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二十大前習近平先完成了軍隊布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1日,習近平再晉升7名上將,大致完成了五大戰區和五大軍種的主官人事布局,應該也選好了二十大的中央軍委人選。二十大是習近平2022年的重中之重,軍隊布局又是所有人事布局中的首要一環,因此2022年一開始就基本完成。

中部戰區主官再換人

此次晉升上將的7人中,2人都是中部戰區的繼任者,一個是中部戰區新任司令吳亞男,一個是中部戰區新任政治委員徐德清。中部戰區拱衛北京,在五大戰區中對習近平最重要。

前任中部戰區司令林向陽,2021年8月升任中部戰區司令員,晉升上將軍銜;2022年1月就被新任司令吳亞男接替,僅僅幹了4個月,據稱另有任用。

2019年4月時,林向陽任第72集團軍軍長;同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的閱兵式上,林向陽率陸軍方隊接受檢閱,表明受到了習近平的賞識。2020年4月,林向陽升任東部戰區副司令員、戰區陸軍司令員,晉升中將。2021年8月,林向陽升任中部戰區司令,晉升上將,可謂火箭式提拔。若排除健康或政治問題,很可能準備二十大進入中共軍委,或許任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國防部長,甚至軍委副主席。他短暫擔任中部戰區司令,應為關鍵的鍍金資歷。

新接任中部戰區司令的吳亞男,2017年任第78集團軍軍長;2020年4月,升任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戰區陸軍司令員,晉升中將;同年12月調任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今年1月升任中部戰區司令,晉升上將,也算火箭式提拔,放在最重要的中部戰區,應該得到了習近平的信任。

新任中部戰區政治委員徐德清,是典型的政工幹部。2017年擔任第71集團軍政委;2018年任西部戰區陸軍政委;2019年晉升中將;今年1月,升任中部戰區政委,晉升上將,也屬於快速提拔,應該同樣得到了習近平的信任。

此次晉升的政工幹部最顯眼

此次晉升上將的7人中,有5人是政工幹部,包括北部戰區政治委員劉青松、中部戰區政治委員徐德清、陸軍政治委員秦樹桐、海軍政治委員袁華智、武警部隊政治委員張紅兵。中共的五大戰區、五大軍種和武警部隊,共有11個政治委員的職位,這次一口氣就換了5個。

中共軍隊政治委員這類的政工幹部,是全世界主要國家軍隊中絕無僅有的職位,也充分體現了中共軍隊的黨衛軍本質。他們的最主要任務,不是做什麼思想政治工作,而是監督同級的軍隊主官,特別是要隨時掌握可能發生的政變信息;平時則與軍隊主官互相監督,規律性地表態擁護「黨指揮槍」,近年來還要頻繁表態擁護「軍委主席負責制」。

稱黨衛軍還不算準確,稱其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個人軍隊似乎更貼切。若是中共最高領導人以外的人掌控了軍隊,就成了中共實質的最高領導人,比如鄧小平、江澤民;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若不能掌握軍隊,則沒有實權,還可能隨時被搞下台,典型的例子是華國鋒;胡錦濤從未真正掌握軍權,雖然坐滿了10年,但政令難出中南海。

在1989年學生運動中,中共第38集團軍軍長拒絕執行進入北京戒嚴的命令,被上級要求轉向政委傳達命令,總政治部保衛部隨後告知第38軍另由他人指揮。

當然,若政委也不聽話就難辦了。1989年6月4日清晨,中共第28軍在北京西長安街木樨地一帶遭到民眾攔阻,軍長何燕然和政治委員張明春藉故停滯不前。中共軍委派直升機飛到木樨地28軍部隊上空,用高音喇叭反覆傳達,「軍委首長有令,軍隊不能受阻,受阻堅決還擊!」等於公開下達開槍命令,但28軍始終沒有執行。事後,軍長何燕然和政委張明春遭降級處分。

中共軍隊政工幹部對中共領導人十分重要,待遇自然也高,不懂軍事也能晉升軍銜,與同級的軍事主官同階,應該是晉升上將的捷徑。政工幹部自然比軍事主官更會鑽營,他們平時軍事方面正事不多,主要的時間精力都用在勾心鬥角、巴結上級、搞人際關係上。從各戰區、軍種,再到集團軍、艦隊、空軍師,以及更小的軍事單位,政工幹部序列都很吃香。

這種政工體制導致中共軍隊內勾心鬥角、上下鑽營成風,中共領導人雖然也知道,但只要能對自己忠誠,軍事素養並不那麼重要。即便如此,中共領導人為了防止軍官私下裡拉幫結派、形成勢力,定期會進行大範圍職位對調,升遷也多是異地,中共領導人始終戒心難除。

五大軍種布局完成

此次晉升上將的火箭軍司令員李玉超,2017年從火箭軍第63基地司令,升任火箭軍參謀長,晉升中將;今年1月升任火箭軍司令,晉升上將,接替了退休的前任。中共軍隊五大軍種的主官在二十大前已經完成了重新布局,全部換成了六零後。火箭軍政治委員徐忠波,2020年上任,也是1960年生人。

此次晉升的陸軍政治委員秦樹桐,是典型的政工幹部,2018年升任陸軍政治工作部主任;2019年晉升中將;今年1月升任陸軍政治委員,晉升上將,提拔也夠快。現任陸軍司令劉振立,2015年從第三十八集團軍軍長,先轉任武警部隊參謀長,再擔任陸軍參謀長;2021年6月,升任陸軍司令,晉升上將。

此次晉升上將的海軍政治委員袁華智,也是典型的政工幹部,2017年從海軍裝備研究院政委,轉任海軍陸戰隊政委;2018年升任東部戰區空軍政委;2019年任海軍副政委,晉升中將;今年1月升任海軍政委,晉升上將。現任海軍司令董軍,2017年任南部戰區副司令員;2021年3月,任海軍副司令員;2021年8月,升任海軍司令員,並晉升上將。

空軍現任司令常丁求,2017年任軍委副參謀長;2021年8月接任空軍司令員,晉升上將。空軍政治委員算是目前僅剩的一個變數,現任政治委員應為於忠福,按理2021年已滿65歲應該退休,目前沒有公開信息顯示有人接替。

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乾生,2021年6月上任;政治委員李偉2020年12月上任。

此次晉升上將的,還有武警部隊政治委員張紅兵,也是中共陸軍系統的政工幹部。武警部隊司令王春寧2020年12月已上任。

至此,中共火箭軍、陸軍、海軍、空軍、陸軍、戰略支援部隊、武警部隊司令已全部更迭,政治委員也僅剩空軍未見公開信息。習近平在軍隊的布局從2021年開始,進入2022年基本完成。

五大戰區布局只差東部戰區

這次晉升上將軍銜後,習近平在二十大前大致完成了五大軍種的主要人事布局,五大戰區主官更換也基本完成。

最重要的中部戰區,此次新換了司令吳亞男、中部戰區政治委員徐德清。

北部戰區,此次新換了北部戰區政治委員劉青松,2019年晉升中將;今年1月晉升上將,也相當迅速。北部戰區司令李橋銘,2017年8月就任,是中共軍隊首位六零後戰區主官,2019年12月已晉升上將。

南部戰區司令王秀斌,2019年從第八十集團軍軍長升任東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晉升中將;2021年6月再升任南部戰區司令,晉升上將,也是六零後。南部戰區政治委員王建武,2018年從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升至南部戰區政治委員,2019年晉升上將;今年64歲,或許可以挨到2023年退休,但不排除被提前替換的可能。

西部戰區司令已經接連換了3個。2020年12月,前西部戰區司令趙宗岐退休,張旭東接任,但只幹了6個月;2021年6月,被徐起零替換,徐起零任期更短,只幹了2個月;2021年8月,又被汪海江替換。西部戰區政治委員李鳳彪,2019年從戰略支援部隊司令,轉任西部戰區政治委員,晉升上將;今年63歲,可能挨到2024年退休。

中共的五大戰區,習近平在中部、北部、南部、西部戰區算完成了布局,還剩下的是東部戰區。現任東部戰區司令何衛東,今年將滿65歲,2019年從西部戰區副司令員升任東部戰區司令員,晉升上將。何衛東按年齡即將退休,東部戰區司令應該換人,或許還沒有找到合適人選,不排除何衛東可能進入二十大軍委。東部戰區政治委員何平,今年同樣將滿65歲,照理也該換人。

東部戰區作戰方向為台海、東海,是中共軍隊對外挑釁最頻繁、也最可能挑起戰事的地方,比其它戰區更要緊,習近平可能還拿不定主意,也可能缺少合適人選。

結語

2022年1月4日,習近平發出軍委2022年1號命令,放棄了「聚焦備戰打仗」,提出準確把握「安全和軍事鬥爭形勢變化」,緊盯「戰爭之變、對手之變」,並要求「迎接」中共二十大。

1月21日,習近平再次授銜,向黨內對手展示軍權在握。此次軍隊布局中,不少新提拔的幹部屬於火箭式升遷,表明習近平仍然在不斷尋找新人,以期徹底拋棄江派在軍中可能殘存的勢力。對習近平忠心無疑是最核心的選拔標準,「聚焦備戰打仗」乾脆不再提了。

為了二十大,習近平需要確保軍隊的絕對忠心,目前需要時刻準備槍口對內,防範政敵、防範被認為可能有威脅的力量,而不會掉轉槍口倒戈,這才是中共軍隊最大的任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