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自乾五小粉紅和毛左的來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年之後的新聞多,是很少見的現象。哈薩克斯坦大動亂,是現在中國網民關心的大事件。蘇聯解體以後最頑固的前加盟共和國,哈薩克斯坦第二,就沒有第一了。積蓄多年對專制政體的憤怒,借著石油漲價爆發了,形勢就像一九八九年的中國。

還有一個沒引起大家關注的新聞,就是在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後,在西方的自信膨脹氣氛中寫了一本書的弗朗西斯·福山,書名叫做《歷史的終結》。他曾經熱度最高,是王岐山、習近平最喜歡的學者。最近他寫文章承認,他當年估計錯誤,沒注意民主可能衰退,新生民主可能倒退,連美國總統都承認全球民主在衰退。

和許多美國學者缺乏常識一樣,歷史居然能夠終結?他上學時哲學課及格嗎?這和許多學者不知自己國家的歷史,聲嘶力竭高喊和平、理性、非暴力,有得一拼。但福山先生擁有美國人的一項優秀品質,就是勇於承認和糾正自己的錯誤,一點兒也不害臊。這個值得大部分中國人學習。

福山教授正確地指出了民主衰退的幾個重要原因,包括金錢對政治的影響和掌控越來越強。但他可能沒注意到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和蘇聯相比,中國共產黨更懂得忽悠人,讓那些人群起而攻擊共產黨的對手,包括滲透學者、科學家來忽悠老百姓和政客們。近年來瘋長的自乾五和小粉紅,就是這一政策大發展的結果。甚至結合網絡公司和黑客,給人類思想造成大混亂,進而導致民主退潮。

中國由於信息封鎖和言論鎮壓,愚民的比重本來就很大,加上美國資本家大力協助下,經濟增長帶來富裕階級人數的增加,愚昧人群的數量也大幅度增長。這不到百分之五的所謂在中國的中產,就成為自乾五的主要來源。不像五毛是騙政府錢的小雞賊,自乾五是不用給錢就自己甘願昧良心說話的人。既然千里做官只為錢,我們不要錢就昧良心,應該沒毛病吧。

為了錢昧著良心說話,還算是有理由,可歸入「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共產黨式的翻譯。那麼小粉紅都是什麼人呢?一肚子白菜幫子還幫人家忽悠,有病吧?所有的人類社會都有上智下愚,愚公移山那個愚。剛吃飽肚子就洋洋得意,還不缺乏捧官方臭腳的小雞賊。這樣的愚民式的狡猾,也是一部分小民的生存之道,既可憐又可恨。

和他們不同卻有些重疊的,就是俗稱的毛左了。毛左是這樣的一群人,他們不傻,知道是誰在欺壓和剝削他們。膽大的少數人成了維權人士和民運分子,那離進監獄也就不遠了。大多數人既想反抗又怕進監獄,就和毛主席他老人家學了一招,叫做打著紅旗反紅旗。和世界上所有原教旨主義者一樣,打著老毛的旗號,利用他老人家的隻言片語另作解釋。你共產黨不能不要老祖宗,那你就拿我們沒轍。

歷史上每次成功的反抗,領袖都是不可或缺的關鍵。就連大詩人都懂得「射人先射馬」。但是沒有那即聰明又膽小的大量毛左,沒有所謂廣大人民群眾的呼應,也就只能停留在水泊梁山的檔次了。所以除了民運人士,毛左是最讓小習書記頭疼的一群人了。我們從來不把他們和自乾五、小粉紅看作一樣的人。

我們不是沒有敵人。區分敵我和朋友,包括潛在的朋友,是政治智慧的具體表現。五毛和高一個檔次的特務們的重要工作,就是混淆敵我和朋友,挑動群眾斗群眾。從古代到文革,到現在和將來,這是個規律,也是從事政治鬥爭和革命的必修課。不要指望低智慧的群體懂這些,所以領袖群體是革命成功的關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