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高官:兩國同盟協調應對中共在台海挑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1日訊】在美國總統拜登預訂星期五(1月21日)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視頻峰會前,兩國高官說,雙方正在深化討論,以便為中共在包括台海在內的地區帶來的急迫挑戰做好準備。

一個智庫報告也呼籲美日加強同盟間關於應對台海衝突的協調和準備,因為它可能涉及美國使用駐日美軍和日本必須提供的支援及補給問題。

日本駐美大使富田浩司(Koji Tomita)1月18日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視頻討論中說,日美兩國正在就如何為台海緊急狀況做好準備的問題進行緊密協調,以便加強對中共日以咄咄逼人軍事活動的威懾。

中共行為違背自由開放印太秩序

富田浩司說,日本一直都在倡議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也希望中共成為這個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一部分,但在包括南中海及東中國海的咄咄逼人行為,以及在經濟和人權上的許多措施顯示,中共的做法與這個願景背道而馳。

他說,台海和平穩定對日本非常重要,日本也在多項聲明中公開表達此一立場,但是「我們可以在公開發信息時非常強硬,但發出強硬信息是一回事,是否已準備好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我認為重要的是審視我們是否為這個可能破壞台海和平穩定的挑戰做好準備。所以這已經成為日本和美國對話的重要主題。我們正在試圖深化這個對話」。

從美國在台協會駐台北辦事處副處長一職調任東京的美國駐日大使館臨時代辦谷立言(Raymond Greene)也表示,美日對中共為印太地區帶來的挑戰有相當一致的評估,雙方正在就如何應對這個挑戰進行緊密協調。

對中共削弱國際秩序失望

谷立言說,全世界沒有哪兩個國家像美日一樣,在幫助中共增長經濟及融入國際體系方面付出那麼多努力,因此對中共如今卻以運用自己的經濟和軍事地位來削弱過去四十多年的國際秩序,包括在經濟層面上對知識產權的剽竊、以非市場行為來支配關鍵產業,以及違反世界貿易組織承諾等種種作為,美日都感到「非常失望」。

此外,中共在安全方面,包括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以及在尖閣諸島(中方稱釣魚島)附近海域的挑釁行為,不僅是美日兩國的深切關切,也讓周邊鄰國感到非常擔憂。

對於如何回應中共在台海為美日帶來的測試,谷立言說,美日兩國對中共採取包括軍事脅迫在內的手段試圖改變四十多年來的台海現狀非常關切,去年時任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華盛頓與拜登總統會晤時,兩位元首就在共同聲明中表達對台海和平穩定的關切,同樣的文字也出現在G7和其它國家的聲明中。

「重要的是,與我們有共同價值和利益的國家能重申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因為我認為它發出一個非常重要信號,那就是這不僅僅是一個地方性的議題,而是一個影響到更廣大的地區和全球性安全結構的議題。」谷立言說。

日本民眾關注台海

對於一些人認為,日本政府在台海議題上的表態是受到拜登政府的壓力,日本法政大學國際政治與中共研究教授福田圓(Madoka Fukuda)在會中對此表示,日本與台灣的政治關係一向是一個敏感議題,過去一直都被日本官方視為公開談論的「禁忌」,但自從去年菅義偉與拜登的公開聲明提及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後,《日本經濟新聞》在峰會後所做的民調顯示,有80%以上的日本民眾支持這個立場。

她說,儘管日本一般民眾對台灣社會原本就有好感,尤其在2011年日本大地震時台灣的捐助讓許多日本人有更多感念,不過她本人對《日經新聞》的民調結果還是感到「相當意外」,她認為美日峰會共同聲明是「觸發」日本社會開始關注台海議題,並對此有許多討論的「一大機會」。

美日須緊密協調應對台海衝突

與此同時,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一個報告說,在關於美國是否介入台海衝突以及如何應對的辯論中,經常被忽略的重要問題是美國可能使用駐日美軍的程度以及日本將提供的支援和補給,面對台海風險與日俱增,美日應將此列為同盟重要優先議題並加強彼此間的緊密協調。

報告作者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研究員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說,「美國與日本如何威懾對台灣的襲擊,以及雙方在一旦這個威懾失敗時如何有效共同做出回應,有可能決定亞洲以及它們各自的未來。」

中共占領台灣將挑戰日本安全

他說,日本社會已經越來越體認到,中共占領台灣將從根本上挑戰日本的安全,如果中共將共軍駐防在台灣,它的軍隊與日本最西端的與那國島(Yonaguni)距離只有110公里,日本將很難防禦與那國島、尖閣/釣魚島及沖繩島。「由於中(共)國視尖閣/釣魚島為台灣省的一部分,中(共)國有可能企圖在台海衝突中奪取這些島嶼。」

薩克斯表示,如果中共在美國介入的情況下達到它的目標,日本就可能認為日美同盟已被嚴重弱化,迫使它重新審視外交政策及防衛姿態。

除了安全層面,薩克斯說,在經濟方面,中共併吞台灣對日本的經濟安全也有重大影響,台灣是日本第四大出口市場,如果中共控制台灣,就可能限制日本對那個市場的准入;也可能對超過4成的必須通過南中國海的日本海上貿易造成影響,而且因台灣位於航向日本港口的通道附近,中共也將有能力在戰爭時期威脅到依賴進口的日本經濟。

日本前首相安倍去年曾在一個公開講話中說,「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是日美同盟有事。在北京的人,尤其是習近平主席,絕對不應對此有誤解。」薩克斯認為,這是日本官方人物中,迄今在台海安全議題上最強硬的表態。

日本如何支援美國仍不明確

不過即便有強硬的聲明,但日本在台海衝突中能夠提供美國何種程度的支援,薩克斯說,那還是個問號。對美國來說,重要的是至少會用到駐日美軍,但那需要事前與東京的協商,而這個機制卻從來沒有啟用過,這可能延遲美國的軍事反應而帶來行動上的重大後果。

此外,日本憲法對於日本能提供美國何種協助也有限制,只有在對日本造成「生存威脅局面」的條件下日本才能提供美國最廣泛的協助,例如彈道導彈防禦、反潛作戰以及與美國並肩作戰。雖然乍看之下中共侵犯台灣並不符合這個門檻,但薩克斯說,基於台灣臨近日本領土的事實,「中(共)國取得對台灣的控制應該可以被視為對日本的生存帶來危險」。

他說,美國必須與日本建立一個關於日本可能在台灣遭受未挑釁攻擊時如何反應,以及東京準備如何支援華盛頓的理解,尤其是日本將為這種支援承擔代價的情況下,雙方就此議題舉行「真誠和定期」的協商就變得更加重要,這種協商必須著重在美國需要何種支援來擊潰中共的侵犯以及如何處理日本的關切。

「這些重要的討論現在就必須展開,因為只有有限時間來回應中(共)國的攻擊,任何延遲都會嚴重阻礙行動或甚至使防衛台灣變得不可行。」他說。

美日須協調合作細節

在理解日本可能提供的支援後,薩克斯認為,美日同盟要快速有效回應中共對台灣的襲擊,應該採取以下的做法,包括整合雙方情報收集和偵察能力;採取必要步驟以便在日本決定不直接支持美國行動時,仍然能有順利的事前諮商,讓美國能使用駐日美軍及日本設施;雙方應協調在日本決定支持美國的行動時,如何執行指揮管制系統,處理後勤補給、彈藥和日本需要的重要物資問題。

最後,薩克斯建議,美國應該強化日本為防衛台灣而直接介入的能力,包括鼓勵日本善用西端島嶼建立聯合作戰總部、研擬計劃協助日本抵禦中共的政治和經濟壓力,以及協助日本與台灣進行兩軍之間的溝通。

日本共同社上個月曾報導,日美已擬定一個聯合作戰方案,為台灣出現「緊急狀況」做好應對準備。這個作戰方案計劃在日本西南方的鹿兒島縣到沖繩縣的西南諸島建立臨時攻擊基地,方案可能在美日外長、防長的「2+2」會談時得到批准。

中共外交部說,對這個報導表示密切關注,但強調台灣是中共領土一部分,中方絕不允許任何國家、任何藉口和任何方式插手台灣問題和干涉中共內政。

不過在這個月初的美日外長、防長「2+2」會談中,並沒有關於此一作戰方案的公開宣布。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確認了兩國同盟的重要性,並表示雙方正在採取「大膽步驟」強化備戰及威懾力量。

在會後發布的共同聲明中,美日兩國除了再次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以外還進一步表明,雙方「決心致力於共同威懾、甚至在必要時回應破壞地區穩定的活動」。

目前美國有大約5萬5,000名駐軍在日本,是美國在全世界最大的前進部署部隊。

(轉自美國之音/責任編輯:陳北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