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史上最嚴監管 冬奧會倒計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2日訊】北京冬奧會還有兩星期就要召開了,這一次的冬奧,無論是對參賽的選手,還是北京當局,又或是國際社會來說,都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更具挑戰性的比賽。面對中共嚴苛的檢疫措施,以及無所不在的監控,已經有許多國家和人權團體都紛紛發聲,提醒奧運選手們,要注意安全。

那麼,各方都將受到什麼樣的挑戰?奧運選手又會遭遇怎樣的威脅呢?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有關冬奧會的話題。

在開始今天的話題前,我們先來看兩則財經簡訊。

字節跳動解散戰略投資部

19日,字節跳動的一位發言人證實,公司將解散戰略投資部,該部門的幾十名員工要麼調到其它崗位,要麼解僱。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是字節跳動對中共的監管新規做出的回應。

在本週稍早的時候,中共網信辦已經通知了部分企業,稱政府將建立一套新的機制,要求用戶量達到1億或以上、且去年營收達到人民幣100億元的互聯網公司,如果要想投資,必須先提請審批,在獲得正式批准之後,才可以進行。有知情人士表示,這些新規目前仍然處於細化階段,可能仍有變動。受到新政策影響的公司,包括騰訊、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等。

這套新規,是在中共政府整頓互聯網行業一年後出台的,這可能會抑制中國科技巨頭通過收購進一步擴大規模。

拜登:現在取消對華關稅為時過早

第二則消息是。在19日的白宮記者會上,美國總統拜登,在談到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表示,鑒於中方未能履行承諾增加採購,現在取消關稅還為時過早。此前,特朗普(川普)總統和北京,在2020年的1月15日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承諾在2020年和2021年期間,額外購買2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然後在2022年到2025年期間進一步增加。不過,目前中方遠沒有兌現承諾,截止到2021年11月,中國的採購量,只達到了目標的60%左右。

那好,下面就開始今天的主要話題。

遭疫情夾擊 北京嚴陣以待

冬奧會,北京當局本來計劃的很榮耀,和東京夏奧會的禁止所有觀衆入場相反,中國人是可以進入場地觀看的,只有外國人被隔離在大門之外。北京的決定,也符合中共的那套邏輯,因為2020年9月,中共領導人已經宣布戰勝疫情了,而外國人至今還沒有擺脫病毒的糾纏。可是,這病毒太不給面子,1月17日的時候,這一藍圖化成了碎片。因為北京又出現了新增病例,中共官方稱,北京的疫情防控形勢「嚴峻複雜」。

北京冬奧組委會也隨即宣布,不僅不對境外觀眾售票,也不對境內公眾售票了,而是改為了定向組織觀眾觀看。據知情人士透露,觀眾將限於贊助商相關人員、國有企業員工,以及當地的學生等,而這些觀賽者,也需要遵守一系列的要求,包括在開幕前的14天不可以離開北京,比賽結束之後,觀賽人員的行動也會受到限制。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北京冬奧會注定不會是一次平常的賽事,它將會是自疫情開始以來,限制最為嚴格的大型體育賽事。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北京冬奧會,將在一個「閉環管理系統」中舉行,也就是說,包括運動員、官員、廣播員、記者,以及數量龐大的工作人員,他們從到達的那一天,再到離開,都要被迫在一個泡泡似的環境中吃飯、睡覺、工作和比賽。

而且,這些人還必須在抵達前出示兩次陰性檢測結果,抵達後每天進行檢測,並使用移動應用程序向當局提交健康報告。而那些沒有接種疫苗的人,將不得不在北京進行21天的單獨隔離。

「泡泡」中所有檢測結果呈陽性的人,都必須留在高度戒備的政府醫院或者是隔離設施中,直到兩次相隔24小時的實驗室檢測,也就是PCR檢測,再也找不到病毒的蹤跡為止,而這,可能需要花上幾星期的時間。

運動員恐遭監控

而且,被禁錮在「泡泡」裡的,還不只是運動員們的身體,同時被禁錮的,還有言論。

1月19日,北京奧運組委會對外聯絡部的副部長楊舒,在中國駐美大使館舉辦的記者會上,警告冬奧會的參賽者們,任何行為或言論違反中國的法律規定,都將受到一定的懲處,楊舒還解釋說,取消運動員的註冊有可能是違規者受到的一種處罰。

而在前一天,18日的時候,在一場人權觀察舉辦的研討會上,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也已經被打過一次預防針了。研討會上,美國滑雪運動員諾阿∙霍夫曼警告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為了各自的安全,在中國比賽期間,應當盡量避免談論中國的人權問題,否則不僅會被中共政府起訴,或者像彭帥一樣的被失蹤,而且,還可能會受到國際奧委會的懲處。

事實上,根據國際奧委會的規定,只要不是在比賽中間或者是頒獎典禮上,運動員可以在記者會上或奧運會場館接受訪問時,對任何議題表達他們的看法。

此外,根據《奧林匹克憲章》,任何違規的運動員,應當由國際奧委會來出面處理,而不是像楊舒所說的,由主辦方進行處罰。所以,楊舒的表態,可以說是中共赤裸裸的威脅。

當然,中共不僅僅是威脅,還配有監管機制。我們剛才提到了,運動員們,要使用一款移動應用程序向中共當局提交健康報告,這款應用軟件的中文名稱叫做「冬奧通」,根據國際奧委會發布的北京冬奧會官方手冊,各國人士要在前往中國前至少14天內下載「冬奧通」,而且要每天報告健康狀況,上傳疫苗接種證書和病毒的測試結果。在到達中國後,也要每天通過這款軟件來匯報健康狀況,包括體溫。

按北京冬奧組委會的說法,這個軟件有加密措施,可以確保個人隱私安全。不過專門從事數字安全研究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對「冬奧通」進行分析後發現,這一款應用,有一個簡單,但是後果嚴重的安全漏洞,就是它用於加密用戶語音音頻和文件傳輸的技術,可以被輕易的繞過。

此外,研究人員還在軟件中,發現了一個「敏感詞」審查表,其中包括2,442個關鍵詞和短語,大部分是簡體中文,但也有很小一部分維吾爾語、藏語、繁體中文和英語,詞彙包括西藏、新疆,還有邪惡中共、習近平等。

那麼,這些網絡漏洞是中共故意植入的嗎?研究報告說,中共確實曾通過破壞加密技術,來進行政治審查和監視,也利用未加密的網絡通信發起過攻擊。

而且根據「冬奧通」政策規定,中共可以在涉及「國安事務和刑事調查」的情況下,不經用戶同意就共享其個人信息。

因此,美國奧委會已經向本國運動員發出警告,他們的設備也可能被惡意軟件入侵,並鼓勵冬奧選手使用一次性手機,而不是把自己的設備帶到中國。

荷蘭奧委會,也要求本國參賽的運動員,把個人手機和手提電腦留在國內,他們將給運動員發放一套電子設備帶往北京臨時使用,回到荷蘭之後,將會銷毀臨時設備。

澳大利亞奧委會也表示,在分配的區域內,他們會使用自己IT部門提供的Wi-Fi。另外,加拿大、英國、比利時等國家,也都紛紛建議運動員,不要將個人電子設備帶到中國。

此外,美國還擔心,本國運動員如果遇到和疫情有關的不公平待遇時,可能無法獲得抗辯的渠道。

比如,紐約的法律學者虞平博士認為,在中國,你沒有這樣的抗辯渠道,只能跟官方交涉,而政府的行政命令高於法律的最終決定。而且,在中國,如何隔離也是一個問題,如果一個隊員出了問題,是全部隔離還是隔離一人呢?日本夏季奧運會,是僅僅隔離一人。但是,按照中國的做法,那就是隔離一大片,如果本次冬奧會這麼做的話,就可能導致一個國家的所有運動員全部被隔離。

美國加州的法律專家懷特先生(Steven Patrick White)則認為,僅僅從病毒的檢測來說,應該由中國和國際奧委會一同執行,國際奧委會應該有自己的檢測規定,顯然也應該有一些保護措施。

懷特還說,「現在的情況很不尋常。如果被檢測陽性,你打算提出質疑,但是,奧運會只開14天,等你走了一遍程序,證明到底是陰性還是陽性,可能你的比賽項目都已經結束了……原本不應該帶政治色彩的奧運會,現在碰上了疫情,加上還在中國舉行,我們的確遇到一個新問題,這是前所未有的。」

吃的也有危險

除了疫情和人權外,運動員還要避免因為食物被取消了參賽資格。世界多個反興奮劑機構警告,冬奧選手要慎吃中國大陸出產的肉類食品,以免意外攝入俗稱瘦肉精的「克倫特羅(Clenbuterol)」等違禁藥物,因為,曾經有過運動員受害的先例。

這聽上去像是一個冷笑話,但是,從中共自己的官方文件中,也可以看到中共對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中國西安市農業局,就在去年底印發的一則《通知》中,提到了要從嚴管控為冬奧會提供食品的企業,要求要重點監測「瘦肉精」等禁用藥物殘留量超標。

雖然中共的農業部,在20年前就將「瘦肉精」等列為了禁用藥品,但是,和中共頒布的其它法律一樣,在現實中,禁用瘦肉精的法規也不過成了一紙空文,在中國大陸,很多藥物,被廣泛應用於農藥或者是飼料添加劑之中。只是,如果在冬奧會上,外國運動員要是因為吃了含有「瘦肉精」的中國肉類食品,再被檢出服用違禁藥物,實在會讓中共很沒面子。

除了「中國肉」,參加冬奧會的選手們,還要警惕「中國菜」。在西安市農業局的《通知》裡,還提到了要對一些農藥殘留高的蔬菜加強檢測,並點名了高風險的豇豆、韭菜和芹菜。此外,《通知》中,也對水產品提出了警告,要求「禁用、限用」某些具體藥物,其中就包括致命農藥和興奮劑等有害物質。

根據北京市場監管局的公示數據,隨著冬奧會的逼近,北京市的食品安全情況似乎在惡化;不合格樣品批次,在總抽檢批次中的佔比,已經從一個月前的1%左右,攀升到了2%。

看來,這次參加北京冬奧會的運動員們,除了自己的比賽項目之外,大家還都要參加一項鐵人全能賽,對於能夠披荊斬棘,躲過各種陷阱和威脅的運動員們,建議北京的冬奧組委會,應該給大家頒發一個鐵人獎。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