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開兩會 小米總部等多地因疫情封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0日訊】週三(1月19日)是上海兩會首日,小米集團位於徐匯區的總部和攜程旅行集團總部AB兩棟樓等多地因疫情遭臨時封控。但上海爆發的這一輪奧密克戎(Omicron)病毒,官方僅13日公布5個本地人感染後,連續五天無一例新增病例,遭民間質疑。

小米總部因疫情被封控

小米總部被隔離的員工19日網上公開一組圖片顯示,暫時不能回家的員工有的在打撲克牌消磨時光,有的員工在看電視,也有的在辦公室的角落搭的臨時床鋪上休息。

而大樓底下設有核酸檢測點,但看不到大量人員做核酸篩查,只有三三兩兩的人。

該大樓的另一名員工在微博上介紹,上海徐匯小米總部居家辦公。小米樓空了,未來一週不上班,整個10樓都不讓動。

也有員工回應,「這算高篩,2+12管理,2天隔離+12天健康監測。」

而小米公司管理者發的一則通知也被網上曝光,「接上海市防疫辦的通知,需要排查F座的密接人員。本公司所有人員立即安排手頭工作,做好未來幾天可能在家辦公的準備。4點50分前全部撤離。」

2022年1月19日,小米總部直接被隔離在辦公場所的員工正在休息。(網絡截圖)
2022年1月19日網友網上公開披露小米總臨時被封控。(網絡截圖)

大紀元記者聯繫該公司員工時,對方也證實,目前公司的這名密接者只是疑似病例,按密接人員排查。如果外面有人近期到過該公司的,不一定要去做核酸檢測,但如果不放心可以做,也可以去自己小區報備一下,以便方便流調。

上海攜程總部AB棟大樓被封控

另外上海攜程總部在金鐘路的AB棟大樓也同樣因疫情防控被封控。上海發布回應網友提問,因為接到協查通知,正在對相關區域和人員進行排查。

2022年1月19日公司員工披露上海攜程總部全部人員隔離中。(網絡截圖)
上海攜程總部在金鐘路的AB棟大樓也同樣因疫情傳出被封控。(網絡截圖)

該公司的通告也稱,配合了流調,防疫部門對疫情涉及相關辦公樓宇及區域(A棟、B棟及B棟食堂)進行封閉管控。

其中A棟採取「2+12」的防疫措施,即2天辦公場所集中隔離+12天自主健康觀察。(期間進行4次集中核酸檢測)。

B棟樓採取「1+7」的防疫措施,即19日進行一次集中核酸檢測+7天自主健康觀察(期間進行兩次集中核酸檢測)。

通告還強調,如果你收到公司和社區防疫部門的通知及要求,請積極配合。

2022年1月19日,攜程總部內部通知在網上被爆光。(網絡圖片)

有知情網友網上介紹,「一名攜程的員工男朋友從法國回來,導致自己有疫情症狀,目前核酸檢測異常(大概率陽性)已經被收治。金鐘路999號攜程大樓(底樓是@招商銀行)已經被封。」

該公司的內部通知其中也提到,員工的男友從海外回來,有發熱症狀,目前確診。該攜程員工為密接已經被社區要求原地觀察。綜合各方意見,金鍾路5F會緊急安排明天(20日)開始全員在家辦公,等街道防疫部門進一步指示,同時安排5F消毒。

匯金百貨大樓、玉蘭花苑被封控

上海市民李女士向大紀元介紹,週二(18日)上午上海天山路與婁山關路交界處的匯金百貨大樓也因出現疫情被封,警方在大樓前拉了兩道警戒線。

她還介紹,位於徐家匯的玉蘭花苑週三(19日)被封。

2022年1月18日上午,上海匯金商城被封控,員工被要求至少隔離兩天。(視頻截圖,大紀元合成)
2022年1月9日,上海市民發現位於徐家匯的玉蘭花苑也遭封控。(知情者提供)

上海開兩會此前現縱的奧密克戎「突然消失」?

上海目前正在召開兩會,儘管上海此前11日公布一名奧密克戎的確診病例,稱其為海外輸入的,在結束14天隔離期後,回家居家觀察時,第七天核酸檢測陽性,被確認為無症狀感染者。

上海官方隔天(13日)公布新增5例病例,並稱全部跟病例1是關連病例。其中3例是靜安區愚園路228號某奶茶店服務人員,另兩名也是上述人員的密切接觸者,檢出所感染病毒為奧密克戎變異株。這家奶茶店被列為中風險地區。

但官方從14日、15日、16日、17日、18日,沒有公布任何新增確診病例,這個變異毒株在全球瘋狂肆虐,但在上海卻罕見地突然消聲匿跡。

同時上海官方公布的境外輸入病例,通過航班進來的這五天的確診病例則分別為:43例、24例、35例、17例、15例。

而這些人坐飛機前往中國時,需要到當地中共大使館報備,按苛刻的步驟提供所有資料,包括登機前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民間質疑官方公布疫情數據

對於官方除了13日公布的5例陽性病例外,至今沒有更新上海疫情信息,而上海兩會召開時間是19日至23日,有網友譏諷表示,上海疫情隨兩會的風飄逝。

近日有兩位上海市民接受大紀元採訪,都對中共官方公布的疫情信息表示質疑,指官方把疫情甩鍋給海外來的人,「他說你有你就有,他說你沒有就沒有」,張先生說,「現在疫情是作為政治任務下達,下邊還層層加碼,官方通報的東西,沒有辦法完全相信。」

對此,大陸法學博士張先生也向大紀元表示,「他們自己都知道他們的謊言越來越不容易欺騙人了。但是他們顧不了明天,他們整個體制從最高層到最低層,只能是苟且一日算一日。上層用赤裸裸的謊言,下層是用謊言加暴力。他們已經沒有其它選項了。」

他還表示,多數人出於恐懼,出於為自己家庭、個人眼前生存利益的需要,絕大多數人不會公開發聲,但是大多數人其實是心知肚明的,對中共這種欺騙的把戲是心知肚明的。

對上海、北京、深圳等多地爆發的奧密克戎病毒僅僅個位數或兩位數感染,大陸武漢疫情受害家屬張海19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很多東西、話語權都掌握在政府手上,特別是地方政府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他認為,「中共官員對疫情不負責任的說法,早在武漢新冠爆發時就出現了,現在只要出現疫情都是國外的,已是很正常的現象了。

「武漢當初明顯的是政府犯罪、政府隱瞞病毒,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一個病毒源頭的調查。所以後期在中國國內別的地方爆發這種病毒,肯定不會說真話。

「如果當初武漢市政府不瞞報這個病毒、不隱瞞這個病毒,不錯失良機的話,病毒何至於現在在全球到處傳播,何至於病毒是一再變異,現在這病毒已經至少奪去了500萬人生命。

「武漢這麼大的一個災難,明明是政府犯罪行為,但可以百般地甩鍋、百般地不承認、百般地假話,無法指望他會報導真實的疫情、真實的死亡人數。」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