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冬奧會 中共防火牆將開一條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8日訊】距北京冬奧會開幕不足一個月,習近平日前到北京冬奧場館視察,強調辦奧運會的外宣功能。與此相關的是,冬奧會期間,中共承諾長城防火牆將對外國賽者及媒體開出一條縫。

北京冬奧會組織方於1月4日宣布,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主媒體中心已正式啟用。當天,習近平到冬奧會主媒體中心考察調研,要求媒體講好所謂的中國故事,爭取第一時間把北京冬奧會的消息傳播出去,云云。

北京冬奧將於2月4日開幕,冬殘奧會將於3月4日開幕。

中共網路防火牆「將開一條縫」

在中共官方布局大外宣之際,一個與媒體和網絡自由相關的中共官方「承諾」,引起大紀元記者關注。

美國之音近日報導,國際奧委會在一個電郵聲明中確認,中國作為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主辦方,將遵守承諾,允許運動員及得到認證的外國媒體,在奧林匹克村、比賽及非比賽場所,以及簽訂合同的媒體酒店等處所,獲取公開的網路服務。

國際奧委會說,「得到認證的參與者將能夠通過有線的或無線光傳送網路(OTN)連接,使用自己的設備獲取公開的網路服務……當通過Beijing2022年價目標準項目購買奧運會用戶身分模塊(SIM,Subscriber Identity Module,通稱電話卡)時。」

中共自1998年起打造號稱「防火長城」的網路防火牆,阻攔網際網路自由訊息。外界經常將當代中國人的網路「翻牆」看國外自由資訊的行為,與當年的東德人翻越的柏林牆相提並論。

網絡安全專業人士、中國民主陣線電腦技術部負責人張曉剛1月7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奧運村等區域的網路「開一條縫」,但參加運動會的運動員和海外的記者,到時也會被嚴密監控。

張曉剛表示,中共會有很多的措施去限制、監控網絡。「它隨時進行監控,用大量的人力物力進行網路封鎖。表面上給你外國媒體自由使用,但你要接觸中國的運動員,接觸中國的老百姓,講什麼話,會不會受到干擾和監控,到時候才知道,從以往的經驗來說,中共承諾給的(網絡)並不是完全自由的。」

張曉剛表示,中共給海外的運動員的網路服務通道跟老百姓的不是兼容的,只是給海外來的一個通道,即使這樣,也會有很多的監控措施。而且中國的運動員都用不了這個網路。

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發布的2021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國維持在全球第177名,倒數第四。無國界記者在報告中指出,近年中共將網路審查丶監控與政令宣導工作發展到「前所未有的規模」。

報告提到:「北京⼤量運⽤最新科技和⼤批審查⼈員及網軍,成功監控資訊流,在網路上監視丶審查人民,並在社群媒體上進⾏內宣。中國政府同時將其影響⼒擴展⾄海外,企圖強加其論述給國際受眾,推廣新聞業等同國家宣傳的謬論。」

2021年6月23日,位於瑞士洛桑的一塊抵制北京2022年冬奧會的標語牌。(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從2008年奧運到2022年冬奧 圍繞自由與人權的爭議

中共當局過去也曾在某些場合、某些場所為某些外國訪客解鎖長城防火牆。

張曉剛表示,中共這種承諾以前做過很多次,比如在2008年北京奧運也有類似的承諾,包括網絡自由,甚至允許示威,但實施的時候完全是另外一種情況。「完全是控制,沒有示威的機會,那網路也是一樣」。

北京在2001年申辦2008年奧運時就作出包括改善人權、新聞自由等多項國際承諾。時任北京奧組會主委、北京市長劉淇在莫斯科向國際奧委會全體委員,信誓旦旦地保證「北京如果獲准主辦奧運」,將「促進人權的進一步發展」;北京申奧委祕書長王偉則表示「我們將給予來華記者充分的新聞自由,可以在比賽前及比賽期間,到北京及其它城市,報導任何希望採訪的任何事,而且還將容許示威」。

2008年8月8日–2008年8月24日,北京舉行奧運會。但在北京奧運會舉行前一週,7月底到達北京的外國記者發現,無法在主新聞媒體中心登陸對於中共政府來說非常敏感的網站。香港出版的英文《南華早報》當時說,一些敏感網站,包括任何提到國際特赦、西藏、法輪功、天安門事件的網站,都無法在北京奧運會主新聞中心登錄。

在引發爭議後,2008年8月1日,國際奧委會官員聲稱和中方達成一致,「問題已經得到了解決」。不過北京奧組委官員孫偉德在8月2日又聲稱,北京奧運會期間,外國記者仍會對「少數網站瀏覽有障礙」,並舉例包括法輪功的網站。

2008年3月18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及其支持者在聯合國總部門前,向各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呼籲制止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並指出中共利用北京奧運嚴酷迫害法輪功。(李清/大紀元)

另外,當局承諾可以示威,但據英媒BBC報導,2008年北京奧運會舉行期間,中共當局共收到77份申請,要求在北京特別劃定的三個區域舉行示威活動,這些申請無一得到批准。

今年的北京冬奧,我們至今沒看到中共對國際社會有改善人權方面的任何承諾。查詢中共官方報導,從2015年7月31日北京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時至今,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就是籠統的聲稱會「辦好冬奧會」,以及辦成「精采、非凡、卓越的奧運盛會」這類話語,並沒有提及改善倍受譴責的中國人權。

去年11月初網球名將彭帥在微博曝光被中共前高層張高麗性侵後,中共採取了外宣維穩策略,迴避外界的批評和質疑。張高麗是北京冬奧籌辦領導小組的前任領導人。

與此同時,因中共嚴重侵犯人權等問題,美國等西方國家正對北京冬奧會採取外交抵制。

奧運名將黃曉敏:中共為辦成奧運不擇手段

習近平1月4日視察北京冬奧會場地時,對中共大外宣工作定調要「傳播冬奧消息,講好中國故事」。官媒強調這次是自2017年以來習第5次實地考察冬奧會籌辦工作。

前中國著名泳將、漢城奧運會銀牌得主黃曉敏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不光是想統治中國,也想統治世界,「它的野心是這樣」。

黃曉敏說,中共現在已四面楚歌,北京冬奧會在世界範圍受到抵制。中共怕丟面子,為把奧運辦下去,於是不擇任何手段,「只要你來參加,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於是就給外國運動員種種特權。

「但是對中國老百姓來說,他們很不滿,因為他們沒有享受到」,黃曉敏說,中國的網路被中共封鎖,人們看到的都是被中共過濾過的信息,「這是很悲哀的事情」。

黃曉敏說,中共現在做的一切都是在欺騙世界,但它的真實面目已經慢慢地被揭示出來了。

超國民待遇——一個引起憤怒的話題

中共給予外國人的特權,巨大的反差一直是讓中國人感到憤怒的話題。

2018年6月21日,已宣布建設國際自貿區海南省,在政府網站發布向外國人提供非實名網際網路帳戶,以使用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的計劃。在大陸微博上,這一計劃引發中國網民成千上萬的憤怒評論,這些言論迅速隨後被消滅。

兩天後,海南省政府網站把這份文件「下架」了。此事後來沒有後續報導。

另一方面,中國內陸去年底至今疫情延燒,在重災區的西安,為儘快完成「清零」目標,市政府把高危人士遷移至郊區,聲稱達成「社會面清零」。同時當局5日在微信發布緊急通知,稱所有微信群受到監控,如果傳播負面新聞,就立即封群。

大陸網路作家荊楚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微信封群太多了,對老百姓封鎖網路,是中共一貫的欺騙手段之一。

荊楚說:「中共這些竊國大盜是一群騙子,他們為了對老百姓繼續欺騙,把老百姓的眼睛蒙起來,耳朵堵起來,嘴巴用膠布封起來,才利於他們的統治。如果老百姓都看到了,要說話,它的政權就灰飛煙滅。所以才要採取封鎖網路的策略。」

「中國的網路實際算是區域網,是在世界網際網路之外的一個局部的網路。但對國外人不一樣」,荆楚说:「國外來的人,人家受不了對網路的封禁,肯定不高興,中共就給他們特權」。

對中國老百姓中共就是嚴密封鎖,荊楚說:「騙子最怕人家醒悟過來。」

大陸憲政學者陳永苗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國人跟外國人的待遇(對比)跟晚清時是一個樣,外國人享有超國民待遇,中國人連國民待遇都跟不上。」

不過陳永苗認為,開始時「翻牆」就是讓中國民眾有一個啟蒙,接收一些國內沒有的信息。現在通過幾十年的網路發展,國內本身的政治衝突,一旦觸及自身利益,也足以讓民眾形成政治立場。

專家:在北京冬奧「網路特區」上網需注意安全

中共政府使用全球最先進的數碼監視系統之一,利用軍方以及一些國營和民營科技企業提供的技術,監控和檢查十幾億民眾的傳送的信息及言論。這種監視也用到了外國人的身上。路透社去年底曾報導,中共湖南當局,在9月將一個合同授予一家中國科技公司,以建造一個特別針對外國記者和留學生的監視系統。

網絡安全專業人士張曉剛再次對大紀元強調,到中國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和外國記者還是需要注意網路安全,「我們知道中共在國內對網路的監控是無所不在的。(中共)國安有時公開對被抓的異議人士說,你們完全生活在透明中,你們在手機上、網路上做什麼我們全都看得到。那同樣在冬奧會期間,海外的運動員、海外的媒體他們的通訊同樣受到中共的嚴密的監控,也是在透明之中。」

張曉剛建議,外國記者跟中國的民眾包括異議人士接觸,收到的信息,包括錄音、影像,通過網絡傳送一定要非常地小心,「不要被中共國安得到這些信息。翻牆工具自己備一些,做特別的保護措施」。

不過,據中共官方信息,以防疫為由,當局正在建北京冬奧所謂的「閉環系統」——又稱「泡泡」,所有運動員、教練員、團隊官員、奧運工作人員和記者將在整個奧運會期間與外界隔開。「泡泡」之內,沒有其他人進去,也沒有人出來。這將使外媒記者在冬奧期間基本無法接觸到與奧運無關人士。

另外,中共政府自2017年以來已加强嚴控使用VPN的行為,並嚴管設在中國的VPN提供商,禁止某些酒店向外國訪客提供VPN服務。

大紀元早前報導,由動態網開發的自由門和無界瀏覽等免費翻牆軟體,由於都是用自己特有的協議,不受中共審查的干擾,依然能穩定翻牆。

法輪功學員研發的五大破網軟體標識,資料圖。(大紀元圖片)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