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俄爭鋒 北京新風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4日訊】上週,哈薩克斯坦爆發了獨立30年以來的最嚴重衝突,本來是因為燃料價格上漲引發的示威活動,最終像野火一樣蔓延全國,演變成了民主訴求。哈國總統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政府也全體辭職,但是,都不能阻止衝突愈演愈烈,結果是,以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兵進入哈國,才暫時得以平息。


雖然事件目前告一段落,但是其影響還在發酵中,而且對中共造成了不小的衝擊,那麼我們今天就來看看,這個事件對中共有著什麼樣的影響?

中共能源通道生變數 「一帶一路」受衝擊

我們先來看一下哈薩克斯坦的大致情況,哈國位於中亞,幅員遼闊,是世界第九大國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內陸國,但是人口卻只有1,880萬。哈國與俄羅斯和中國接壤,是中亞最具影響力的國家,GDP占到了整個中亞地區的60%。

哈薩克斯坦還是中亞最大的產油國,油氣資源儲備豐富。據統計,哈薩克斯坦的石油儲量大約有50億噸,占到世界總探明儲量的3.2%,2020年世界排名第11位;天然氣儲量大約2萬億立方米,約占世界總儲量的1.5%。

除化石燃料外,哈薩克的礦產資源也十分可觀。世界核能協會的數據顯示,哈國的鈾儲量,就是製造核燃料的鈾,占到了世界總量的15%,2020年,哈國的鈾產量大約占到了全球的41%。

哈薩克斯坦是前蘇聯國家,1991年在蘇聯解體時宣布獨立,所以它和俄羅斯關係密切。但是,作為中亞第一大國,哈薩克斯坦自然是中共重點爭取的對象,是中共試圖在歐亞地區向西方投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的一個關鍵節點。

中國,作為全球第一大資源消耗國,過去十多年裡,一直在不斷向外尋求資源,除了在南海擴張主權,以保護這條能源運輸生命線之外,也同時向西部大陸發展,尋找更多資源,其中就包括哈薩克斯坦的石油、天然氣以及鈾礦。

大家知道,中共在搞「一帶一路」,這個「一帶一路」,就是2013年的時候在哈薩克斯坦第一次正式提出的,而且「一帶一路」倡議的歐亞大鐵路也需要經過哈國境內。

德國之聲報導說,從2013年起,中國已經躍升為哈薩克斯坦的重要合作夥伴,在習近平當年正式提出了「新絲綢之路」的倡議之後,中哈兩國已經簽署了多項貿易協議,總額達到300億美元。

法廣報導說,中國與哈薩克斯坦合作投資55個大型項目,總投資額有273億美元,其中十多個項目已經完成,8個項目處於凍結和取消。其中,很多投資都是在油氣資源上。

事實上,不僅是在哈薩克斯坦,在過去10年,中共憑藉暴漲的經濟實力,向中亞五國大舉滲透,投資了數百億美元的資金,與俄羅斯爭鋒,並且已經成為中亞地區最大的投資國,其中大部分投資,都是在石油、天然氣和礦產領域。

儘管中哈兩國合作密切,但是從文化、語言和軍事等層面來看,中哈關係還是比不上俄哈關係。俄哈兩國,不僅是軍事同盟,同屬於「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同時,也是歐亞經濟聯盟(EEU)的成員國,彼此隸屬於同一個關稅領域。

而且,對俄羅斯來說,中亞具有至關重要的經濟和地緣政治意義,所以,俄羅斯一直把它當作自己的勢力範圍。對於中共通過貿易和基礎設施投資,增強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俄羅斯雖然心有不滿,但至少表面上也是平靜地接受了。

不過,這次應哈薩克斯坦總統的要求,以俄羅斯為首的集安組織,派遣「維和」部隊進駐哈國,將會對中俄兩國的未來發展有很大的影響。俄羅斯出兵哈薩克斯坦,明面上是做給美國看,暗地裡卻是威懾中共,那就是,讓中共不要以為錢多就想和俄羅斯分庭抗禮。

《華爾街日報》的分析認為,這凸顯了北京面臨的新風險,並可能最終促使中國,未來幾年在地區安全事務上和俄羅斯開展競爭。而且,中國方面,也勢必會開始重新評估其經濟投資的脆弱性,因為現在,中國相關投資項目的運營要依賴俄羅斯軍隊。

中國真正的陸上原油管道只有兩條,一條是中俄石油管道,一條是中哈石油管道,另外的中緬管道,仍是轉運從海上來的中東原油。同時,中國到中亞的天然氣管道,也要經過哈薩克斯坦。所以,哈薩克斯坦絕對是中國重要的能源通道。原本,中共是想通過「一帶一路」,擺脫俄羅斯等大國主導的局面,但是現在看來,俄羅斯仍然控制著這條重要的運輸和貿易通路。

而且可以預計,在哈國這一次的抗議事件之後,哈國和俄羅斯的關係也會更為密切,也可能對中共產生不利影響。比如:俄羅斯一直推動哈國允許歐亞經濟聯盟對在哈國生產、以及從哈國過境的石油和天然氣徵收關稅,如果哈國同意的話,俄羅斯就對中國和中亞之間的石油和天然氣貿易擁有了定價的權力。

可以看出,哈薩克斯坦的局勢,已經引發中共對能源安全的擔憂。中共外交部表示,來自波斯灣的四國外長,已經在10日抵達北京,準備展開為期5天的訪問。但是,中東石油需要依靠海運,而中共並不擁有海運控制權,所以實際上,也無法保證這一條能源通道的安全性。

此外,中共的「一帶一路」政策,也早就引發了哈國民眾的不滿,一直也是抗議活動不斷。幾年前,哈薩克斯坦就曾經爆發過針對中共的全國性大規模抗議示威,也導致當局決定從2016年起凍結向外國人出售和出租土地。

抗議民眾,除了指責北京和哈國官員合作「掠奪」土地、礦產和石油等自然資源之外,中方投資的石油和礦業公司在當地引發的生態災難,也是屢遭批評的問題之一。

其次,中共當局非法逮捕50萬到70萬新疆哈薩克人並關到了集中營,也引發哈薩克斯坦社會各界對中共的憤怒。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從新疆移民到哈國的哈薩克人,從2017年到現在,都無法和他們在新疆的親人聯繫,這也讓哈薩克人對中共非常痛恨。

中共最擔心的是「顏色革命」

不過,不管是能源安全還是「一帶一路」,都還不是最讓中共擔憂的。最讓中共擔心的,還是哈薩克斯坦爆發的反政府抗議,是否會演變成「顏色革命」。

1月7日,新華社報導說,習近平向哈薩克斯坦的總統托卡耶夫致口信。「口信」稱,中方「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盪、策動『顏色革命』」。

「顏色革命」,通常是指21世紀初期,在前蘇聯和中東北非地區發生的,以和平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更迭運動,這些運動通常用「顏色」命名。

哈薩克斯坦是中國的鄰國,和中國有1,770公里的共同邊界。對於中共來說,如果哈薩克斯坦的「顏色革命」,導致了政治民主化,那就很可能會點燃中國國內政治民主化的導火索。

尤其是,哈薩克斯坦爆發的反政府抗議,在形式上,和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運動也極為相似。中國的「六四」事件,一個導火索是胡耀邦之死,另一個導火索就是物價的上漲,然後民間的不滿就指向政府的腐敗、官商勾結的「官倒」等,最終演變成民主訴求。

而在哈薩克斯坦,也是因為液化天然氣的漲價造成民怨,然後引發社會抗爭。

長期以來,哈薩克斯坦都執行針對燃油的價格管制,價格水平低到了令人側目的程度,但是過低的價格造成了本國的能源企業長期虧損,這就導致了國內能源供應的短缺和質量的下降,全靠政府補貼維持。為此,哈國政府試圖推進「市場化改革」。

在1月1日,哈國的液化氣價格管制政策正式取消,當天,曼吉斯塔烏州扎瑙津市的燃氣價格,就飆升到了每升120堅戈。而在2021年的大部分時間裡,扎瑙津市的液化天然氣價格都保持在大約50堅戈的水平,在年底的時候開始上漲到80堅戈左右。

然而,在過去十年裡,哈薩克斯坦的經濟陷於困頓,大量人口滑落到貧困線附近,而液化石油氣,正是其中大多數人為了節省生活成本所能選擇的最後選項,但是,最後連這樣的卑微需求也得不到保障了,於是,抗議就像野火一樣,在整個哈國迅速蔓延起來。

不過,天然氣漲價只是抗議事件的導火線,真正的原因是民眾對國內物價飛漲、生活水平下降,以及對政府腐敗的長期積怨。

在過去,哈薩克斯坦一直習慣了兩位數的經濟增長,但是現在,卻要飽受油價下跌和俄羅斯經濟危機的影響。目前,哈國的年通脹率接近9%,處於五年多來的最高水平。而世行報告指出,疫情造成的經濟後果是哈薩克斯坦最近20年來遭遇的最大經濟困難,並將哈國貧困率的預測,由8.3%調整到了12.7%。

這背後的原因,一方面,是哈薩克斯坦的經濟結構發展畸形,高度依賴油氣、礦產資源產業,使哈薩克斯坦的經濟缺乏韌性,沒有足夠的動力幫助到經濟復甦。另一方面,就是哈國長達30多年的專制統治,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家族,控制著哈國的眾多行業,權力也集中在少數富有的精英手中。

而中國的情況,跟哈國目前的情況也很相似,長時間以來,中國的經濟結構也是依賴出口和投資,如今想要推進改革,卻又擔心經濟硬著陸,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又不得不走回舉債來刺激投資的老路。而造成這一切的根源,還是中共的政治體制問題。

就像哈薩克斯坦一樣,過去因為經濟的快速增長,所以給了專制政權繼續執政的機會,但是一旦經濟惡化,人們多年的對於政治上的不滿和積怨也就隨之爆發,從而導致政權很可能在一夕之間崩潰,而這也是中共最害怕的。

今年1月3日,習近平分別和哈國的前總統和現總統互致了賀電,慶祝中哈建交30周年,並且稱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是「我的老朋友」。沒想到,僅僅兩天之後,「老朋友」的命運就翻轉了,被迫逃離了哈薩克斯坦。

大家看到,這些年,中共的「老朋友」們似乎都接連遭遇厄運,比如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津巴布韋的穆加貝、蘇丹的巴席爾等等。現在,納扎爾巴耶夫,也成了這個行列裡最新的一個。不知道習近平心裡會作何感想?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