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份流調報告為何看哭了無數打工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如果不是因為感染了新冠病毒,在北京打工的河南人岳某這輩子恐怕都將默默無聞,可現在他的人生卻讓成千上萬的網民紛紛破防,還成了媒體爭相報導的熱門新聞,這是他之前無論如何也不會料到的。

1月19日,北京市通報朝陽區新增了一例無症狀感染者,該人住朝陽區平房鄉石各莊村,他就是在北京打工的岳某。

流調顯示,岳某的生活軌跡有三大特點:一是無固定工作地點。14天中,岳某一共工作於23個不同的地點,涉及北京東城、西城、海淀、順義等多區。1月10日,他從凌晨開始通宵工作,期間換了5處工作地點。二是工作時間無間斷。從1月1日開始,岳某連續工作14天,沒有一天休息,總共工作了85小時25分鐘。三是長期在深夜工作。14天裡,岳某在深夜和凌晨工作的時間總共有54.5小時,占了總工作時長的63.8%。其中1月10日,更是從凌晨12點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的9點以後。他的人生裡只有月亮沒有太陽。

有人說,這是「看了會讓打工人一起流淚的流調」;也有人說,岳某是「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岳某本在山東威海捕魚船做船員,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兒子走失,因兒子曾在北京做過幫廚,他就來到北京尋找。在此之前,為了找兒子,他已經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尋找兒子的同時,他都會打零工維持生活。

在北京的這些天,岳某主要是通過一些接零工的微信群聯繫裝修包工老闆,接到的工作都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把建築垃圾搬運到指定垃圾站,一次能賺200元到300元。一般一袋水泥或者沙子,不上樓是1塊,要是上樓就加錢,比如3樓,一袋就是3塊,4樓,一袋4塊。一袋沙子60斤,一袋水泥100斤。由於北京市區白天限制工程車輛通行,他就在凌晨出發,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一般幹完活老闆會給他10塊錢管早飯,他能買仨包子和一碗稀飯,中午他就在家下麵條吃。白天上午睡覺,睡四五個小時,中午再出去找活,這樣就能多掙點。為節省開支,岳某住在石各莊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裡,每月租金700元。

岳某之所以活的如此艱辛悲催,就因為一個字:窮。

他告訴記者:「我要養我小兒子,他12歲,上六年級。我媳婦看孩子,給人家晒海帶,一年賺1萬塊錢。我爹癱了,我媽胳膊摔斷了,給她治療花了1萬多,他們生活都不能自理。就只有我一個人可以出來打工。我這家庭,一個月沒有一萬多塊錢根本養不起。我一個人養六口人。每個月要給我爸媽2000塊錢左右。我爸76歲,我媽66歲,他們也不是低保戶,他們有心臟病、高血壓、冠心病,吃藥都花很多錢。」

「看了會讓打工人一起流淚的流調」為何贏的了那麼多人的共鳴,「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為何會讓那麼多人瞬間破防?我想,那是因為「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不止岳某一個,他的生活境況就是中國廣大底層貧民生活境況的縮影。

在大城市,類似岳某這樣的盛世螻蟻可以說不計其數,他們負責把別人的生活裝點得更美好,可他們自己的生活不但跟美好沾不上邊,而且分外艱辛悲催。他們工作的地點包括酒店、劇院、小區、別墅、寫字樓,但這一切都和他們無關,他們不屬於這裡。

看了岳某的流調,有網友留言道:「有人在北京是生活,有人在北京是生存。人類的悲歡離合併不相通。勤勞勇敢的中國人,我們不能一起走進新時代。」

有的網友說:「這次流調,是把底褲掀開了,老百姓苦啊!」

還有網友問:「為什麼中國人那麼努力那麼拼,卻過的如此辛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