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俄再增兵哈薩克 黨媒為何慌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1日訊】 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10日,京港台時間1月11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的《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波蘭前總統瓦文薩自稱瀕臨破產,中外領導人咋差那麼大?俄羅斯再向哈薩克斯坦增兵,中共緊張,黨媒慌不擇言「中俄不會分裂」。《秦鵬直播》

諾貝爾獎得主、波蘭前總統瓦文薩,日前對媒體披露說,自己沒有了收入,已經瀕臨破產。這可有點慘,因為中共領導人永遠不用擔心退休後各種優惠待遇——我們今天來盤點一下,可能會嚇壞很多人。

俄羅斯週日(1月9日)向哈薩克斯坦派遣了新的增援部隊,俄國防部還表示,已準備了一支由超過75架運輸機組成的特遣隊,以便繼續增兵。中共《環球時報》週一(1月10日)發表社評,稱「中國與俄羅斯在哈薩克斯坦問題不會分裂」,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中共為什麼擔心哈薩克局勢?

波蘭前總統瓦文薩要破產 中共常委退休有何待遇

我們先談一下波蘭前總統瓦文薩(Lech Walesa),這可是一個享譽世界、改變了歷史的人物,也是研究近代歐洲歷史、講述現在全球化反共浪潮的時候,繞不開的一個人。

我們先來談談他的輝煌的經歷,然後來比較一下,這個前總統和中共領導人、包括常委、省部級幹部,甚至處級退休人員待遇差距有多大。

瓦文薩1943年出生於德國占領期間的波蘭,我們知道波蘭後來是被蘇聯瓜分,隨後這個國家的精英在卡廷森林被斯大林下令屠殺,波蘭成了蘇聯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陣營中的一個附庸國,飽受共產意識形態的侵害。

瓦文薩就是成長在這樣的國度裡,24歲的時候夜校畢業成為一名電工,工廠的名字叫列寧造船廠,大家聽這名字就知道當時的波蘭是蘇共的一個殖民地,和中國50-60年代一樣,大量的地名與蘇聯相關。瓦文薩帶領工人爭取權利,1970年罷工被血腥鎮壓,他本人被指控犯有「反社會主義罪」,入獄一年。隨後,要求為死難工人立紀念碑,被開除。

35歲那一年,也就是1978年,瓦文薩加入了地下工會,這種當時被當局認定是非法的。2年後,他再次帶領列寧造船廠的職工罷工,引起全國響應。瓦文薩因此又入獄,但是這一次大罷工團結起來各地的工人,後來享譽世界的團結工會誕生。

這是東歐國家第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的獨立工會,被史界稱為民眾擺脫共產統治、邁向自由的第一步。

團結工會逐漸轉變為社會運動。在500天內,九百萬至一千萬名工人、知識分子和學生加入了團結工會或其附屬團體。這占了這個國家的四分之一人口,這個規模,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絕無僅有的。而瓦文薩就是創造歷史的那個關鍵人物之一。

1981年,瓦文薩當選《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1983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1989年,東歐劇變,波蘭組成了以團結工會為首的聯合政府,選舉出首位非共產黨總理。1990年1月,波蘭的共產黨統一工人黨解散,波蘭的共產主義體制瓦解。瓦文薩隨後當選首任民選總統。他和里根總統、出生於波蘭的教宗約翰‧保羅二世等,被譽為推翻共產主義鐵幕的關鍵人物。

瓦文薩是一個天主教徒,也是長期的人權支持者。他長期受邀在各地演講,2019年11月,瓦文薩在美國民主基金會演講,支持香港民眾抗爭,還給港人提出建議,更廣泛地團結各種支持力量﹐以贏得勝利。

當然,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講述了瓦文薩的個人歷史,是想說這是一個勞苦功高的前總統。不過,這個功勳人物現在遇到麻煩了。

日前,瓦文薩對波蘭《超級快報》(Super Express)哭窮,說自己都快破產了。

「我現在只有一個月6,000茲羅提(約合1,500美元)的退休金,可我太太一個月要花7,000。」

他本來每年有很多收費的演講,但是大瘟疫打亂了他的整個行程。他說:「我有過很多出訪計劃。我本打算飛往意大利、德國、美國和其它地方。很不幸,這些旅行都取消了。」

一家中介公司曾將瓦文薩的演講報價5萬到10萬美元。此外,瓦文薩還有一些其它的收入渠道,包括作有關領導素質、企業員工勵志的報告以及其它推廣活動。一場1到2小時的活動收費至少2萬茲羅提(約合5,000美元)。

今年2月他就說,疫情之下手頭拮据,不得不尋找其它工作,「這樣下去,再過6個月,我就得到教堂門口去乞討了」,或者重拾本行去當電工。

當然,最有意思的是,今年4月,瓦文薩在波蘭一家針對50歲以上中老年人的求職網站flexi.pl上貼出了一份廣告求職。介紹中這樣寫到:「有領導經驗、口才出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1990-1995年波蘭共和國總統、團結工會聯合創建人和首任主席,願意主持領導層的會談和培訓,接受公司和家庭的邀請參與團建活動,以及相關的宣傳活動、合影拍照、簽名等。」

當然,這裡面有一個謎團,就是按理說他攢下來不少錢,去哪兒了呢?2021年12月,他跟波蘭新聞台抱怨的時候說過:「今年我沒給任何人送禮物,因為我破產了。我有一段時間有錢,我把錢分了,分完後我的口袋就空了。」

當然,我們今天主要想談的是這個前總統和中共領導人的待遇差別:波蘭人均GDP2020年底約15,600美元,是中國的1.5倍,而且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超過1萬美元的了。瓦文薩月6,000茲羅提(約合1,500美元)的退休金,也就是僅僅1萬人民幣,這個待遇確實很低了,在中國可能就是一個官員喝一瓶酒的錢。

那麼,中共的領導人待遇有多高呢?我查閱了一些資料,我們今天來分享一下。

網絡上曾經瘋傳過指中共原經貿部長鄭拓彬的退休金明細表。它顯示,離休費10,079;生活補貼25,798;自雇費(僱用保姆的錢)3,500;離休補貼9,810;還有其它零星補貼,月發49,249.5元。也就是中共的部級官員的月退休拿到的錢,差不多是波蘭前總統瓦文薩的5倍。

不過,解密資料顯示,這些待遇還只是中共權貴特權的一部分。除了錢之外,中共離退休正省、部級幹部待遇:

(1)配備專職司機兼警衛、專職工作人員,身體差(75歲以上)增配醫護人員;

(2)一年享有4次國內旅遊、休養,每次3週,帶家屬、子女人數不限。乘坐交通:飛機頭等艙或商務艙2位至4位,火車則軟臥房1間。地方交通:配備3輛轎車或兩輛小型旅遊車。住宿:四星級或五星級酒店(賓館),租住2間高級套房,住宿期間的餐飲實報實銷。

也就是說,中共官員的這個退休工資,基本上不是為了生活使用的,是分給他們子女等的錢。

這是省級的中共高幹待遇,那麼中共常委級別的官員退休有什麼待遇呢?香港《動向》雜誌透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117名一級離休高幹一年開銷公款10億元,平均每人一千萬。把「為人民服務」掛在口上的黨政高官離休後享受巨大特權。

其中享有最高級離休特權待遇的有12人,他們是:江澤民、李鵬、萬里、喬石、朱鎔基、李瑞環、宋平、劉華清、尉健行、李嵐清、榮毅仁、薄一波。2004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公費開支高達3億2,600萬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請注意,那是2004年的待遇。

以江澤民為首的12名中共最高一級離休領導人,在全國各地還都有自己的行宮。比如江澤民的就有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玉泉山中央軍委招待所5號樓,上海西郊賓館、大公館,蘇州太湖等等。其他的常委也不例外。

此外,這些人還有醫療專家隨時待命,還可隨意享用兩架國航和兩架軍用專機,專列所經之地,除武裝保護外,其它所有列車都要停站讓行。這些都是公款消費。《秦鵬直播》

實際上,不僅是常委和省部級幹部,中共的小官員都有各種很高的資金和其它待遇。東南沿海省市的一個縣處級幹部的退休金就超過1萬人民幣,也就是小縣長的待遇都超過了瓦文薩,所以不需要忙著演講掙錢養家。

中國各地有一個特殊的政府部門,叫老幹部局,幫助解決從科級到處級等一級級的中共官員的退休待遇,包括節假日送各種物品。類似西安那樣的送菜,肯定不會餓著這些官老爺。

當然,這是我們看到的中共和波蘭的差別。從世界範圍看,世界上最發達國家美國可能退休的總統待遇最高,按照1958年通過的《卸任總統法案》(Former Presidents Act),他們享受每年20萬美元的退休金;還有免費提供辦公空間、辦公設備、辦公文具以及一名職員,可以在美國任意地點設立私人辦公室;聯邦總務署向前總統以及最多前總統兩名助手提供公務旅行費用,上限100萬美元;可以獲得美國特勤局終生保護;成立以前總統名字命名的總統圖書館;可以獲得國葬待遇等。

但是很明顯,這些和中共官員也是完全沒有辦法比的。

世界最窮總統,是烏拉圭的第40任總統——何塞‧穆希卡(Jose Mujica)。他當總統後還兼職開拖拉機掙錢。2010年3月1日就任總統後,他拒絕入住政府提供的總統府,而選擇與妻子居於一幢農捨中,只有兩名警員看守,平常也開著車齡超過20多年的金龜車上下班,拒絕隨行和防彈轎車接送。

之所以被認為是最窮的一位總統,是因為何塞上任後宣布把月薪的9成捐給慈善用途及遊民救助基金,所以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一件精品,2012年申報的財產除了銀行不到20萬美元的存款之外,其餘1棟舊農捨、兩塊農地、兩輛1987年的福斯金龜車、2輛拖拉機,也都不能完全算是他所擁有。

2015年卸任後,仍繼續活躍於政壇,轉任參議員,為百姓謀取福利;2018年8月14日表示,自己因身體狀況不佳,宣布卸下參議員一職,與妻子回到農場過著儉樸生活。

2013年接受中共媒體採訪的時候曾經說:「我不窮,那些慾望很多的人才是真正的貧窮,我有的已經足夠了。」我不知道,中共的那些官員看到這樣的報導之後,會不會內心裡笑話何塞:還是我們為人民服務的待遇好啊。

俄羅斯增兵哈薩克斯坦 中共黨媒無意曝心聲

我們再來看看中國的中亞鄰居哈薩克斯坦的事。這可以說是,2022年新年之後,最受關注的一個國際大事了,把中、俄、美這些世界大國也都牽了進去。特別是其中牽扯到的中俄兩國博弈以及後續影響,最值得持續關注。

哈薩克斯坦對中共有多重要呢?這是中共路上「一帶一路」的起點也是門戶,2013年習近平就是在訪問哈薩克斯坦的時候,啟動了「一帶一路」,從此由此走向亞洲更多家和歐洲。

現在影響有三大方面:哈薩克斯坦是中國通向所有獨聯體國家的重要通道;哈薩克斯坦是中國「絲綢之路」的門戶和連接歐洲的主要交通走廊;中國對哈薩克斯坦的礦藏,特別是石油天然氣等礦物資源的生產具有極大的市場需求。

但是,我們看到,這個平靜的門戶,在2022年的新年之後發生了巨變。1月2日因為天然氣價格政府暴漲抗議之後,抗議很快演變成對哈薩克斯坦的老人政治,也就是長期和中共關係非常好的首任總統、執政30多年的納扎爾巴耶夫以及他的親信的反對。

1月6日,俄羅斯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名義下出兵,幫助現任總統卡扎耶夫鎮壓抗議者。

這讓中共非常尷尬,因為就在1月3日,習近平剛與該國的首任和現任總統通話,慶祝雙方建交30周年,習還稱首任總統是他的「老朋友」。

中共外交部6日稱,中方認為哈薩克斯坦當前發生的事情是「內政」。但這個態度很快發生變化。1月7日,習近平向托卡耶夫致口信,稱「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盪、策動『顏色革命』」,中共還「願盡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幫助哈方渡過難關」。

但是,很明顯,哈薩克斯坦和俄羅斯對中共的這種建議,是姑妄聽之,並不予重視。《華爾街日報》分析,俄羅斯介入哈薩克斯坦騷亂,普京在下一盤大棋。俄羅斯希望向西方和其它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普京絕不容忍針對他所認為的俄羅斯不可侵犯勢力範圍的任何威脅。

而且,這裡面也牽扯了俄羅斯和中共的博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的俄羅斯和中國外交與安全政策專家Sergey Radchenko認為,中共已經完全被排除在哈薩克斯坦的相關議題之外。

去年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期間,中俄兩國曾爭相加強在中亞地區的安全工作,不過,當時也是俄羅斯向該地區提供了更大力度的軍事支持。與此同時,中共重點通過上海合作組織以及經濟投資等,來影響中亞國家。上合組織是該地區的安全組織,總部設在北京,成員國包括俄羅斯。俄羅斯存在一個話語權不斷旁落的問題。

那麼,現在我們看到俄羅斯在不斷增兵,週日(1月9日)向哈薩克斯坦派遣了新的增援部隊,俄國防部還表示,已準備了一支由超過75架運輸機組成的特遣隊,以便繼續增兵。俄羅斯想達到什麼目的呢?

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控制石油。吉爾吉斯的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學院(OSCE Academy)高級研究員Niva Yau說:

「俄羅斯藉機促成哈薩克斯坦允許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對產自和過境哈薩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氣徵收關稅。歐亞經濟聯盟是由俄羅斯支持的前蘇聯國家組成的貿易組織,目的是與歐盟抗衡。她說,這一舉措為的是增加俄羅斯對中國從中亞採購能源的影響力。從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運往中國的油氣可能會被徵收關稅。」

另外一個目的,是通過這種方式遏制中共。

「對中國來說,危險在於讓俄羅斯控制一條如此重要的運輸和貿易通路。」Yau補充說,對中國來說,「『一帶一路』在該地區的主要目的是實現多元化,擺脫俄羅斯等大國主導的局面。」

中共《環球時報》週一(1月10日)發表社評,稱「中國與俄羅斯在哈薩克斯坦問題不會分裂」。

中國和俄羅斯在其共同的後院有著許多相同目標,無論北京方面最初對於莫斯科牽頭的干預有多震驚,到頭來可能還是不會反對。中俄兩國都非常希望美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減弱,而且擔心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傳播可能加大發生恐怖活動的風險。

當然,對中共來說,可能寄予的希望是,在局勢穩定之後,中國通過貿易和基礎設施投資增強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對此莫斯科方面也一般會平靜接受。

但是,經過一番折騰之後,毫無疑問,中共的影響力會削弱。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週一在與哈薩克斯坦副總理兼外長穆赫塔爾‧蒂列貝爾迪的電話中表示,中方將堅定支持哈薩克斯坦結束暴力、維護安全。

王毅還強調,中方願共同反對任何外部勢力的干涉和滲透。王毅說:「風雨後現彩虹。我們相信,在卡扎耶夫總統的堅強領導下,和平與穩定將全面恢復,哈薩克斯坦將在這個黑暗時刻變得更加堅韌和強大。」

中共外交部長:哈薩克斯坦將在黑暗時刻變得更有彈性。中方歡迎卡扎耶夫出席奧運會開幕式。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