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中共第三次批捕楊茂東(郭飛雄)意味著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漫漫維權路上,可能很少有人記得筆名「郭飛雄」的楊茂東這是第幾次被抓了,但還能記得的是,他這已經是第三次被中共批捕。

他從因參與太石村的選舉維權被以「非法經營罪」遭判刑5年,到參與「南都事件」被以「尋釁滋事罪」遭判刑6年,先後坐完11年的中共監獄後不久,這次只因要求來美照顧罹患癌症的妻子張青,於去年1月28日在浦東機場被中共綁架失蹤。

2021年12月初,妻子張青病危,楊茂東向中共總理李克強發出公開信,呼籲允許他赴美陪妻子走完生命的最後旅程,隨即被中共綁架失蹤。5週後,他的妻子張青病故。就在張青過世3天後,中共為了阻止楊茂東來美奔喪,就給他扣上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頂試圖堵住西方政府嘴巴的「帽子」,並派3名公安向他的家人送達了《通知書》。《逮捕通知書》顯示,楊茂東已經被廣州市檢察院批准逮捕,現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試想一下,假如張青去世這件事發生在中共淪陷區內,中共一定會按照所謂「消除興奮源」的「維穩原則」,想方設法儘快把張青安葬,並派爪牙監視所有的家人及喪事整個過程。誰能參加葬禮,肯定也要經中共批准才行。若家人一定要求中共釋放楊茂東來處理後事,則中共很可能會派武警搶屍體,並強行火化……。這些都是在中共淪陷區屢屢發生的。

由於事情發生在美國,中共無法直接維穩,也明白如果此事久托,他們必定會面臨來自民主國家越來越大的壓力。應對西方國家最好的方法就是:重新披上「法治」外衣作遮羞布 — 「你們不是總說『法治』嗎?現在楊茂東『犯罪了』,我們必須依法行事。去年12月5日抓捕,今年1月12日批捕,程序上沒多大問題。你們總不能要求中國破壞法治吧。」

請全世界看看,中共有多麼流氓!……

其實,中共想通過第三次批捕楊茂東向世人展示:誰敢挑戰中共的專制政權,它就叫誰家破人亡、至死不能相見。

實際上,這是邪惡向正義的宣戰。換句話說就是:「我中共就是邪惡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在全球「錢袋一體化」,良心、真相和公平正義卻都被防火牆和墮落與貪婪阻隔蒙蔽的今天,國內的吶喊者運用輿論制止中共作惡,或者事後懲罰作惡這個形式,曾經僅僅在鄧玉嬌案件上曇花一現。引起中共的警惕後,便春光不在了。國際形勢的逆轉本來十分有利,可是在美國面臨回踩、確認後才能繼續向前的情況下,仍需要時間。

對於不願被奴役的人權捍衛者而言,民主國家可以給他們庇護,使其免受獨裁者的繼續迫害,但是也絕不想讓這些覺醒者把他們的國家作為反共根據地。在這種形勢下,我想對熟悉中國歷史的這些覺醒者們打個比方:現在非常需要覺醒者中出現如蘇秦張儀一般能合縱連橫之人,如管仲樂毅、張良孔明一樣的經天緯地之軍事人才,不失時機促成全球各方突破各種瓶頸的束縛,在此至暗時期扭轉乾坤、力挽狂瀾,讓中共不能繼續妄為,讓世界不再繼續墮落。

張青去世後,美國國務院也發表了聲明,要求中共停止任意拘押,允許楊茂東來美處理張青的後事。事實證明,如今的人權對話、外交交流,即使在個案上也很難奏效,更不必說整體上改變生活在專制之下人民的人權狀況了。因此,到了不得不認真思考如何抓住根本問題,果斷解決主要矛盾之時。主要矛盾解決了,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現在必須凝聚國際共識,匯聚各方正義的力量,徹底剷除共產專制,這才是一勞永逸、解決問題的終極之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