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兩中央高官「隨地倒」震動中國官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官員除了在腐敗中倒下,近期一個因為健康問題「隨地倒」的現象引發關注。這個問題不小,似乎還可以升級到政權危機級別,足以讓習近平犯愁。

兩個中共中央成員「隨地倒」震動官場

中共重慶市政協主席王炯1月16日在該市年度大會讀報告時暈倒在主席台,全場譁然。據說是因為心腦血管問題。重慶官方人士17日向外界證實,王炯仍在醫院接受觀察,但身體已無大礙。

王炯這一驚人的「隨地倒」,被認為是重演一年前時任內蒙古政府主席布小林暈倒的一幕。布小林去年8月已轉任人大閑職,應該與健康問題有關,當然也可能和失勢等內情有關。

王炯是第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布小林則是中央委員。

另外,在王炯事件之後,香港《明報》1月19日又報稱,原定接任山東省政協主席的該省省委副書記楊東奇,也因出現健康問題,而由浙江省政協主席葛慧君跨省替代。楊東奇在1月11日下午還到山東省衛生健康委調研指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近期傳有病或任上病死的高官還真不少

筆者疏理一下,近期傳出健康問題,甚至已病死的中共高官還真不少。

比如去年底被免新疆書記的現任政治局委員陳全國,早被傳出身體已出現問題。最近的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上,陳全國坐在分管農村工作的副總理胡春華身邊,或坐實擔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這一閑職,養老兼養病。

去年11月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和布小林一樣缺席的中央委員、前司法部黨組書記袁曙宏,外傳也一直健康欠佳。袁曙宏2021年8月因健康原因卸任司法部黨組書記、副部長,同年9月,轉任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

中共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成員中,中央委員、原應急管理部長王玉普,2018年3月上任中共應急管理部長後,長時間處於不正常工作狀態,鮮有露面,直到2020年12月9日證實已病死。

中共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官慶,2019年9月,因病被免去在中建集團的職務,直到2020年3月6日因腦癌醫治無效在北京去世,時年55歲。

在2019年的四中全會期間傳出跳樓死亡的重慶前市委副書記任學鋒,是中央候補委員。官方也稱任學鋒是「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的,但沒有正式發布訃告和堂堂正正地為死者舉行告別式。在沒有辦法求證的情況下,暫且也歸入病死。

被指是中共隱瞞疫情背鍋者之一的湖北省長王曉東,去年5月被免,6月轉任全國政協閑職。王曉東在2020年9月一度傳出突然中風,重病住院無法視事,之後復出。

中共官員有特權醫療,特別是省部級以上,本來養尊處優,但這麼多人身體出了大問題。一方面可能按民間說法,是做壞事太多的報應,另一方面,與私生活不檢點,以及官場敗壞酗酒文化也或有關係。

中共官場盛行酗酒,並且屢禁不止。官場酒肉朋黨頗多,茅台更是至愛,酒軍、酒官們喝出一堆很爛的身體。近年經常出現「飲酒命案」。比如2017年9月下旬,中共海軍東海艦隊最先進的052D型導彈驅逐艦南京號,其政委黃紅飛就因與商人在浙江豪華酒店豪飲,返回軍營後因醉酒致嘔吐物倒流窒息身亡。

去年12月31日缺席全國政協新春茶話會的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近日已恢復露面。其之前的缺席原因倍受揣測。有傳言說,栗戰書其實是因為喝酒喝多了,住院一段時間。

病態的官員 病態的政權

可能不是少數的一身病態的官員,構成的就是一個病態的政權,這本身是中共的危機所在。

去年11月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會議公報顯示,出席會議的中央委員197人、候補中央委員151人,是五年來中央成員出席最少的一次全會。中央委員會是中共頂層機構,就是所謂的黨中央,核心是習近平。這個黨中央成員的數字消長,從某種意義上說,對應政權氣數。

沒出席者可能非病即死,包括非正常死亡,或者是落馬受查。比如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於2018年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官方迅速聲明其患有抑鬱症,但有消息指鄭曉松曾接受中紀委官員問話。

同時,中共權貴享醫療特權早已倍受批評,中共當局拿著老百姓的錢長年養著這類不能幹事的官員,本身就是罪過,中國的百姓如果真明白過來,不反了嗎?

習近平怒批官員重病不報

這當中還可能涉及隱瞞病情的問題,為升官隱瞞病情在中共官場並不鮮見。

中共官媒《廉政瞭望》曾報導,2014年8月23日落馬的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早在太鋼集團擔任副總經理時便罹患胃癌,他怕病情一旦公開,肯定晉升無望,一直在祕密治療,直到他成功升任總經理,才公開自己的病情。之後他更一邊醫病一邊青雲直上。46歲躋身副省,連任兩屆中央候補委員。

2016年1月22日,57歲的山東副省長、公安廳長徐珠寶「辭去」副省長一職。陸媒報導,2014年,徐珠寶查出患上癌症,為了晉升副部,隱瞞病情。同年11月,他升任副省長。之後他的病情加劇,頻頻要出入醫院。

2016年1月初,官媒報導,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五次中紀委全會上批評,「有的同志有重病不報,對所有人都隱瞞了,最後病危了組織還不知道……」。被未點名地批評的正是徐珠寶。

最大的危機在軍隊——將軍或瞞病帶兵

但令習近平更犯愁的,應是帶兵的將軍瞞病,這就不只是「場面的工作幹不了」的問題了。

2021年10月21日,中共官方證實西部戰區前司令員張旭東上將,因病醫治無效,於10月1日在北京去世,終年58歲。

張旭東2020年12月才晉升上將,當時並首次被證實已擔任西部戰區司令。但到2021年7月5日,原西部戰區陸軍司令徐起零晉升上將並替下張旭東,張則轉任中央軍委戰略規劃委員會上將專職委員這一閑職。有消息指,張旭東在接到西部戰區司令的任命通知兩個月後,就因病請假,回北京休養。

但張旭東的後任徐起零隨後也被傳出患癌,僅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兩個月就回京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這也非實權職務。

中共政權內外危機惡化,握緊「槍桿子」以及叫囂打仗是轉移危機焦點的救命稻草。如果軍隊主將為升職隱瞞重病,開上戰場上可是兵家大忌,可能會帶整支軍隊走向墳場。

不但如此,官員為升官隱瞞病情,連帶掌管升官的上級部門也有瀆職或不忠的嫌疑。

比如軍隊中人事應是由身兼軍委辦主任、軍委主席辦主任、中央軍委改革和編制辦主任、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等核心要職的鍾紹軍作為監軍、把關,黨政高官升職則是由中組部長陳希負責,但兩人均是習的鐵桿親信,這對習可真是個大問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