重症監護室(ICU)治療,年齡超過18歲的新冠重症患者的死亡率介於40%~60%之間。

另據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等多國政府的公開信息,由於中共的不配合,醫學界至今未能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成功溯源。與此同時,面對層出不窮的病毒變種,病毒疫苗的效力和研發速度亦廣受質疑。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