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一場非典型的通貨膨脹即將到來

(大紀元專欄作家Bob Byrn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就就業和物價數據而言,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剛剛宣布,2021年12月通脹率達到7%。

這是通脹率連續三個月超過6%,連續八個月超過5%。

我們是否看到了一種模式?

我們還沒有看到美聯儲2%的目標通脹率,因為隨著經濟開始爬出其疫情的塵埃庇護所,物價的上漲超過了經濟增長。我們顯然在這裡看到了一些新的東西。

美聯儲仍然認為,供應鏈問題將得到緩解,這將有助於降低物價。但事實是,這些通脹水平很可能成為新的常態。

從我們記事起,美聯儲虛構的通脹目標一直是2%。美聯儲已經合理化了這一點——因為他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將通脹率保持在這一水平以下,因此應該允許通脹在一段時間內走高以平衡局面。

美聯儲想對你說的是:「你的美元在前一段時間內很強勢,但現在你將不得不支付更多的錢。別擔心,你會沒事的。」

事實是,我們可能會面臨一種完全不同類型的通貨膨脹,它將對整個經濟產生巨大影響。

另一種通貨膨脹

在過去的40年裡,我們一直受到所謂的「周期性」通貨膨脹的影響。這是在商業周期的擴張和收縮期間發生的那種通貨膨脹。這是完全正常的,也是意料之中的。在大多數情況下,通貨膨脹率經常在美聯儲2%的水平附近波動。

但還有另一種通貨膨脹的怪獸,消費者和生產者都不願意與之打交道。

當經濟和金融體系發生多次崩潰時,就會發生長期通貨膨脹。

1970年代就是這樣的十年。它是如此糟糕,以至於它被稱為「大通貨膨脹」(它實際上始於1960年代中期,直到1980年代中期才結束)。

是什麼激發了這一切?

首先,政府方面執行糟糕的財政政策。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總統在他的「偉大社會」和「越南戰爭」上的巨額赤字支出使美國陷入了巨大的困境。這些支出一直持續到1970年代。

然後是糟糕的貨幣政策。在1972年總統大選期間,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命令他精心挑選的美聯儲主席亞瑟‧伯恩斯(Arthur Burns)降低利率,以刺激短期經濟增長。據稱,尼克松說,「如果有必要,我們會接受通貨膨脹,但我們不能接受失業。」

當時,人為的市場操縱試圖控制整體經濟形勢。尼克松還實施了工資和價格控制,當它們最終被取消時,這些控制加劇了物價上漲。

最後,石油供應鏈發生了兩次巨大的中斷(1973年的沙特禁運和1979年伊朗國王被推翻),導致配給和能源價格飆升。

這些都不是典型的商業周期出現的現象。

物價隨著通貨膨脹而劇烈波動,上漲百分比多年來一直達到兩位數。

今天的形勢看起來更像70年代

如果你看看目前的情況,你會發現它與70年代的通貨膨脹問題有很多共同之處。

理智的貨幣政策已被放棄。美聯儲已將利率推至零,並在過去12年中將其保持在低水平,以有效地刺激經濟。

財政政策事實上已經失控。政府項目現在動輒以數萬億美元計。他們輕描淡寫地談論這些項目。[想想看:2008年,漢克‧保爾森(Hank Paulson)要求國會提供7,500億美元來拯救崩潰的全球金融體系。當時,7,500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數額!]

供應鏈處於混亂狀態(這還是溫和的說法)。某些產品的短缺正在推高各地的物價。

勞動力市場繼續低迷,難以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這迫使雇主提供更高的工資和其它激勵措施來吸引工人。這最終將體現在我們所有人支付的物價中。

今天的經濟不再是「典型」的模式。這意味著即將到來的通貨膨脹也不會是典型模式。

否則,他們將面臨一個真正的怪物。

做最壞的打算 抱最大的希望

隨著通貨膨脹開始占據上風(甚至進一步上升),你可以從幾個領域尋找希望。

一個是消費必需品行業——這些都是我們必須每週購買的東西。無論經濟起伏如何,提供這些產品的公司往往表現良好。原材料行業和大宗商品也將是保持資金安全的好地方。

作者簡介:

鮑勃‧伯恩(Bob Byrne)在金融市場交易了數十億美元後,建立了TheStreet.com每日專欄作家的聲譽。他與蒂姆‧柯林斯(Tim Collins)合著了《路燈機密》(Streetlight Confidential)投資通訊。該通訊專注於華爾街經常忽視的低調公司和投資機會。要了解如何在付費時事通訊服務中獲得他的專有研究,請訪問Streetlight Confidential。

原文「A Whole New Kind of Inflation Is Coming to Tow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