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海外「獵狐」 三大凶狠手段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8日訊】中共於2014年展開海外「獵狐」行動,追捕被控貪腐的官員。關注亞洲人權的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最新調查報告披露,中共利用三大凶狠手段逼迫外逃人士回國。

據中央社報導,「保護衛士」這份報告名為《非自願返國自首:中國迫使海外『逃犯』回國的祕密行動》,當中列舉中共當局海外抓人的三種手段,包括以在國內的家人為籌碼、海外特工勸說威脅及綁架。

一、以中國家人為籌碼

「保護衛士」指出,施壓海外逃亡者的中國國內親友,讓他們當遊說中間人、人質,甚至是代罪羔羊。一名曾參與獵狐行動的上海公安曾形容,逃亡者猶如飛往海外的風箏,中共手操風箏線,總是能透過家人循線找人。

根據中共中紀委數據,2014至2020年6月間返回中國的60名百大通緝犯中,有44人是被勸返或自行回國,比例將近七成五。

當局可能行使監控、訊問、開除、凍結資產、不讓孩子就學或接受雙親照料、威脅人身安全或自由等手段,騷擾親友配合用電話、視訊、簡訊或錄影等方式,說服逃亡者返國。

2019年中共中央電視台的《紅色通緝》節目就曾提到,家人會翻拍手寫信,並藉社群媒體發給海外親友,說服他們返國。某些案例中,當局還會派親友連同律師、官員親赴海外。例如:被控挪用公款的原武漢發改委主任徐進,2017年他的老父親就曾被迫飛往美國說服兒子歸國。

若對親友動之以情收不到效果,當局可能捏造證據加以拘留,把他們關進拘留所或黑牢做人質,或禁止他們出境。

海外旅客也不能倖免。2018年中國交通銀行廣州分行前行長劉昌明的美國籍妻兒赴中國探親後被禁止出境,就是為了誘使劉昌明回國。

假設用盡手段都無法讓逃亡者返國,中共當局可能會株連親友。

中國男子王靖渝因質疑2020年的中印邊境衝突共軍傷亡人數,被中共當局通緝,目前人在荷蘭申請庇護中;重慶公安局以其母親病危等理由逼他回國未果,如今他的父母不僅失去在國營企業的工作,父親更遭刑事拘留。

二:海外特工

中共派遣公安、特工或非政府成員前往海外,藉由承諾或威脅迫使目標回到中國。

採用面對面、在目標家中留字條的方法,或是間接騷擾他們住在海外的朋友、家人或同事。不管是獲得當地國家允許或暗中進行,這種手段有可能合法,也可能非法。

根據「保護衛士」圖表,海外代理人行動的受害者遍布英國、法國、泰國、斐濟、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澳洲、加拿大及美國等國家。

例如,曾是湖北省武漢市不動產開發商的李剛,2009年與家人移民美國。武漢公安開始指控他挪用公款,後來又指控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2017年,李剛的一名兄弟曾打電話給他,告訴他中共公安以挪用公款罪名通緝他,並且呼籲他回中國。之後,中共公安持續騷擾並威脅他的兩名兄弟、母親及前妻娘家,試圖迫使李剛屈服。

2018年3月,他們逮捕了李剛的弟弟。在公安不斷施壓恐嚇下,李剛的母親數月後中風過世。中共公安還告訴李剛的另一名兄弟,如果李剛拒絕屈服,他們將轉而指控他的弟弟,這名弟弟將被關進監獄。

李剛表示:「他們也派在美國的人馬來騷擾我。2018年11月某天,我不在家,一名白人男子現身我的紐約房東住處,給他看我的照片,問說我是不是他的房客。」

那個人聲稱正在處理李剛的汽車保險理賠事宜,但李剛從未在美國出過車禍。還有一名男子前往李剛的公司,同樣帶著他的照片,詢問李剛是否在那裡工作。

三:綁架

中共當局會在海外綁架通緝目標,並將他們祕密送回國內。「保護衛士」的報告指出,其中包括祕密綁架(直接綁架)以及間接綁架,意思是通緝目標在東道國執法部門的非法或祕密合作行動中被捕,之後移交給中共當局。

資料顯示,泰國發生的中國公民遭綁架的案例最多。由於中國是泰國最大貿易夥伴,也是主要遊客來源國,北京擁有相當大的影響力,有時甚至可在不動用非自願返國自首手段的狀況下,讓曼谷同意將境內的中國公民驅逐出境(泰國未正式承認難民身分)。

根據「保護衛士」資料庫,中國曾企圖在海外綁架22人,其中18人綁架成功,包括泰國(7人,3人失敗)、緬甸(4人)、香港(2人)、越南(3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5人,1人失敗)和唯一的民主國家澳洲(1人)。

報告指出,綁架的實際受害人數很可能遠高於此。2018年,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美國情報官員表示,他們相信,單是在澳洲,中國涉嫌綁架的人數就有兩位數,且在多起案件中,受害者遭到毆打或下藥,之後被拖上返回中國的船隻。

直接綁架

2015年,一名身穿條紋襯衫的男子被拍到在前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居住的泰國社區內閒逛,並在桂民海失蹤當天上了他的車。3個月後桂民海再度現身時人在中國,並在電視上被迫認罪。

間接綁架

在間接綁架案例中,東道國通常不會透露目標為何遭到遣返,某些情況下甚至會協助捏造指控或否認參與綁架案件。

例如,埃及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警方曾逮捕並驅逐合法居住或拜訪當地的維吾爾人,有時甚至會與中共警方聯合行動

此外,近年還出現一種新趨勢,即中共與東道國合作,但由於東道國與中共之間沒有引渡條約,不方便直接將個人驅逐出境,因此中共改將目標引誘到有簽署引渡條約的第三國。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