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中共的「歷史自信」心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8日訊】習近平近期多次提及「歷史自信」,有大外宣網站發文稱,中共或在「四個自信」之後,增加一個「歷史自信」,變為「五個自信」。專家認為這是中共試圖續命的謊言,本質上是其意識形態心魔的一種。

據中共官方公開信息,習近平近來多次提及「歷史自信」的說法,包括去年11月在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去年12月27至28日在中共政治局召開的黨史專題民主生活會,以及本月11日在省部級幹部六中全會專題研討班上。

大外宣多維14日發文稱,若無意外,中共之前的「四個自信」,很可能吸納「歷史自信」,擴展為「五個自信」。

2016年,習近平在中共建黨95周年時開始拋出所謂「四個自信」,也就是在中共十八大上提出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基礎上,增加「文化自信」。

2017年中共十九大更將「四個自信」寫入黨章。

為何加一個「歷史自信」?

中國歷史學者、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17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前四個自信基礎上再拋出「歷史自信」,實際上是因為政權不穩,內心沒有自信,於是給自己打一劑強心針,再去迷惑死心塌地跟它一塊往死路走的人。

李元華說,中共這個歷史自信絕不是對中華幾千年文明史的傳承,實際上針對中共百年的所謂「歷史自信」,是說中共統治要自信。這是因為沒有人真正地去信共產主義了,只是混在黨裡面撈好處,他認為習的話是沒有自信的表現。

李元華還說,中共一百年歷史,從建黨開始,就是拿著外國人的錢分裂祖國的共黨遠東支部,然後中共在東北喊出保衛蘇聯,在瑞金的時候複製蘇俄建立蘇維埃政權,抗戰的時候竊取國軍成果,全是在做坑害民族、坑害百姓的事情。

李元華說,中共百年的歷史就是欺騙,中共領導人本身從小接受的教育也是中共那種謊言教育,所以他所傳承的也是這些。

「說中共『歷史自信』,那你講來一個文革重演嗎?你再去陝西去扛鋤頭嗎?然後你去被關牛棚?所以這是一個很混亂的概念。」李元華說。

政治學者、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現在講「歷史自信」,但近年還講不要歷史虛無主義,「就是凡是不承認其史學觀的,都叫歷史虛無主義」。

在2021年11月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上,通過了中共所謂第三份歷史決議,將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併入一個時期,習近平則成為「新時代」的第一代領導人。第三份歷史決議肯定了鄧小平的路線,肯定了鄧小平時期的中共的第二份歷史決議。鄧小平搞第二份歷史決議,主要是說歷史上毛澤東犯了錯誤。

王軍濤說,修史主要是總結前朝的教訓,本朝如何避免前朝的錯誤。「習近平為什麼要強調歷史,其實最主要還是叫大家對他有信心,也不是要對共產黨歷史上有什麼真正的自信。你看在十九屆六中全會又重申了鄧小平對一些歷史問題的看法,還是說毛澤東犯了一些錯誤,而這些錯誤恰恰就是中共對自己的歷史並不自信的表現。所以習近平這個『歷史自信』跟共產黨本身也是矛盾的。」

在兩個維護(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基礎上,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決議,進一步拋出所謂「兩個確立」,就是確立習近平核心領導地位,確立習近平思想的指導地位。

王軍濤說,「原來四個意識叫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後來又有兩個維護,現在又提出兩個確立,所謂『歷史自信』最主要是要大家建立對習近平的自信。」

多維文章稱,中共過去幾年反覆強調「四個自信」,實際是為了「建構」其執政合法性、正當性,習近平近來所提的「歷史自信」,正好符合這一需要。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現在提歷史自信,根源是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隨著改革開放和進入網際網路信息時代,中共歷史上的種種謊言與罪惡被大量傳播,民眾開始覺醒。當年蘇聯也是因為大量歷史檔案被解密,引起了社會人群的反思與覺醒,最終促成蘇聯解體。中共從江澤民時代就開始反對所謂「歷史虛無主義」,到習近平時期,中共面臨的國際環境的空前惡化與經濟大滑坡,不僅重創了鄧小平改開以來其獲得的合法性基礎,其困境更是被提升到了吸取蘇聯教訓防止亡黨的高度。

唐靖遠認為習近平現在強調「歷史自信」,其實質是通過對黨史的重新編造來達到美化中共歷史、重塑中共偉光正形象,搞的是藉此鞏固執政合法性的一個系統工程。

東升西降」真相如何?

多維前述文章稱,習近平密集強調「歷史自信」,是因為中華文明是地球上古老的文明,而今天西方文明面臨一系列挑戰。

類似地,近年中共也開始宣傳一個習近平的所謂的「東升西降」的說法。

王軍濤對大紀元說,西方在不斷地解決困難,實現歷史的進步。西方能正視自己的問題,允許人們公開地討論,表達自己的不滿,去討論這些問題,就是相互衝突的話,不滿的人能夠用法律等方式來解決自己的問題。但中共在強力維穩之下,表面看似穩定,問題卻都集中在習近平那裡了,「實際上把所有的問題都壓在那,將來可能是一個崩潰性的倒退」。

對於所謂的東升西降,李元華說,西方國家本來想讓中共通過經濟變革實現政治民主化,對它的人權有點不顧及;這些年中共經濟有所提升,又被其說成是中共統治的結果。其實它是靠外國的大量投入,以及它對先進技術的竊取,還有中國人民的勤勞,造就一時的經濟繁榮。在這兩年疫情發生之後,世界各國對於中共的本質的認識加深,對中共圍剿已經形成態勢了。許多大公司從中國撤資撤厰,中共疫情清零政策更造成對經濟的傷害,甚至地方政府都發不出錢來了。中國有大量的貧困人口,所謂脫貧也沒有達到世界的基本脫貧線。

李元華說,中共想得到好處的時候,就說自己是第三世界,是發展中國家;想炫耀的時候,或者想撒幣的時候,就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覺得超過美國指日可待;這些做法完全只是為維護專制統治。

學者:中共反歷史、反傳統、反文化

多維前述文章又說習提出「歷史自信」正是因為對於中國文明歷史的認可,其「歷史自信」還來自於對中共百年歷史成績的高度認可。

文章聲稱,習近平的「歷史自信」有歷史支撐,又搬出了數千年中國歷史來看和中華文明,稱習近平是「一個對於中國歷史傳統有著強烈認同的中共領導人」。

李元華說,中共想用中國五千年歷史的時候,就拿出來給它自己貼金。比如說在海外搞孔子學院,它為什麼不叫馬列學院,也不叫毛澤東學院?它知道中華五千年文明在世界上是有聲譽的,這個時候它是想用中國的文明歷史往自己臉上貼金,倒不是真想繼承這些東西。

「其實按外界所希望的,如果(當權者)真正拋棄西來的馬列,然後充實中華的這種文明,確實是中華民族的復興指日可待。關鍵是現在他並不是想這樣。」李元華說,中共在國內也沒有去大量地傳承傳統文化,只不過拿到海外去以所謂歷史文化的幌子去欺騙海外的學生。

李元華說,中共在海外搞孔子學院的真正意圖,就是想把黨文化擴張到世界。接受它的教育、認同其價值觀的人如果成為外國政要,中共就可以去利用,這可以叫做文化侵略。

李元華說,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都是重道德的,聽從聖賢去做一個好人。中共來了以後,把聖人聖賢教導踩到腳下,扣上所謂封建的反動的帽子。它就是怕你真正去繼承這些好的道德,好的傳統。

至於所謂改革開放之後,中共表面引進西方的經濟制度,但它不是真正遵循普世價值、商業上的道德,只講利益,偷技術,不管用什麼方法,連蒙帶騙,這個路線正好是反傳統、反歷史、反文明、反世界的。「所以不管它怎麼去修正一些詞語,去講什麼自信,講什麼文化、歷史、制度、道路,都是站在歷史文明的對立面。」

李元華說,中共現在在各大宗教寺廟都要掛中共領袖的肖像,就是很明顯的不自信,因為是強迫人家。「當然現在的寺廟它也不是真正修煉的一個場所,有些人也把它作為一個掙錢的營生了。所以他們做出什麼奇奇怪怪的事,一點都不奇怪。」

巨大的危機正在向中共走來

中共巨大的危機正從中南海釋放出來,今年首日黨刊刊發的習近平講話,嚴詞警告全黨,中共會遇上「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習近平的親信、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近日也在中共政法工作會議上稱,中共面臨「七個方面」的複雜形勢,包括:國際社會對中共的遏制、世紀疫情的衝擊、全球通脹環境、政治安全風險、經濟金融風險、社會治安和公共安全風險,以及所謂新型安全風險。

2021年中共剛挨過百年,當局在教育界加大意識形態灌輸,在各個行業加大整肅,在官場則嚴懲搞團團伙伙,在中共二十大前,今年一開始就接連打虎,宣示肅殺氣氛。

李元華說,現在中共政權沒有崩塌之前,有些既得利益者還想在裡邊繼續地去撈錢,官員想貪腐、商人想撈錢。但為什麼中國這麼多官員,他的二奶三奶,包括孩子、親屬都要移居海外,都要拿著別的國家的綠卡或者護照?就是對中共的統治沒有信心,知道隨時會崩塌的。所以中共根本不會自信。

拋出第五個自信 中共心魔浮現?

去年中共搞百年大慶之前,3月,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院長吳德剛告訴媒體,百年中共創造了「井岡山精神」等91種精神,曾經擔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的旅美學者高文謙譏諷說:這精神、那精神,最後是一場精神病。

對於中共在「四個自信」基礎上,再加第五個自信,唐靖遠認為這是中共心魔的一種。

唐靖遠認為,中共自從在世間產生,其最大的心魔就是因為其邪惡的理論與反人類反社會的統治手段而遭到幾乎所有不同意識形態、政治制度及民族文化的國家的排斥與孤立。儘管在鄧小平路線中一度成功欺騙了國際社會,孤立的處境有所改善,但一旦中共認為條件成熟,很快就會圖窮匕見露出自己的本質。

他說,中共不斷創造出各種各樣的新名詞,各種理論各種思想,其實都是一個個的謊言。其根本原因是過去的謊言破產了沒人信了,中共就不得不再弄出一個新說法來自圓其說,其實它們終極目的都只有一個,極力證明自己的合法性並儘量欺騙國際社會相信中共是無害的。

習近平近年公開講話顯示全面左轉,其講稿一直被認為是以王滬寧為首的一幫御用文人在操刀。

李元華說,這些人就是完全迎合主子編造一些好聽的詞讓他去說。因為中共的黨文化有一個語言體系,它不斷發明一些新詞,卻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東西,所謂的理論三個、四個、五個六個地往上加,中共就是想賴著不走。而且不同時期編出不同的話語,比如說什麼先富起來,什麼共同富裕,現在又悄悄不怎麼提共同富裕了。因為那麼多貧困人口,包括畢業即失業的大量社會問題全解決不了。

唐靖遠說,從習近平十八大上位到現在,他所有重要的政治理論性的東西都是王滬寧一手操辦的。中共是一個極其重視意識形態的組織,而王滬寧在十九大之後直接分管負責整個意識形態和黨宣部門,所以這幾個自信的出台,基本上都少不了王滬寧的影響。尤其王滬寧當初在蘇聯解體後,曾經作為黨內最主要的專家,對蘇聯解體的教訓進行過系統總結,這與當前習近平如此強調「歷史自信」有著直接的關係。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