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官員向西安孕婦致歉的五個隱祕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12月23日起,中國西安以防疫為由封城,1,300萬居民被扣在家中,糧食耗盡,有如飢荒,還接連傳出民眾病危因無法醫治致死、孕婦流產等惡劣事件。在社交媒體上,懷孕的西安婦女流血的視頻和淒慘的呼喚,點起中國網民怒火,也讓國際社會關注中共抗疫模式帶來的人道災難。

在這種情勢下,就一宗孕婦就醫受阻致流產事件,中共高層和地方官員近日先後向社會「致歉」,做法罕見。這背後涉及怎樣的內情?

「中共罕見對西安孕婦致歉」
中共官方1月5日宣稱近日西安高新醫院發生的一起孕產婦流產事件,是一起「責任事故」。當局懲罰了相關醫護人員,包括罷免了醫院的負責人,一些地方官員收到中共黨內警告,甚至有官員公開向公眾「致歉」。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孫春蘭1月6日上午在一次會議上表態稱,(西安)發生這樣的問題「十分痛心、深感愧疚」,云云。

1月6日下午,西安市衛生健康委主任劉順智也就孕婦流產事件公開道歉。

孫春蘭應該是中共高層對封城人為製造的種種問題做出正面回應的第一人。在去年年初武漢封城期間,市民因感染病毒而無法得到醫治最後導致死亡,還有染疫求醫無門的例子比比皆是,當時中共各級領導對此始終閉嘴。包括也曾在武漢視察的孫春蘭。

有美媒用「中共罕見對西安孕婦致歉」的大標題報導此事。外界感到錯愕,顯然是認為,中共向來自吹「偉大、光榮、正確」,絕不道歉,這回怎麼了?

中共官員向西安孕婦致歉的五個隱祕原因
在筆者看來,這次就孕婦流產事件道歉,絕非中共官員良心覺醒,而是政治壓力。官員的道歉純屬政治需要,只是原因隱祕,不敢示人。

一是因為這次民憤太大,下不了臺;二是保2月舉行的北京冬奧的政治需要,防止事情鬧大;三是有西安地方官作為中央的替罪羊,只要保住火不燒到黨中央就好;四是按中央抗疫領導小組唯一副組長王滬寧的指示,以這一內宣手法,「求理解」,收攏人心,以圖掩蓋更大罪惡。

但還有第五個原因更為隱祕,是因為孕婦流產事件,已衝擊到中共正在力推的多孩生育政策的政治需要。

中共中央政治局於2021年5月31日宣布實施三孩政策,官媒報導稱,習近平在會議上說:「為了應對人口老齡化……,允許一對夫婦生育三個孩子。」

中共轉變政策,是因為多年實施一胎化政策造成的老齡化、性別失衡和帶動經濟下行等問題,已成為威脅政權穩定的一個重要因素。隨後官方頻頻出臺配套政策「助生」,在全國掀起新的政治運動。但人們因為生活壓力等原因,生育意願低迷。

於是,如果因為有中共最高層的指示,為服從黨要求多生的政治需要,各級官員公開向被流產的西安孕婦道歉,就並不奇怪了。

但不要被中共假惺惺的道歉迷惑,如果中共真想「從良」,必須向數十年間,因一胎化政策(即獨生子女政策)被強打掉孩子的受害孕婦,進行道歉,並受理國家賠償。

數十年慘烈的強制墮胎不比西安「流產」事件恐怖?
自1979年開始實行一胎化以來,中共強制流產的殘暴做法像毒藥一樣在全中國管理體制中散播開來。從中央政府一直到村委會,人口控制是首要任務,計畫生育目標與幹部、生育當事人的工作和事業前途掛鉤。

多年來,中國的公民有因為計畫生育而被開除公職的,有被重罰致傾家蕩產的。許多已懷孕六七個月,甚至九個月的孕婦,因屬「計畫外懷孕」,被強行注射引產針,導致母子雙亡。

舉兩例在網路上曾引起關注的例子:

2011年,已經懷孕6個月的山東利津縣姜家莊村孕婦馬繼紅,被利津街道計生辦強行帶到利津縣中心醫院引產致死。

2012年,陝西安康的馮建梅懷孕7個月後,地方官員強迫她引產,她的一名支持者把她和血肉模糊的胎兒的照片發到網上,在全國範圍內引發憤怒。

筆者在大陸時也曾聽一位在中共的居委會工作數十年的女士說過,有婦女看到自己被打掉的成形胎兒後,直接瘋了。

大紀元2005年3月10日曾報導一位當了兩年婦女主任的金女士自述。她說在那兩年期間,為了執行中共的計畫生育政策,她到底逼著多少人做了節育、絕育手術,逼著多少人做了流產手術,也記不清了。她一次次在惡夢中看見那些孤魂野鬼、那些未經出世就被殘酷虐殺的小生命處在一種難以想像的痛苦、可憐的境地時,她再也不敢幹那個婦女主任的角色了,因為她相信人做了什麼事都是要償還的。

因關注計生人權問題被迫害的知名維權人士陳光誠曾披露:「有的地方醫院就直接打催生針,不是打毒針先殺死,而是直接把8、9個月大的孩子催生下來。有的孩子生命力比較強,他會自動把這個東西排出來,發出哭聲。這個時候醫生、護士就抓著這個孩子的脖子,把它一擰擰斷,扔到缸裡,就這麼殺掉;有的就弄點酒精往它臉上一按,把這個孩子給嗆死,當著他父母的面;還有的就直接裝進塑料袋,把口紮緊,就讓他這麼死掉,悶死。非常滅絕人性。這樣的做法對他們可能是司空見慣,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太經常了,每天可能都幾百次地發生。」

中共一胎化「國策」殺了多少人?
在中共幾十年的計畫生育政策中,到底殺死了多少胎兒?有多少受害的婦女?

根據中國大陸於2007年、2011年、2013年的官方估計,計畫生育政策使得中國大陸少出生4億多人。

美國鼓勵人口生育的研究機構人口政策研究所所長毛思迪(Steven Mosh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並不質疑中共官方數字的準確性。

毛思迪說:「我的確相信,中國共產黨通過獨生子女政策可能使中國的人口減少了4億。在很多情況下,這些沒有出生的人包括那些在3個月、6個月或者是9個月的時候被墮掉的嬰兒,以及在出生後被殺死的嬰兒。它還包括那些因為婦女在墮胎後做絕育手術失去生育能力而避免生出來的人。」

中共為何不向億萬受害孕婦道歉和賠償?
在無計其數的生命被殺之後,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近年卻全面鼓勵多孩生育。旅美知名維權人士陳光誠說:「在中共國內的狀態下,專制到了這樣一種程度,人在他們眼裡已經不再是人,就是一個工具,就是像農民養的豬、馬、牛、羊、兔子一樣。他想讓你多生他就讓你多生,他不想讓你多生他就堵住你的產道。」

許多網民說過類似的話:現在允許生三胎,當年那些被強制墮胎的人是不是應該獲得賠償?

其實早在當局2015年開放二胎生育之際,人們就開始思考以下問題:究竟誰該為這些不良後果承擔責任?誰又該出面向以往那億萬計畫生育政策受害者賠禮道歉乃至做出賠償?6年過去,現在中共開放三孩,還是那句話:誰又該出面向那些受害者賠禮道歉乃至做出賠償?

但中共要償還的何止這億萬計生受害者,中共歷史上欠人民的血債纍纍,三反、五反,文革、六四、法輪功,歷次運動迫害死多少人?只不過,從這次西安孕婦收到道歉,筆者首先想起的是那巨量的未出生就被扼殺的幼小冤魂,他們在紅朝亂世的空間中仍在纏繞不去。

悲劇仍會繼續……
回到當下,中共官方最新疫情通報顯示,河南疫情正在迅速擴大,情形直逼西安。河南多地採取緊急措施,阻斷交通,限制民眾外出,封閉社區、城區,展開全員核酸檢測,氣氛驟然緊張。這說明,從前年的武漢到今年的西安,再到稍後的河南,再到……中共的做法根本不會改變,直至社會撐不下去。

然而,在當局進一步加強網路封鎖之下,如果未能及時曝光,是否還有孕婦陸續「被流產」?

近年中共頻繁提出將保政權安全放在首位。在所謂「新時代」的抗疫運動中,從最早的武漢到如今的西安,中共始終在用行動表明,維穩保政權高於一切,各級官員視烏紗帽高於一切,人命則被視同草芥。

故此,憑中共一個輕輕的道歉,並不能解決極權防疫帶來的人權問題。在解決掉中共之前,是根本不能解決中國的其它任何問題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