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毆打、抓捕謝陽律師盡顯中共流氓本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謝陽律師被中共以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 「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謝陽律師早在「709大抓捕」中,就曾被共產暴政抓走關入黑監獄,遭受了嚴重的酷刑折磨。中共對他酷刑折磨的惡行在全球曝光後,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各方紛紛批評譴責中共暴政亂權妄為、滅絕人性、踐踏法律。

2017年5月,中共政權在裝模作樣的所謂 「走完法律程序 」後,顯然是經過再三權衡,決定暫不把謝陽送進監獄,而是將其當庭釋放。雖判監不成當庭釋放,但中共一直通過不同方式方法,對他進行跟蹤監控:在樓道裡安裝攝像頭,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中共爪牙跟蹤監視。

2021年11月,謝陽律師要趕往上海看望女俠張展的母親。張展是被中共暴政非法抓捕判刑者,這位 「律師後」、公民記者在2021年初,親自趕往武漢用手機記錄、了解武漢封城後百姓們的生活狀況,以及病毒發生發展的真相。

謝陽律師要去看望張展的母親,中共爪牙上門威脅,阻止他去上海。遭謝陽拒絕後,中共就在防疫系統的後台,把他的健康碼變成紅色,使他無法購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然而謝陽還是設法去了上海,但終因中共當局百般阻隔,到底也未能與張展的母親見面。

2021年12月24日,由於謝陽律師和朋友們趕往湖南湘西給因聲援上海震旦學院的宋庚一老師(因在課堂上講述「南京大屠殺無疑是反人類罪惡,但死亡人數究竟有多少卻缺乏歷史資料支撐,應秉持科學理性態度追索」,遭學生掐頭去尾惡意舉報後,遭中共開除)而被精神病的李田田老師提供法律幫助,了解她被迫害、關進位於湖南省湘西州永順縣靈溪鎮精神病院的情況。謝陽律師遭到中共指使的村書記帶領的暴徒圍攻、毆打與搶劫。

中共暴政這樣的做法對於覺醒者而言是司空見慣的,即使普通網民也不會感到陌生。因為這樣的事情在中共淪陷區各地一直都在發生,實在不是什麼新鮮事。2013年,艾未未的助手們駕車到我的老家東師古拍攝時,就曾被中共黨委指使我們村的書記帶著打手圍攻追打。打手們見他們跑進我家,這些共匪爪牙就用尖刀扎破了他們的車胎,砸壞車窗,刮傷車漆……。

八年前艾未未助手們的遭遇和謝陽與他的朋友們最近的遭遇何其相似!

稍有經驗的人一看便知:在這種情況下報警,無異於幫助沖在前面咬人的狗、把躲在背後指揮的嚴陣以待的狼——中共公安叫來而已。此時的他們根本不是什麼警察,而是中共的惡奴走狗黨衛軍。事實上,參與指揮的又何止是當地的公安,整個中共的維穩系統都在密切觀察、伺機迫害。不難看出,中共才是破壞法律實施的罪魁禍首。

謝陽律師12月27日在湖南湘西遭到李田田老師老家的村書記帶人毆打;28日回到家中後不到兩週,在2022年1月11日,謝陽律師就遭到湖南長沙的國保、公安上門抓捕並抄家。幾天後,他的哥哥發現謝陽的家裡被翻得一片狼藉,兩台電腦和一個保險櫃等一眾物品被拿走……;幾天後,才收到謝陽律師被中共以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 「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的通知。

顯而易見,下令毆打謝陽律師和下令抓捕謝陽並查抄住所的都是中共流氓。而且這次中共用了兩個「罪名」指控謝陽,這說明中共是想通過利用「數罪併罰」無法判緩的法律規定,達到將其判實刑的目的。看來這次中共是鐵了心,一定要把謝陽送進監獄,將迫害進行到底不可了。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律師表示願意為謝陽辯護,形勢並不樂觀。

最後我想再次強調:專制之下是沒有法治的,毆打、抓捕謝陽律師再次顯明中共流氓本性。中共國的法律,只不過是共產黨統治、奴役人民的工具而已。在專制系統沒有被徹底打破,民主憲政、法治的制衡機制沒有建立起來之前,對中共國紙面上的法律是否真能執行,要通過一個又一個個案去評估。況且,這些紙面上的法律本來就不是為了維護社會公正而設立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