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揭極端防疫:健康碼如電子鐐銬

原標題:【一線採訪】北京市民:極端防疫無人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6日訊】中共利用健康碼、行程碼作為防控工具,令民眾出行十分困難。近日,北京市民秦輝從蘇州返回北京受阻,他指,當局極端防疫政策沒有人性,是違法。

核酸結果出得慢 不讓坐火車

秦輝1月24日告訴記者,原定23日晚上,他與家人從蘇州返京,按照要求倆人去做核酸檢測。當天上午,他們先去了蘇州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只見排隊檢測人山人海,都是準備返鄉的人,由於想儘快出結果,他們只好換另一家醫院。結果23日上午10點左右做的核酸,到了當天晚上6點50分準備進站乘車時,還沒出結果。

因為已經買票了,秦輝與檢票員交涉,檢票員拒絕受理並讓退票,秦輝只好損失了三百多塊錢把票退了。

隨後,秦輝撥打市長熱線12345投訴,說明兩點:一是,核酸檢測在正常情況下,很多地方6∼8小時就可以出結果,但蘇州為何超過8個小時還沒有結果;二是,北京規定進京人員,要持北京健康寶,再加上核酸檢測陰性報告,這是北京的規定,外地是沒有執行義務的。

而蘇州站實行的是二級安檢,剛進入蘇州站時是一級安檢,但如果要進入北京,必須出具「北京健康寶」加上核酸檢測陰性報告。

23日晚10點左右,倆人的核酸報告終於出來了,都是陰性。

行程碼帶星號 旅店拒入住

離開車站後,他們只好在蘇州辦理住宿。但因為手機的行程碼帶有北京地區的星號,酒店還是拒絕接受他們。

秦輝認為,自己經歷的整個過程反映出防疫政策沒有人性和缺少相對靈活處置的機制。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西安有女子被隔離在街上凍死了。我們還有很多朋友在當地,不怕沒地方住,但是類似這種情況是很多的,你沒有核酸檢測,行程碼上還帶著星號的話,根本就住不了店,那怎麽辦?坐火車也不讓坐,難道人就在大街上遊逛?」

「這個政權,我就覺得很奇怪,它制定的這些政策,不是以防控為目的,而是以防人為目的。」秦輝說。

健康寶、行程碼成了電子鐐銬?

2020年初,武漢首先爆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當年5月,當局在全國範圍推行健康碼,此系統的兩個主要程序是騰訊的微信和阿里巴巴的支付寶。

健康碼需要用戶實名登記,包括性別、手機號和住址等信息,還接入了電信運營商、銀行金融機構支付數據,以及航空、鐵路、公路、市內公共交通等數據,民眾擔憂這樣大量收集個人信息會侵害個人隱私。

按照官方說法,「健康碼帶星號」表示在過去14天訪問過的城市中目前存在中等或高風險區域,但這並不意味著實際訪問過這些中等和高風險區域。而「北京健康寶」,坊間稱是帶有北京特色標準的健康碼。

星號的意思就是在北京的大資料庫裡包括行程碼、健康碼,你只要路過或停留過中高風險地區的地方,行程碼就會帶一個星號。

秦輝指,現在已經預設了一個概念,「就是每一個市民必須得有一部智能手機,這部智能手機必須還有微信、支付寶的功能和軟體,還得有健康碼、行程碼。否則,你什麽時候都會遇到麻煩。」

比如,進商場、超市、大型娛樂場所、賓館、車站、港口,機場,如果沒有健康碼,哪都進不去。「它對人的防控達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健康碼好似一個電子鐐銬,實時地監控著你」。

極端防疫違法

封市、封小區、封戶,已經成為各地防疫常態,即使一個小區只出現一個病例,也要全部封閉,甚至全部拉走隔離。而核酸檢測、健康碼、行程碼則成了當侷限制、監控民眾的工具,甚至有人因此被刑拘。

2022年1月5日,鄲城縣汲塚鎮王管村村民劉某某從上海市靜安區返回王管村家中,近日被人舉報。當地政府指他未報備行程及期間沒做核酸檢測,警方對劉某某採取行政拘留措施(先隔離後拘留)。而劉某某是在上海發生疫情前返鄉的,但當地官方稱他是「從中高風險地區返鄉」。

24日,知情人提供的消息稱,57歲的婦人田麗,於1月7日在北京進入一家商場時因為沒刷健康碼被行政拘留十天,期滿後被押送回天津,但仍被限制自由。

25日,記者多次撥打田麗的電話,均無人接聽。

秦輝分析指,當局的極端防控是違法的。首先,按照傳染病防治法,只能是有疫情的地區政府才可對本地區提出防控的要求,這是它們(中共)制定的法律這樣說的,非疫情地區是不能這麽做的。

北京市只有幾個小區有確診病例,蘇州根本就不是疫區,就不應該採取極端過分的手段。

秦輝表示,當局在採取一些極端化防控手段之前,應當及時向當地民眾公開將要採取哪些措施,民眾是否有意見或建議,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民選政府應該做的。即然自稱是法制政府,那就必須得有法律的明確賦權。

中共的「立法法」、規章制訂條例明確規定,任何制定的辦法、實施的條例等,都要經過論證和聽證程序,但中共並不遵守就實施極端政策。

其次,當局沒有任何權利,老百姓也沒有義務必須持有智能手機,必須得有微信,這是干涉他人的自由。

秦輝表示,所有這些行為都是違法的,也是非常不人道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