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德:香港洪門宴致AO與土共暗鬥浮出水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7日訊】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訪問指出,「洪門宴」高官的曝光與各方反應實際是一場政治風波,因為香港很多獨立媒體已消失,此醜聞爆不爆出來是由政府自己決定。他分析說,不願被中聯辦支配的林鄭是趁機做「大龍鳳(表演)」,透過徐英偉敲打所有下屬「要知道誰是你的老闆」。

建制兩陣營:AO部隊vs土共

「就是要罵給別人看。因為立法會選舉之後,整個90位議員裡面佔了九成都是由中聯辦安排進去的。」吳明德認為,林鄭不喜歡中聯辦安排的議員掣肘或束縛特區政府,甚至「一有機會就會反咬她」。

政界對涉事高官嚴懲與否的兩種聲音,在吳明德眼裡,將演變出兩個陣營,不過到最後還是一樣。「現在不會有泛民陣營了,剩下的全部都是清一色建制派,但他們有不同的派系」。「為什麼那些高官犯了這些小事,會被全世界的國際傳媒引以為報呢?當然是有一個搏鬥在」。「都是與權力和未來掌權的派別有關係的。你想一下當年唐英年輸了特首的時候就是被人家引爆,是一模一樣的」。

吳明德將目前建制派裡面的兩個陣營,大致分為港英時期培養起來的「AO(政務官)部隊」,和實際聽命於土共或中聯辦的官員,而前者不願意被後者支配,「都是不順氣的」。

「如果經中聯辦來的,共產黨有權當然用了,它不用就渾身不對勁。」吳明德指,《香港國安法》移動了原來中聯辦「港人治港」那條線,成了「鄉下佬管香港」,「那些鄉下仔(土共),每個來的都是有權,一有機會就勾結所有這些人。所以你才看到有一個何議員,在竹篙灣那裡亂叫,語無倫次」。

沒公布的官員不是林鄭的人

為什麼「洪門宴」官員還有很多名單沒有公布?吳明德認為,徐英偉這些可以馬上公布,是因為他們歸屬林鄭,而香港特首多年來與中聯辦都是不妥的,「因為林鄭覺得香港是一個獨立的行政區來的,她只是受習大大支配的,她不會受其他人支配的。你自己走過去受人家支配,她當然會生氣,她一生氣將這些所有的下屬全部一次性公布出來」。

「但別家的人你就不能說了」,吳明德說,「不在林鄭掌握之內的那些,比如他們是中聯辦裡面的人,她一天都不能踩過界的,人家自有自己懲罰的機制,就輪不到你香港去管。」

在港中共地下黨超10萬

「洪門宴」染疫馬主陳穎沁,被披露是港澳深圳市僑聯聯誼會會董、新界居民婦女聯合會會長,又是青愛關愛協會(青關會)的公關主任。而該會的成立伴隨梁振英上台,被指是專職在香港打壓法輪功的中共江派地下黨組織。

吳明德表示,在香港隱瞞身分的中共黨員,潛伏在所有執行機構和大陸企業,只不過一般平民百姓不太留意。「譬如我們做新聞傳媒的,又或者曾經在國企裡做過的,(知道)形形色色隱瞞身分的人都有很多的」。吳明德曾在國有銀行看到,習近平訪港時,突然出現很多陌生人內調來香港,「一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他不是做銀行的,個個都是飛虎隊訓練的,但他們拿的證件全部都是某某國企銀行的員工」。

「主權移交這麼多年了,中間有不同的派系做莊(掌權),每個派系做莊的那條線,他怎麼樣去引入他們自己旗下的兄弟姐妹,然後怎樣在香港起家、怎樣透過那些不同的公司去掩飾身分⋯⋯」他斷定必有10萬人。

派系較量利於中共撿卒 涉事官員不會很快下馬

吳明德覺得,不會很快有官員因「洪門宴」下馬,因為要給建制派不同派系之間較量的時間和空間,為了求穩甚至3月特首選舉也可能延遲,「越是延遲就越對習近平有利,因為到時候二十大正式連任的話,他更加可以將最後不聽話的那些都歸順」。同時經過一番派系較量,「香港特首出來的時候就更加容易一些,合他心意」。

吳明德指出,過去五六十年間,潛伏在香港的中共勢力錯綜複雜,因應不同的派系都有自己的線路及實力,「雖然現在說了算的人是『今上』,但是你那些人建基在浮土上邊;真正那些實力還是人家幾十年建立的,盤根錯節」。

習近平1月9日任命在新疆多年的武警將領彭京堂為新駐港部隊司令,吳明德形容,這是習在香港布公安系統之外的另一條線路,因為他不信任香港人,也怕幾千駐港官員「埋堆」,「你這些全部都是外人進來效勞的,你是來打工的,我怎麼會相信你呢?我肯定是信我自己另外的嫡系的部隊,派人下來盯著你。」

【相關視頻 】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