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調 意外扯出山東警方推諉卸責不作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1日訊】北京市近日爆發新一輪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官方加大了疫調力度。日前官方公布的一位無症狀感染者的活動軌跡引發公眾關注,意外牽扯出這位民工辛苦打工尋找失蹤兒子的辛酸往事。當事人向媒體講述事情的原委,曝光了山東警方推諉卸責不作為錯失尋人時機的惡行。

北京市防疫機構1月19日公布了多名中共病毒感染者的行動軌跡,以便曾經在相同時段去過風險地區的民眾主動接受病毒檢測。其中一位居住在朝陽區石各莊村的COVID-19無症狀感染者的行動軌跡,意外引發公眾的關注。

疫情調查顯示,這位民工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從1月1日至18日,他先後輾轉在北京市多個區域的20多個不同的地點打零工,而且有多日是在淩晨時段工作,網友感嘆這位民工是「流調(疫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隨後,有中國國內的媒體採訪了這位民工,報導了他背井離鄉在全國各地的辛苦打工尋找失蹤兒子的辛酸經歷。

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這位岳姓男子(下稱 老岳)現年43歲,原是山東威海捕魚船上的船員。2020年8月的一天,在食品廠工作的大兒子打電話告訴家人,自己身體不舒服要回家。但此後,這個孩子並沒有回家,反而與家人失去了聯繫。家人多方尋找,只得知兒子最後出現的地點是在汽車站。當時老岳的兒子年僅19歲。

老岳一家在當地派出所報了警,希望警方通過定位他兒子的手機,或者調查監控錄像,幫助他們尋找失蹤的兒子。但警方人員卻以他兒子已經是成年人為由,拒絕採取定位措施。在警方拖延兩三天後,老岳兒子的手機關機了,家人懷疑,那是手機上儲存的電耗光了的緣故。

對於老岳要求調看監控錄像,警方也藉口稱「只管車、不管人」,也不同意調看。直到老岳的兒子失蹤3個月後,警方才給予立案。

老岳說:「我認為,在我兒子剛走丟的那幾天裡,要是給定位的話,就找到了。當時,我老婆在派出所門口哭了兩天,他們置之不理,所長說話還很難聽。」

為了找兒子,老岳自己先後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省市的多個地區,想方設法去尋找兒子的蹤跡。「到了地方,我就在銀行的ATM機房睡,天氣熱,蚊子又多。沒有錢,我就在當地打工,賺夠錢了,就去其它城市」。

因為兒子失蹤前曾經在北京做過幫廚,他就來北京尋子。他說,自己家中還有生活無法自理的父母,加上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一家六口都靠他賺錢餬口。

在北京尋子期間,由於北京市區白天限制工程車輛通行,老岳經常在淩晨出發,做搬運水泥砂石的體力工作,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

老岳還對媒體提到一件事:去年10月,他突然接到官方通知,讓他去榮成市立第二醫院認屍,但那具屍體剛被發現的時候,他就問過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員說不是他的兒子。但是到後來,「我一上訪,他們為了結案,就說(那具屍體)是我的兒子」。

為了找回自己的兒子,老岳也曾經去威海市公安局反映此事,不料威海市公安局把這個案子又推回榮成市公安局。不甘心就此放棄的老岳又到山東省公安廳去反映情況,但也得不到回應。不得已,他來到了北京。他說,自己1月17日出門,就是去郵局寄了上訪信。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程非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