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不計代價清零背後的深層邏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12月23日,西安繼武漢之後,成了中國第二個封城的千萬級人口城市,也成了中共不計代價清零的又一個生動樣本。

封城後,這座聞名世界的千年古城瞬間變成大小牢籠,亂象迭出,魔幻紛呈——有打工者不惜冒著違法和生命危險逃離西安,有市民數次請求隔離未果一家6口全感染,有小伙外出買饅頭回小區時遭工作人員群毆,有39歲男子突發胸痛被3家醫院拒診最終猝死,有孕婦腹痛卻因核酸過期無法入院就診,苦等2小時後流產。有的小區業主飢餓難耐翻出小區購物,被志願者捉住後勒令視頻道歉,場面如同現場庭審;有的小區業主連翻牆都遭到限制,防疫人員竟往圍欄上塗抹黃油「下手一抓就能把人勸退」;有的小區業主的確收到了生活必需品,但送菜上門的防疫人員卻要求對方說出「感謝政府」的「那句話」後才撒手;還有隔離市民在領導視察時高喊「我要吃飯」。

有人稱這是「西安特色」。沒錯,西安城市管理之粗放確實堪稱「防疫差生」,但縱觀全中國,又有哪座城市封了之後不是一片亂象,民怨沸騰?!說到底,所謂西安特色不過是中國特色的極端體現罷了。

眾所周知,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堅持清零的國家。但實行清零並未實現官方保存一片淨土的意願,感染病例仍層出不窮,而由此導致的社會停擺、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一系列次生災害更是令人矚目。甚至可以說,在新冠疫情爆發距今兩年後,中共不計代價清零所帶來的傷害,已超過了病毒本身。

想必許多人都還記得,去年八月上海的張文宏醫生就提出要學會和病毒共存,結果遭到批判。其實在那個時候不光是張文宏,包括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還有鍾南山也都講過類似的話,要學會和病毒共存。外國的專家學者更沒見什麼人主張清零的。那中共為何非要不計代價地堅持清零?這種政策背後的深層邏輯到底是什麼?

在我看來,新冠大流行以來中西方抗疫方式之所以存在巨大差異,是因為各自的價值觀以及社會制度迥然不同。中國不同於西方民主國家,中國是當今世界屈指可數的極權專制國家之一,而且是最大的極權專制國家。極權專制國家看待病毒的邏輯和民主國家相去甚遠。在中共眼中,新冠不僅是生物病毒,更是政治病毒,疫情不僅是對國民生命健康的威脅,更是對其政權的威脅。而對於威脅到自身統治的因素,不管是什麼,中共歷來的對策都是竭盡全力將其扼殺在萌芽狀態之中。可以這麼說,哪怕只存在很小的那麼一點點不穩定因素,都會令中共當權者坐臥不寧,甚至寢食難安,何況新冠病毒對中共統治的威脅遠不止一點點呢。胡平先生說得不錯:「中國的清零模式絕不單純是基於醫學和公共衛生的科學考量,更多的是出於政治考量。」講得再直白些,病毒一天不清零,當權者一天睡不安穩!這是其一。

其二,新冠疫情發展到今天,越來越多的醫學專家和政府都認為,要在短期內徹底消滅新冠病毒是不可能的,人類眼下還不具有這種能力。但中共並不這麼以為。大家都知道,中共一貫狂妄自大,自以為無所不能。在它眼裡,再可怕強大的病毒,最終都將為其戰勝消滅。也就是說,中共之所以不計代價地清零,不僅是因為它認為清零有必要,而且也是由於它自認為有能力實現清零。

其三,中共不計代價清零還與其奉行的鬥爭哲學有關。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這是毛澤東的名言,也是中共一貫的宗旨。一百年來,中共哪天不鬥?而且一旦鬥起來,中共就非把對手徹底鬥垮鬥死不可。對於病毒,中共同樣也是這種態度,不鬥到病毒銷聲匿跡,它能善罷甘休嗎?與病毒共存?對中共而言,這完全是不可想像的事。

不過,從實際情況來看,中共搞清零搞到今天,不但老百姓怨聲載道,而且付出的代價也越來越大。如果說中共不計代價清零的初衷是為了維穩,那麼清零本身現在已經成了影響中共穩定的最大因素。是不是很諷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