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香港「洪門宴」背後的政治風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世界各國正在疫情籠罩之下,中國大陸疫情也愈演愈烈,香港同樣不例外,逐步禁止了大部分國際航班。然而,1月3日,一場被稱為「洪門宴」的生日宴會,卻在香港灣仔灣景中心一家餐廳舉辦,隨後曝出有人染疫,目前證實至少有222人參加。眾多港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曾參加此次宴會,令事件不斷發酵,也牽出了背後的更大政治風波

哪些港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參加

此次宴會,除大規模聚會違背防疫常識外,更驚人的是參加宴會的賓客身分。其中,港府的主要官員有:

徐英偉,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是負責香港抗疫政策的主要官員之一。

許正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

白韞六,廉政專員。

2012年6月28日,白韞六被中共國務院任命為香港廉政專員。之前,白韞六曾任入境事務處處長,任內多次發生拒絕有關人士入境事件,包括拒絕國殤之柱創作人高志活、民運領袖項小吉入境;2010年1月,拒絕6名神韻藝術團成員入境;同年6月,拒絕新民主女神像創作人陳維明入境;2011年1月,拒絕前學運領袖王丹、吾爾開希和王超華等人申請參加香港支聯會已故主席司徒華葬禮。

蕭澤頤,警務處處長。蕭澤頤雖然當時「休班」,但被認為仍有責任檢舉宴會發生的防疫違規行為,在現場卻沒有主動執法。

區嘉宏,入境事務處處長。

這是區嘉宏第二次違規參加宴會。媒體曾揭露,2021年3月,入境處處長區嘉宏、海關關長鄧以海、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接受恆大集團管理層豪華款待,在灣仔灣景中心三樓的私人會所「吉祥薈」內的高級中餐館「隨緣匯」參加9人飯局,違反了當時不准超過4人同桌進餐的防疫限聚令。此三名港府官員接受奢華款待,涉嫌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的「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當晚飯局還有人涉嫌強姦被拘捕。區嘉宏隨後表示,已支付限聚令罰款,但否認涉及當晚發生的刑事案件;其本人和港府沒有回應接受豪華款待問題。網傳該私人會所餐廳的火鍋,每位最少收費3380港元。

參加「洪門宴」的其他港府官員還包括:

陳積志,民政事務局副局長。

陳浩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

鍾偉強,創新及科技局副局長。

胡健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

蕭嘉怡,政務司司長政治助理。

馮英倫,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

施俊輝,教育局局長政治助理。

張曼莉,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政治助理。

馮浩賢,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副總監。

黃穎君,民政事務局合約媒體主任。

參加「洪門宴」的還有20名立法會議員,包括:

陳仲尼、邱達根、陸瀚民、洪雯、譚岳衡、黎棟國、何君堯、霍啟剛、林琳、陳家珮、郭玲麗、陳沛良、葛珮帆、容海恩、周文港、郭偉強、林順潮、梁毓偉、吳傑莊、林智遠。

中共亂港後,這些港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基本屬於親共的建制派,他們不約而同地參加洪為民的「洪門宴」,這個洪為民到底是什麼人物呢?

洪為民何許人也?

在外界看來,眾多官員和立法會議員捧場的洪為民,怎麼都應該算香港的頭面人物。然而,洪為民的公開頭銜似乎並不太出奇。

2018年,洪為民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中共人大代表,這應該是他頭上最大的紅色光環。他還擔任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這個不大不小的頭銜,或許更有些份量。

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或深圳市前海綜合保稅區管理局,簡稱前海管理局,成立於2010年2月,是深圳市政府直屬派出機構。2015年,前海管理局加掛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管理委員會牌子;2018年,中共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工作委員會成立,簡稱前海合作區黨工委,是中共深圳市委的派出機構,與前海管理局一體化運作。前海管理局內設15個機構,下轄3家全資控股公司。

洪為民能在中共深圳市黨政機構任職,不少香港建制派官員大概認為此人頗有大陸的門路,因此才不顧防疫限制,冒險參加洪為民的生日宴,甚至還有人不戴口罩。洪為民本人應該也試圖積累和擴大人脈,為自己的頭銜增加砝碼。眼看香港迅速變紅,這些建制派人士爭先恐後地主動要得更紅,以期獲得中共的更多賞識,為中共所謂「大灣區」規劃繼續賣命,謀得個人的更多好處。

不過眾人爭食,也很快演變成建制派內部的一場亂戰。

香港紅色勢力的內鬥

「洪門宴」事件曝光後,港府官員多人被送往竹篙灣檢疫中心隔離,引起輿論關注,特首林鄭月娥不得不出面譴責相關的官員違法防疫規定,卻引發反彈,以致相互攻擊、眾說紛紜。

前民政事務局常任祕書長楊立門投書《南華早報》,稱政府1月5日才公布收緊社交距離措施,洪為民1月3日舉行宴會,似乎並不違反規定。林鄭月娥則回應,出現Omicron本地感染病例後,12月31日食衛局長陳肇始已呼籲市民儘量不要出席人多聚會,及不要脫口罩拍照。

涉事餐廳的容量是否得當,以及是否遵守「安心出行」二維碼的要求,也成為辯論的話題。香港衛生防護中心還曾解釋,餐廳門口和場內都沒有閉路電視,無法追蹤參加的人士;結果有媒體再次爆料,該處最少有14個閉路電視鏡頭覆蓋,包括餐廳內至少6個,過往通道至少8個。隨後的解釋又變為閉路電視沒有運作,引發新的質疑。

誰希望事件更多曝光、誰又試圖掩蓋,建制派的內鬥浮出了水面。

參加「洪門宴」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反送中」運動時曾惡名昭彰,涉嫌勾結黑社會在元朗站襲擊、毆打抗議者。何君堯辯解,參加「洪門宴」的「都是受害者」,「社會不應用有色眼鏡看待」;他被迫進入竹篙灣檢疫中心後,竟稱「現在問責是問什麼責啊?特首要辭職啦!」他還認為林鄭對不起為她止暴制亂的人。

香港僅有的數家獨立感言媒體被消失後,港媒仍然曝光「洪門宴」事件,不顧涉事官員的敏感,實際是建制派內部互掐的表現。這不僅僅是建制派人人都想在中共面前爭風吃醋這般簡單,背後恐怕更是中共派系鬥爭的延續。

建制派官員或立法會議員中,有多少人早就是中共地下黨員,目前無法核實,但他們到底都聽命於誰,則是問題的關鍵。

中共派系鬥爭下的香港亂局

中共徹底撕毀了「一國兩制」後,民主派人士被中共一再迫害,親共的建制派或許自認已經完全掌握了政治權力,不再有外部威脅,內部爭權奪利自然會登場。何況,習陣營正在全力剿滅江、曾在香港的勢力,特別是資金鍊和人脈,防止香港繼續成為反習的大本營。

習江鬥、習曾鬥從未停止過,孫力軍是不是最後一個公安部內的「毒瘤」,誰也不敢確定;香港有多少紅色人物還不受習陣營控制,同樣是未知數。栗戰書不露面10天,都被放風成曾慶紅安插在習近平身邊的人,中共圍繞二十大的內鬥只會更激烈。

即便在中共內部,有的官員都難以辨別到底是哪一派的,所以才一再批判「陽奉陰違」、「團團夥夥」,何況香港如此複雜的人脈關係呢?香港的建制派人士,表面上自然都會表態支持現任中共高層,但私下裡卻未必。包括「洪門宴」的主角洪為民,只是為了自己擴充人脈、增加砝碼,還是另有所圖,誰也無法定論。

十九屆六中全會上的第三份《歷史決議》,算為習近平連任鋪路,但沒能否定江曾勢力,香港龐大的江曾勢力,是否會抱有幻想,認為仍然可能在中共派系的妥協中找到空間,甚至還能互相鬥一鬥呢?就算那些準備押寶、投靠習陣營的人,誰能最終問鼎特首的位置,也勢必會爭一爭。

「洪門宴」事件的發酵,或許就是此類爭鬥的表現,也可能直接就是中共派系鬥爭在香港的延續。隨著二十大爭鬥的白熱化,被禍亂後的香港不大可能安靜,不同派系控制的組織、人士、媒體可能會利用各種機會放風、放料、挑起事端。只要中共政權還在,香港只會被中共搞得更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