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才子紀曉嵐逢拆字奇人 一字解運二字解命

【天人合一之道】 作者:允嘉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0日訊】清朝乾隆年間學者,紀昀,字曉嵐,諡號文達,一生以文學見長,官職清高。他一生中的兩大關鍵時刻,都巧逢拆字高人,為他推測,實則精解了未來的命運。

拆「墨」字 示官運

他二十四歲時(1747年),於順天府鄉試中得解元,過三年遭母喪,服孝,到了乾隆十九年他三十一歲時,才重投科場。

紀曉嵐通過禮部的會試,等待參加殿試的期間,作客董文恪公(董邦達,字孚聞)的家中,偶遇一位來自浙江的士子。當他知道這位士子善於拆字時,就寫了「墨」字,請求對方幫他占一占在殿試中可能得到的名次。

此人告訴他:「一甲無望!」紀曉嵐心情緊張了,緊接著聽到對方解釋道:「墨字上截似里字,倒拆里字為二甲。」

此人還從「墨」字上看到他的官職,他說:「四點為庶字之腳,士(土似士)乃吉字之首,必可得庶吉士。」

殿試後,紀曉嵐選庶吉士,授翰林院編修,果然應了拆字的預測。乾隆帝很看重他的學問造詣,一再留任他當庶吉士,贈他四品官頭銜,又擢升為翰林院侍讀學士。紀曉嵐當過功臣館、國史館、方略館總纂,也曾經出任福建學政,這些官職讓他的文學專長得到很好的發揮。

拆「名」字 解人生低谷

他的人生低谷要到何時才能走過? (Pixabay)

乾隆三十三年,紀曉嵐的親家——兩淮鹽運使盧見曾虧蝕公款獲罪,紀曉嵐走漏風聲,給他通風報信,因而獲罪被奪職。

在調查未決案時,紀曉嵐對未來的命運感到忐忑。這時巧逢伴守他的軍官是個精於拆字的人,紀曉嵐就寫了「董」字請他拆解。

軍官拆測推解說:「君必當遠戍,你看這個董字,似萬千里(董的字形像萬中有千)也。」

當下紀曉嵐又寫了「名」字,請軍官拆解。

軍官說:「名字下為口字,上夕字,是外字的偏旁,是口外矣。日在西為夕,可能遠戍西域乎?」

紀曉嵐又問將來能否遇赦?

軍官看著「名」這個字,說道:「此字形類君字,亦類召字,必當獲赦賜還。」

紀曉嵐又接著問,遇赦當在何年?

軍官答道:「口字為四字之外圍,而中缺二筆,大概不足四年就會遇赦。」

案情調查結束後,紀曉嵐因罪被發配遠戍新疆烏魯木齊。

過了三年多,乾隆帝在辛卯(乾隆三十六年)六月將他召還,恢復他編修的官職。在大學士劉統勳的舉薦下,任命他與郎中陸錫熊總責編纂《四庫全書》。

紀曉嵐人生中的低谷關鍵時刻,一切事件發展的歷程與結果,都被軍官拆字的推測言中了。而紀曉嵐的名著《閱微草堂筆記》,也大多來自這一次遠戍邊疆過程中與地方人士交流所得,匯集而成的「如是我聞」。

萬山青到馬蹄前

紀曉嵐的文采學養,在乾隆一朝得到厚愛與發揮。這裡舉個例子,給看官欣賞他的才華。

清朝科舉中所考的詩帖,初期多崇尚蘊藏典故廣博富麗的古詩句,到了紀曉嵐掌閣時,開始變為以寫意格出題,館閣中人稱呼此體為「紀家詩」。馬蹄前的風物景緻和詩句,也都是他獲取靈感的來源。

乾隆丙子,他經過古北口,偶見旅舍牆壁上題了一首詩,詩句剝落過半矣,其中仍然可見「一水漲喧人語外,萬山青到馬蹄前」二句,紀曉嵐驚為奇句,烙印心中。

壬午年的順天鄉試,紀曉嵐充當同考官,該試中朱子穎(孝純)脫穎而出。鄉試後,朱子穎投詩送給他作為初次見面禮,那首旅舍題壁詩聯赫然在其中。人間夙緣一線牽呀!紀曉嵐後來出任福建學政,途中經過浙江,曾在嚴江舟中賦一詩:「山色空濛淡似煙,參差綠到大江邊。斜陽流水推篷望,處處隨人欲上船。」他曾經對朱子穎說起這詩的緣起,實際上是從那首旅舍題壁詩的「萬山青到馬蹄前」一句脫胎而出的。

資料來源:《清稗類鈔》《清史稿》
@*#

─點閱【天人合一之道】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