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許那與數百萬靈魂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穆清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對多數人來說默默無名的女子,被中共的監獄所吞噬。這個女子既是詩人又是畫家。她叫許那

全世界對她的痛苦基本上保持沉默。在中共向她敞開大門的監獄中、那些混凝土的牢房裡面,去年有一百多名良心犯死於酷刑,還有五千多人被捕。(譯者註:明慧網報導2021年至少131名法輪功被迫害離世,5886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這些監獄關押著數百萬維吾爾人、法輪功學員、藏人和中國人權倡導者。中共可能很快就會關押數百萬基督徒良心犯。今天的中國有4,400萬基督徒處於危險之中。

和所有良心犯一樣,許那有自己的準則。她信仰「真、善、忍」。

對大多數宗教來說,這些價值觀都是普世共通的。

然而這些價值觀在中國卻是非法的。「真、善、忍」是許那修煉的法輪功的主要信條,與伊斯蘭教、藏傳佛教的境遇一樣,多年來被當局宣傳為非法並加以詆毀;迫害之慘烈,各國官員和學者正在慢慢承認這是一種群體滅絕。

許那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描述這種迫害,將其比作群體滅絕。

2001年,許那被中共判刑五年,隨後遭受酷刑,並被強制勞教。

「我多麼希望自己被關押的是奧斯維辛集中營,而不是中國的監獄。」她寫道,「因為在納粹的毒氣室,人可以迅速死亡,而在北京女子監獄,它讓你活著生不如死。」

許那描述了一種叫做「劈叉」的酷刑,其中「將雙腿拉開成180度,命令三個犯人坐在受刑人的雙腿及後背上,反覆按壓。警察自豪地說:『這個辦法好,因為疼痛難忍,但又不傷及骨頭。』」

對一個女人來說,這是無法形容的暴行,在撕裂身體的同時,也撕裂了被迫執行酷刑的犯人的道德倫理;如今,許那在監獄裡可能再次經歷這樣的酷刑。

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大紀元)

許那經歷了對她的迫害,那是「自由世界」中許多人沒有經歷過的。

「我的祖國代表的是這片土地上的山川河流及數千年的儒、釋、道傳統文化。」她在這次入獄後寫道,「但一百年前歐洲上空飄蕩的一個『幽靈』來禍亂中華大地,使民眾唯利是圖,言必稱國家之利、家庭之利、個人之利。」

許那所說的「幽靈」,聽起來像是中共強加給中國民眾的國家資本主義,它從西藏、新疆延伸到香港,現在對台灣也構成直接和迫在眉睫的威脅。

這個幽靈不是(中國人)自願接受的,而是用毛澤東的槍口、習近平的核武器強加給整個民族的。

「整個國家『上下交征利』,背棄了『仁義禮智信』五常之德。」「它戰天鬥地,使山河不再。如今連綠水青山都要壓搾出金山、銀山。」許那寫道。

許那是一位能將自己的經歷描述得淋漓盡致的詩人。1949年後在中國遭受類似迫害的數百萬人,卻無法發出聲音。

他們在不為外人所知的沉默中承受著痛苦。

這個世界無視他們的困境。

相反,人們計劃在北京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而對許那的酷刑或許就在街對面發生著。或許她的慘叫聲會匯入球迷的歡呼尖叫聲——人們對(中共)賴以舉辦這場運動會的鮮血和死亡無動於衷。

慘叫可能會變得更大聲——對許那施加的劈叉酷刑變本加厲。我們可能再也見不到她自由思索華夏大地的山河。

對其他囚犯、包括獄警和普通公民來說(後者實際上是中共體制的囚犯,受體制或他們自己墮落思想的逼迫),對她施加酷刑所帶來的折磨或許更為深重。

這個世界若無視許那的慘叫聲,就是同謀。沉默的我們就是那些囚徒和看守,將不公和侵害強加給許那、我們自己,也強加給人類的未來。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系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雜誌《政治風險》(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擔任書籍《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編輯。

原文Xu Na and the Million Soul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