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獨家】原中共刑警揭露警局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4日訊】有二十多年的從警經歷的原大陸刑警李洪順,近日向記者講述了中共政府瞞報事故,警界賣官鬻爵、男盜女娼等眾多黑幕,並總結說,中共「從上到下搞得烏煙瘴氣,拿老百姓不當人。」

來自黑龍工省哈爾濱市的李洪順是一名提前退休的大陸刑警,曾經獲得中共給予的「英雄」稱號,因為看不慣官場腐敗出走美國。

曾經當過兵的李洪順,在1997年的時候,經歷過哈爾濱市公安局最大的一次槍戰

15分鐘的槍戰

李洪順告訴記者,和他們交火的是哈爾濱最大的炮子(流氓),身負四條人命,還有沒查實的,是公安部督捕的逃犯。

「那一天是2月14號(正月十五),我們接警出警,在道外太谷街就遭遇匪徒了。他首先開的槍,一夥4個人,三杆五連發獵槍,我們在示警無效的情況下,和他對射,戰鬥長達十幾分鐘。當場擊斃一個,重傷一個,生擒一個。四條人命這個被我擊斃了。」

擊斃匪徒的子彈頭和繳獲的獵槍子彈。(受訪者提供)

李洪順至今保留著從匪徒頭部取出的子彈頭和從他身上繳獲的獵槍子彈。當時中共《人民公安報》和全國各地的報紙都對事件做了報導、轉載。

當年全國各地的報紙報導了槍戰。(受訪者提供)

一名距離李洪順五六十公分的市民因腳被打中了18顆滾珠(俗稱沙粒子,散彈槍),被評為勇敢市民。李洪順僅手部輕微傷,「報導說我們『以最小的代價贏得巨大勝利』。在這種情況下,單位既沒報功也沒授獎。是正常工作,但是我做了,做到了,你應有的肯定和認可得有吧!」他說。

李洪順表示,「共產黨對有功的根本不予認可,就是你做得再多,也都是徒勞的。那些記功受獎的都是編出來的,我有一個同事,進正科級時報了二個三等功。我問他啥時候的事啊?他說,『現整的。』現用現整都來得及,沒有真事。」

警察跳樓黑幕

在2002年的時候,公安系統有一次競聘。據介紹,圍繞競聘發生的事五花八門,花錢競聘、花錢升遷已經成為一個公開的話題。

2002年8月,競聘過後2個月,一個道里分局派出所的副處級警察,從市公安局大樓上跳樓自殺。他把自殺的原因寫下來印在傳單上,跳樓之前,把傳單從樓上撒下去了。

「為啥自殺呢?市公安局長王維緒在任十幾年,他給王維緒送禮,大概是30來萬,王維緒答應了給他一個處長,結果錢收了事沒辦,還跟他翻臉了。他在同事之間大話都說出去了,結果被愚弄了,臉面盡失。」李洪順說。

警察跳樓後,當局迅速做出反應,事情沒有外傳。「馬上全警全員的一公里範圍內都封鎖,凡是撿到傳單的都收回來,然後這個事就壓下了。說他失足從樓上栽下來了。」

公開資料顯示,王維緒1996年任哈爾濱市公安局道外分局局長,1998年任哈爾濱市公安局副局長,2002年至2009年任局長,2007年起先後任副市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2009年7月23日,哈爾濱市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上,決定任命任銳忱為市公安局局長,免去王維緒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職務。

李洪順介紹,任銳忱是鶴崗升上來的,他家有13個煤礦。「他在鶴崗當公安局長之前並沒有礦,是當局長之後巧取豪奪,把礦主扔進(監獄)去了,把礦據為己有,先後侵占了13個煤礦。他跟朋友在酒桌上說,『我賣了兩個礦,攢了這個局長(副廳級)』,就說大概花了3個億買的官。」

「買官絕對有效益,絕對(錢)能收回來。實際上,跟他級別相近的領導,比他有錢的多了去了。此人特別張揚,說話也不太顧忌,平平常常穿的一件衣服就萬八千塊錢以上,所以導致他落馬。」

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3月,中共哈爾濱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任銳忱被立案審查調查。

據《南方週末》報導,1998年還在鶴崗期間,任銳忱利用職務之便,結交了不少「煤老闆」,收受賄賂。2002年,鶴崗市一煤礦發生火災,事故造成7人死亡。任銳忱指示下屬未予處理,得到感謝費30萬港元。

相關司法文書顯示,任銳忱大肆「插手人事、賣官鬻爵」。任銳忱曾插手哈爾濱下轄2市6縣公安系統的人事安排,還插手過11個分局的人事安排。

政府瞞報事故死亡人數

2020年8月4日,哈爾濱一倉庫發生坍塌事故,陸媒報導稱被困9人,搜救後發現無人倖免於難。

李先生介紹,哈爾濱道里區城安街3號有一棟4層樓的廠房,房主招租了多家工廠,面積五千多平米,8月4日發生坍塌,「當時工人正在工作,砸死了能有二十二三個人,結果政府報導就是9個人,因為10個人是個槓。」

「我有一個大哥是市執法局的,危樓倒塌到現場維持秩序,他親口跟我說的,絕對不止9個人,二十多人。共產黨多黑啊,所有的事都是昧著心眼在做。」

「各級領導沒有一個負刑事責任、受到處分的,那(沒有報導的)十三四條人命哪兒去了?就失蹤了嗎?無辜地沒了?既沒得到認證也沒有得到賠償。這老百姓死得太無辜了,真的不如一根草啊。」

「這是我了解、我知道的,在哈爾濱這個重大傷亡事故中瞞報了十幾條人命,還有不知道的呢?外地的呢?多了去了。並不是孤例和個例。」他說。

「樓要倒 救命」

李洪順家住在哈爾濱中央大街,有一套一百多年的老房子。房子由於年久失修、風雨侵蝕,已經是危樓,一堵牆塌了,樓體開裂、傾斜;地基下沉、移位;磚土一碰往下掉渣兒。

李洪順家居住的危樓。(受訪者提供)

李洪順介紹,2018年發現危情後,找了政府三年,政府不管,也不讓自己重建。2021年9月28日,社區把他們從樓裡清出來,封樓了。李洪順一家只得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

「我們這個樓已經評為D級危房,就是既不能居住又沒法修繕了,只能騰遷或者置換,在別的地方安排房子,把這個地方交給政府。政府幹脆就是置之不理。」

「什麼叫民不聊生啊,現在雞國就是這種狀況。你別說生活,普通層面的老百姓生存都難,這真是民不聊生!它想整誰就整誰,它想把誰怎麼樣就怎麼樣,太黑了。」

長征部隊人吃人

李洪順出身工人家庭,他的表爺爺是個抗聯老戰士。李洪順介紹,表爺爺沒有文化,以副師級轉業到地方,到地方一家大型的國企當一把手。因為打下江山,「解放」前參加革命的有功之臣,就是養起來了。組織上給他安排了一個小媳婦,比他小19歲。

李洪順回憶,小時候表爺爺跟他說了很多實實在在的事。

「二萬五千里長征,實際就是被國軍打得潰逃,逃跑了二萬五千里,中共(卻把它)宣傳成美談和佳話。當時吃沒吃過草根和樹皮呢?沒吃過草根,吃過樹葉,吃過草,沒達到像羊一樣吃樹皮啃草根的程度,但人吃人絕對是有。

「有的重傷者剛剛死亡,他們甚至都來不及用刀卸,爺爺說的,而且說了不只一次。因為人死了沒有呼吸一段時間之後特別僵硬,砍和剁都不好砍,一撅扔到湯鍋裡,(煮)成什麼樣的態勢呢?人很少有肌肉,最外一層表皮是黃黃的油……

「如果沒有親歷,不是說若干次的話,他表述得都不會那麼清晰。在共產黨部隊內就是人吃人的程度,甚至重傷員,帶不走了,(領導)背後來一槍,沒有吃的,用他來充飢了。我不可能杜撰出來。他們把自己描寫得多高尚,實際上從這個黨建立之初就是毛賊草寇,就是非人類。」他說。

公安局裡的男盜女娼

李洪順介紹,他們每往前走一步(升遷)必須送禮,「只要你錢花到位了,副科30萬,正科50萬~70萬,副處200萬~300萬,都明碼實價的。你肯定得花這些錢,不然的話你就上不去。前兩年落馬的局長,一個副廳級花兩三個億很正常的。老百姓想像不到的,暗無天日。」

「女同事跟他打撲克,就坐在他懷裡。可以說行政職能部門就是男盜女娼。」他說,「一個女同事競聘上正科縣職了,同事就問她,你花多少錢?這位女同事毫無顧忌地說:『我花什麼錢,我把人都給他了!』」

「競聘之前的兩三年,分局的局長落馬了。檢察院在審查他的時候,全帶出來了。他和這個分局所有的女性都有關係,連那個笑話上說能『辟邪』的他都沒放過,長得像孫二娘似的。」

由於看不慣這個體制和同事們的行事風格,李洪順要求調到後勤部門。他說,「我從比較熱門的部門到閒差,我就想換個不好地方就不用花錢唄,那塊還缺人。我找了政委,(但)答應你就不給你辦。」

後來一個大哥「點撥」他,他拿了錢,第三天就去報到了。

李洪順還經歷過兩次被盜事件。在110指揮中心工作時,派出所買報警登記薄,收了三百多塊錢,被偷走了。領導說是在他班上丟的由他負責。李洪順說,公安局被盜是奇恥大辱,匯報局長,調技偵刷指紋。這時一名同事才承認,他著急用錢拿去了,過幾天歸還。

他說,單位發的警用棉服一套和全套的絨衣絨褲,兩套裝備約2,000塊錢,放在辦公室柜子,一個星期沒了。領導也輕描淡寫。過了兩年,單位不發裝備了直接發錢,有個同事不買,說還有一套。「一報號,正是我的號,我比他高兩頭,我1米8,他1米6,我的上衣他能當袍穿了。要麼說男盜女娼呢,公安局都這樣。」

李洪順後來報病休病假,決定退下來,五年前辦理了提前退休手續。

「共產黨到了末日了」

退休之後,李洪順去北京辦事的時候去了一趟公安部,去問立功受獎的事,「你們不是說樹立英雄精神、弘揚正氣嗎?」

「信訪接待的說,弘揚正氣用你弘揚啊?我就質問他用誰弘揚啊?他說用領導弘揚。我說:『兄弟,領導弘揚的是歪風邪氣、貪污腐敗!』」

當時信訪大廳裡有幾百號人,還有幾十個警察維持秩序。「這傢伙噌一下氣壞了,臉通紅,用手一揮『去去去』,像攆狗似的。我說:『啥呀,我做到了,我真正的英雄。』他說:『回地方處理!這兒不處理,你是自然人了,你退休你是自然人了。』」

「我說:『我退休了,事在、人在、國家在不?這個和平年代,部隊、警察的,有誰冒死槍戰?!』……那人說:『別說了,不接待!』」

維持秩序的警察沒有推他,只用身體擋了他一下。「我在那停留了能有一分鐘,當時眼淚就出來了。我說這個民族完了,沒有明天了!」

公安局信訪接訪大廳在東堂子胡同,距離大街上大概有六七百米遠。李洪順說,走了一道說了一道,「這個民族完了,國家滅亡了,共產黨到了末日了。」

這條胡同上,有上訪人員,有截訪的,有國內外媒體的,還有民眾,沒有誰攔他。「這些人怔怔地看著我,他們可能認為我真是瘋了。」他說。

李洪順表示,他經常跟身邊的人說,中國(中共)若干年後,只能在史書中看到了。「我覺得它離這個日子越來越近了,不是說我受了點委屈這麼說,是我看到了他們的所作所為我這麼說。所以我就毅然決然地走出來了。」

因為在中國警察是不允許辦護照的,李洪順以自然人的身分辦理了護照,攜家人輾轉奔赴美國,投奔自由世界。「再艱難也不回去。」他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