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Omicron或有助今冬結束大流行

作者:Joe Wang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60年代,麻疹在世界許多地區肆虐,兒童死亡率高達50%。科學家們從患者身上分離出這種病毒後,將其培養在雞胚成纖維細胞中。這個過程被稱為「減毒過程」,顧名思義,就是使病毒的毒性減弱。

這種經過「減毒過程」的病毒被用作疫苗時,稱為「減毒疫苗」。麻疹減毒疫苗在1960年代臨床試驗成功後,被廣泛使用。後來,它與流行性腮腺炎和風疹疫苗結合成為廣為運用的MMR(麻疹、腮腺炎和風疹混合)疫苗。

現在已經很少有人開發減毒疫苗了,因為減毒病毒恢復毒力的風險,儘管很小但總是存在。新的疫苗技術,如亞單位疫苗、重組疫苗和mRNA疫苗等,它們不含活的致病病毒,被認為更安全,所以被更多採用。

SARS-CoV-2的Omicron毒株最早在南非被發現,現已席捲全球,1月初美國單日確診超過100萬例新病例。可以說,染病的絕對數量令人擔憂。然而,與Omicron病例相關的高住院率和高死亡率的預期,我們還沒有看到,我祈禱這個預期永遠不要實現。

我們有理由保持樂觀。在南非,Omicron於2021年11月下旬開始,在12月20日左右達到頂峰,現在正處於這一波的尾聲。該國的每日新增病例數量比之前的任何一波都多,但住院率卻較低。有趣的是,它的死亡率非常的低——大約比Delta低10倍。

為什麼Omicron的毒力似乎不強,但傳播速度卻如此之快?

在一項目前正在同行評審中的研究中,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Omicron在人類支氣管中的感染和增殖速度,比Delta和原始SARS-CoV-2快70倍,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Omicron可以更快地傳播。該研究還表明,肺部的Omicron感染比原始的SARS-CoV-2低10倍,這可能是疾病嚴重程度較低的一個指標。

問題是,Omicron是否會成為自然形成的「減毒疫苗」?一種好的疫苗必須具備高安全性、高免疫功效,並且易於運輸與接種。

就其安全性來說,我們知道,Omicron仍在流行中,其感染數據每天出現,但都指向同一個方向:其毒性遠低於Delta。 但它仍會造成死亡,因此 ,說句笑話,Omicron不會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為「減毒疫苗」。但Omicron,如果它具有疫苗的另外兩個特徵:功效和易於接種,它是否可以被認為是一種不太完美的「天然疫苗」呢?

關於功效,Omicron感染可以防止其它變種嗎?

由非洲健康研究所的科學家與英國、德國和美國的科學家共同撰寫的一項名為「Omicron 感染增強對 Delta變種的中和免疫力」的研究發現,它可以中和Delta變種。他們發現第14天收集的有症狀Omicron患者的血漿,中和Delta、SARS-CoV-2的能力,是第1天從同一患者收集的血漿的4.4倍。這意味著,在患者感染 Omicron後的14天中,對Delta感染的保護顯著增加。

那麼對於其它變種和未來變種呢? Omicron感染仍會起到保護作用嗎?

儘管我們還沒有足夠的數據證明,但一些研究讓我們看到了希望——Omicron感染能夠防止當前已知變種和潛在未來變種的感染。

南非開普敦大學的科學家對Omicron患者進行了T細胞反應研究,這可能為我們提供了這種安慰。 當感染發生時,身體會產生多種免疫反應。與產生相對短暫的中和抗體的B細胞不同,T細胞會產生更持久的免疫力。開普敦大學的研究表明,通過疫苗接種或目前已知的變種自然感染誘導的T細胞反應,可以交叉識別Omicron。作者得出結論,對Omicron保存完好的T細胞免疫,可能有助於防止嚴重的COVID-19。

有關「減毒」疫苗的運輸和接種?Omicron已經來了,並且正在迅速傳播。 不管你喜不喜歡,大多數人可能在未來幾週內會被感染。就是說「接種」已經在大面積的發生了。

如果Omicron能有類似於麻疹減毒疫苗的免疫效果,那麼,我們可能會在冬季結束前看到COVID-19大流行的結束。

在過去的兩年裡,這可能是COVID-19故事中唯一的好消息:大自然母親,有時是不近人情的虎媽,但這一次,她可能給了我們一種不太完美、但仍然有效的「減毒疫苗」——Omicron變種。

作者簡介:

Joe Wang博士,原供職於全球專門從事疫苗研發生產的賽諾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公司。2003年SARS爆發時,他是該公司SARS疫苗研發項目的首席科學家。現任新唐人電視台(加拿大)總裁。

原文「Omicron May Help End the Pandemic This Winter」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