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疫情防不勝防 讓中國人認清四件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西安的疫情尚未控制之際,河南、天津等地亦爆發新的疫情,而且呈加劇和蔓延趨勢。

1月8日,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通報稱,河南關聯疫情已波及河南、上海和浙江3省9市。其中,鄭州發生局部社區傳播,許昌則以禹州某企業聚集性疫情為主,周邊社區居民有感染,存在社區感染風險。目前禹州市已封城多日,120萬人被要求「足不出戶」,居家隔離,但疫情源頭仍然不明。鄭州也加緊管控,全市餐飲場所暫停堂食,中小學校、幼兒園等暫停線下教學等,同時展開全員核酸檢測。

與此同時,天津出現本土感染奧密克戎病毒病例,但源頭尚不明。8日一天,天津就緊急隔離了7.5萬人,對社區實行分級管控,並要求市民「非必要不離津」。1月9日凌晨,天津當局又發布緊急通告,自7時起全員進行核酸檢測。此外,因擔心擴散到北京,當下天津北京暫停跨省客運及包車;離津人員需要持有核驗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和健康碼綠碼;分進京檢查站加強了防疫檢查,行程軌跡中包含天津市都要嚴格篩查。

在北京冬奧會即將召開之際,天津乍起的疫情無疑讓北京當局憂心忡忡。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在視訊會議上強調要「築牢首都疫情防控『護城河』」以及天津如此大動干戈,就是佐證。而北京當局亦要求去年12月23日以來途經天津市的在京人員立即主動報備,配合健康監測、核酸檢測等防控措施。北京市人員非必要不去津,並建議京津通勤人員居家辦公。

隨著中國近20個省份出現疫情,可以說新一輪疫情又起,而且傳染性超強的奧密克戎病毒已在天津、廣州、河南、湖南等多地蔓延,實在是令中共防不勝防,令中國人不勝其煩,不勝其擾。兩年來中共在疫情和疫苗上的表現,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清醒,他們至少認清了四件事。

一、中共推行的疫情「清零」政策難以為繼,根本無法實現。

當前,中國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仍堅持對中共病毒感染實行「清零」政策的國家,而這個政策完全是依照最高層的指示。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一個地區一旦發現感染者,就會馬上封樓、封社區、封整個區域,乃至封城,同時將感染者、密接者拉走隔離,全員核酸檢測,此舉完全打亂了社會的正常節奏,全然不顧民眾作何感想,哪怕造成人為災難也在所不惜。近期曝出疫情的西安、禹州、鄭州、天津莫不如此,而西安人沒飯吃,孕婦、心臟病人被拒入院而流產而死亡,以及很多人失業、收入下降,難以維生,就是惡政的直接後果。

然而,儘管如此大張旗鼓清零,但最終結果只能是中共地方官員以所謂的「社會面清零」自欺欺人,求得保住烏紗帽。要知道,面對來無蹤去無影的病毒,面對不斷變異的病毒,面對就是針對中共而來的病毒,中共的清零是完全不現實的,也實在是找錯了方向。

去年7月底,上海醫生張文宏針對南京疫情導致全國新一波疫情時公開表示疫情不會短期結束,可能長期也結束不了,因此「中國應當學會與病毒共存」。此言一出,得到了民間很多人的支持,認同與病毒長期共存觀點的人數,尤其是知識分子並不少,對中共的防疫政策不滿的人也比比皆是。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教授、病毒學專家管軼在去年11月8日接受媒體採訪時,也主張與病毒共存,反對「清零」政策。他說:「如果說要以清零為目標,我估計我們沒有機會了,因為這個病毒已經長住下來了。像甲型流感病毒是一樣,不管人類高興與否,都會長期在我們人類中流行。我在武漢的時候就發現,這個病毒已經完全適應人類,英文講 『Fully adapted in human』。」

不過,在很多人、海內外媒體力挺的同時,張文宏也招來了黨媒、軍報的批駁,原因就在於中南海高層並不認可專家們的判斷,反而認定有「敵對勢力」在利用此事攪局,否定清零政策是「敵對勢力」在打擊中南海。

而近日,張文宏就疫情再次委婉表達清零並不可取的視頻被刪除,說明迄今為止北京最高層依然不願放棄清零政策,沒有中南海高層的點頭,政策是不會發生改變的,國人還不得不忍受各種對自由的限制和由此引發的各種麻煩乃至人道災難,只有不聽話的病毒一再違逆上意,以自己的方式在嘲笑這個政策。

二、疫苗效用有限。雖然中共當局和專家們一再宣稱的疫苗防感染、防傳播、防重症、防死亡,但在不斷變異的病毒面前,被重重打臉。中共疫苗的有效性一再被質疑。

根據中共官媒報導,在當局各種強制下,中國大陸有超過11億人至少接種了兩針疫苗,而封城的西安的接種率更高達95%。至於天津的全程接種率亦達94%。按照中共御用專家鍾南山的說法和官媒的宣傳,人群接種率超過80%或以上即可建立群體免疫。

可惜,專家的話並不可信。如此高的接種率,卻在兩種變異病毒面前低下了頭,「疫苗防感染、防傳播」又一次被封城打臉,所謂的群體免疫更成為了笑話。據說西安還出現了不少重症患者。顯然,打不打疫苗與隔離與否、封城與否、感染髮病傳播重症與否等都沒有必然聯繫。既然疫苗無法防止中共病毒的感染、傳播,也不能防止重症甚至死亡,人們不僅要問:為何還要一再強制打疫苗?難不成裡面有見不得人的利益輸送?

如果說民眾還是從感性上對疫苗發出質疑,那麼有良知的專家怎麼看呢?管軼在去年11月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出三點,一是主張做抗體檢測;二是質疑疫苗公司出產的疫苗質量,要求「疫苗生產公司應該定期公布疫苗的檢驗效果」;三是主張與病毒共存,反對「清零」政策。管軼之語的潛台詞就是疫苗存在問題,疫苗不可能消滅病毒。

此外,近日丹麥公布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感染了奧密克戎變異體的家庭中,已完全接種疫苗的人與未接種疫苗的人一樣容易受到感染。而接種了加強針的個體的易感染率,大約是未接種加強針的一半。如果不計加強針,疫苗的有效性降低了57%。

還有1月9日,《國家脈動》報導指出,英國疫苗工作組前負責人克萊夫·迪克斯(Clive Dix)博士表示,國家的大規模中共病毒疫苗接種活動應該結束,同時也應該結束對「病例數」的無休止追蹤。迪克斯博士人為,最初的疫苗是為了阻止感染和傳播,但卻不成功。

雖然中共不可能進行類似的研究或者公示,但從中共疫苗的表現來看,從民間透出的很多打疫苗者出現了急性白血病、癌症、血栓、腦梗心梗等後遺症,甚至死亡案例的信息看,中共疫苗哪裡讓人們可以信任呢?而中共當局反對對已接種疫苗的人群進行抗體測查,其背後又有多少貓膩呢?

三、中共過度防疫付出了慘烈的社會成本,正引發社會災難,危及人們基本的權利。

2020年武漢封城的慘烈教訓顯然並沒有讓中共黨官們汲取教訓,西安的野蠻封城,除了使大量市民挨餓之外,還造成了不少人為災難。根據網絡消息,至少五人不是死於疫情而是死於封鎖下。

有網友一針見血地質問道:「中國在這一年裡有多少人死於封城?有多少人死在了隔離點?有多少死於慢性病被中斷醫治?有多少死於心梗和卒中而無法進入醫院?有少人死於無法產檢?有多少人死於沒有退燒藥?有多少人死於流感?有多少人死於因『不可抗力』而失業破產的絕望?但他們無比驕傲自豪地大聲向世界宣稱:死於新冠的人共計為0。」

除此之外,有多少企業、商家、餐館因為封城而痛哭,蒙受巨大損失?又有多人因此喪失了工作,沒有了收入,生活陷入困頓中?此時的國人生活較之以往更為艱難,而這些,正是拜中共愚蠢的政策和無能的各級黨官所賜。經濟的衰退和人民生存的艱難,對中共政權意味著什麼?

四、中共政治高於一切,高於人命,不將中國人當人看,讓中國人意識到中共才是一切災難的禍首。

繼披露西安困境的《長安十日》後,近日,西安一名叫楊海的男子視頻披露,西安大寨路恆大城上萬住戶被用鐵絲封鎖,門上貼封條,外面沒有菜能進來,住戶很多幾乎糧絕,他大聲質問:「這是幹什麼,是要把人餓死嗎?」他還痛斥政府無能,把百姓當牲口對待。

其後,他的女兒Emma Yang在推特發文稱:微信已經把她爸爸這個視頻在他的微信視頻號上封 。「政府防疫就是把人民用鐵絲網鎖起來,不管生死。在你們眼裡人民的生命就是螻蟻一般。……」

楊海一語道破天機,中共這個冷血、殘酷的政黨,口中說著「人民至上」,其實從未將人民放在心上,在其看來,權力高於一切,死多少老百姓都不在乎。

中共70年血腥的歷史如果還不足以讓一些中國人看清真相,讓一些人依舊抱有幻想,那麼中共在防疫中的所為,正在讓更多人清醒。筆者相信很多武漢人、西安人、鄭州人……正在加入唾棄中共的行列中,而倒行逆施、被上天宣判死刑的中共,還能在末路上折騰多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