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2中共八大恐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17日,習近平在2022年世界經濟論壇視頻會議發表的演講,被指「全面降調」,顯示了中共當局對2022年國際形勢演變的深憂。本文根據習演講及中共一些重要智庫的相關研究報告,梳理2022年令中共深感恐懼的八大風險情境。

一、病毒不斷變異,中共疫苗、「清零政策」落敗

疫情在2022年如何演變?這是影響中國和全球的最大變數。從德爾塔到奧密克戎,病毒不斷變異。奧密克戎感染性強,病例加速增長,雖然目前死亡率、重症率低,但今後會不會變高一時還難以判斷。奧密克戎意味著疫情走向結束的論調太過於樂觀。

2021年末西安封城,揭示中國的疫情比當局所宣稱的有雲泥之別。2022年中共最為恐懼的一種情景是: 如果在廣泛接種疫苗和「與病毒共存」政策等等因素的作用下,形成「群體免疫」,美歐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而中國因為中共的(1)信息封鎖和編造數據、(2)極端的病例「清零」政策、(3)疫苗出現問題等等因素而使疫情嚴重惡化,則中共的所謂「制度優勢」、「政策優勢」、「科技自立」以及「疫情外交」等等必將全面破產。

二、供應鏈定向脫鉤、推進「去中共化」

2021年2月,拜登上台伊始,即發布行政命令有關,要求聯邦政府對供應鏈進行全面審查;6月9日,美國商務部、能源部、國防部、衛生與公共服務部發布《建立供給鏈彈性、振興美國製造、促進廣泛增長》聯合評估報告,認定美國半導體製造及封裝、電動汽車電池、稀土等關鍵礦產及其它戰略原材料、藥品和活性藥物成分等4個關鍵供應鏈都存在漏洞和風險;同日,白宮發表聲明,正式組建「美國供應鏈中斷工作組」,作為政府提升經濟競爭力和供應鏈彈性的第一步。

預計2022年:2月美國將出台《全面供應鏈審查和評估報告》,推出更多針對性政策進行科技封鎖、加快關鍵供應鏈回流;被視為與中共打科技戰的綱領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將大概率通過並實施(參議院已於2021年6月8日高票通過);德國和歐盟供應鏈盡職法案可能取得進展,在供應鏈中加強對人權、氣候變化等問題的管控。

此外,西方國家可能通過美歐貿易和技術委員會、美日建新貿易夥伴關係、日印澳供應鏈韌性倡議、「四國機制」供應鏈安全合作,以及美歐的反經濟脅迫立法等,增強供應鏈的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屬性,推動供應鏈局部脫鉤。

三、美歐貨幣政策轉向,制約中共貨幣政策、衝擊中國經濟

疫情以來,美歐實施超寬鬆貨幣政策,促使經濟快速恢復,但通脹持續高位徘徊。2022年,美聯儲抑制通脹決心上升,普遍預測將多次加息和縮表;歐央行、英國央行等也普遍強化了緊縮立場。此際,中共貨幣政策卻趨向寬鬆(減息降准),這或將導致資本流向美國和西方,對中國經濟形成衝擊。

雖然,中共一些研究機構和媒體稱「美聯儲轉鷹對我國貨幣政策影響有限」,但中共當局卻非常擔心美國貨幣政策轉向「引發金融市場動盪」。習近平世界經濟論壇演講稱,「主要發達國家要採取負責任的經濟政策,把控好政策外溢效應,避免給發展中國家造成嚴重衝擊。國際經濟金融機構要發揮建設性作用,凝聚國際共識,增強政策協同,防範系統性風險。」

1月23日,中共喉舌新華社罕見發文罵「美國才是『債務陷阱』製造者」,稱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將從四個方面衝擊發展中國家債務(中國首當其衝):(1)將引發美元升值,導致以美元計價的存量債務償債成本上升(中共外匯局數據,截至2021年9月末,含本外幣的全口徑外債餘額為174,877億元人民幣,等值26,965億美元);(2)將帶動全球融資成本上漲,導致借債成本上升;(3)將導致流向發展中國家資金減少,加劇其借債來源短缺;(4)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可能下跌,導致依靠資源出口的發展中國家收入減少,償債基礎遭到破壞。

四、戰略性礦產資源全球競爭加劇,中國受衝擊

戰略性礦產資源對一國經濟、國防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至關重要。一方面,由於多數礦產資源具有不可再生性和地理分布的極度不均衡性,全球主要國家已經開始重新審查和評估其關鍵礦產供應狀況,並制定相應的全球資源戰略,以解決其經濟和軍事面臨的戰略脆弱性問題。例如,歐盟的「關鍵礦物材料」清單每三年更新一次,已從2011年的14種增加到2020年的30種;2018年美國公布了35種《關鍵礦物清單》;2016年11月,中共出台《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列出24種戰略性礦產。

另一方面,世界各國民眾不斷增強的環保意識對礦產品供給形成了重要約束;而許多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國家業已意識到,從原材料出口轉向利用國內資源生產半成品或製成品對國家長遠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從而調整政策。而疫情以來,重要資源出口國通過資源國有化、增加資源稅收、禁止出口,以及規定必須在國內完成高附加值工序等方式加強了干預。這些都加劇了已經很激烈的全球關鍵資源競爭。未來幾年,礦產領域可能成為資源民族主義的重災區。這將對中國產生深遠影響。

從印尼的舉動可見端倪。世界第一大煤炭出口國印尼,宣布自今年1月1日至1月31日,禁止煤炭出口,包括正在裝運以及尚未裝運完畢的運煤船,所有煤炭都將優先供給國內電廠。而印尼是中國煤炭/動力煤第一大進口來源國,2021年1~11月,中國進口印尼動力煤1.77億噸,同比增長54.4%,占進口動力煤總量的74.4%。印尼禁煤出口,中國自然最受影響。

五、部分中等強國和支點國家可能政局大變,親中共勢力受挫

1月,中亞大國哈薩克斯坦爆發了自蘇聯解體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抗議的內容先是能源價格,後轉為民主訴求,哈政府全體辭職,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兵進入該國進行「維和」,數百人死亡。經此事變,中共遭重擊:其一,失去了哈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這個「老朋友」;其二,普京出兵,顯示哈薩克斯坦和中亞都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暗敲中共;其三,哈國在中俄之間,更加偏向俄方。

3月,韓國大選。如果保守派尹錫悅獲勝,韓國可能緩和對日關係、強化美韓同盟,中韓關係將面臨考驗。5月,菲律賓大選。如果親美派上台,改變外交路線,調整南海政策,南海形勢和中國-東盟關係或將變化。以上兩場選舉結果將對未來五年的東北亞、東南亞、印太地區戰略格局產生影響。

4月和6月,法國將進行總統和議會選舉,選舉結果對歐盟未來具有重要意義。如果民粹勢力獲得更大話語權,可能對歐盟一體化造成嚴重衝擊,歐盟戰略自主將受到重大考驗,對歐中關係有一定影響。

此外,匈牙利、巴西領導人選舉也存在不確定性,與中共關係複雜化。

六、部分發展中國家債務違約,中共巨額投資打水漂

1月9日,斯里蘭卡總統辦公室發表聲明,要求中共幫助重組債務償還,以助這個南亞國家度過日益惡化的金融危機。過去十年中,中共向斯里蘭卡提供了超過 50 億美元的貸款,以建造公路、港口、機場和燃煤發電廠(批評人士指責這些是白象項目——回報率低)。

不過,中共對斯要求沒有鬆口。為什麼呢?因為害怕一鬆口以後就無法收拾,巨額對外投資打水漂。事實上,中國早已成為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對外淨債權國。截至2018年年末,中國對外金融資產7.32萬億美元,負債5.19萬億美元,對外淨債權2.13萬億美元,相當於當期GDP的15.7%。由於中共「算政治帳」、腐敗、不遵守國際規範等等原因,對外投資收益常年為負。但是現在,中國經濟今不如昔,中共不得不過「緊日子」,也要算「經濟帳」,無法再像過去「大撒幣」了。

斯里蘭卡是疫情以來發展中國家經濟遭受重擊、債務負擔飆升的一個例子。2022年,部分發展中國家可能債務違約,更加嚴峻。當前,已有近一半低收入國家陷入債務困境或面臨高風險(根據IMF的數據,中國已是低收入國家最大的債權國,對華債務已占到低收入國家對外公共債務總額的11.3%);此外,新興經濟體中的土耳其、阿根廷、尼日利亞、巴西、南非等國的債務風險也很突出。如果這些國際集體債務違約,中國在這些國家的巨額投資就處於高風險中了。

七、中共打台灣牌,美國強硬反制,反共軍事聯盟加速演進

2022年,中共繼續打台灣牌,一大目的是與美進行極端心理戰(超限戰的手段之一),威逼拜登政府退讓。中共有種僥倖心理,認為拜登政府這屆任期可能是難得的窗口期。雖然不尋求與中共打「冷戰」(2021年9月21日拜登聯大演講語),對華政策目標不是要遏制或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體制(2021年11月7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語),要為美中競爭設置「護欄」,但面對中共的咄咄逼人、美國政界反制中共的廣泛而強烈的共識、大選壓力等等因素,拜登政府對中共不能不有力反擊。

拜登政府執政一年來,進一步明確對台安全承諾。拜登2021年12月27日簽署的「2022年國防授權法案」,包括了多項提升台灣「自我防衛能力」的具體措施,建議美台進行實地訓練與軍事演習,甚至提議酌情邀請台灣參加「2022年環太平洋軍演」。2022年美國將舉行中期選舉,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將更為強硬,甚至可能實質性推進美台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此外,在美國主導下,美、日、澳等國加強與美軍事協調,反制中共攻台的軍事聯盟隱約浮現。2022年,日本、澳大利亞等提高軍費;日本可能加快與美探討部署中導系統;澳大利亞可能藉助澳英美安全合作機制獲取更多關鍵軍事技術,增強針對中共的軍事能力。這些都讓中共對拜登政府和美國的誤判使它自己掉進了陷阱。

八、中國周邊與印太地區局勢不穩

阿富汗和緬甸亂局。2021年美自阿富汗撤軍,塔利班再次上台,地區恐怖主義威脅顯著上升,地緣政治博弈更加錯綜複雜;中共極為擔心阿亂局外溢,在中國周邊形成一條「動盪帶」。2021年2月緬甸軍政府取得政權以來,武裝衝突不斷,疊加經濟民生困局,使中緬經濟走廊建設和中共的「兩洋戰略」遭受重創。

朝核問題。進入2022年不到一個月,朝鮮已五次發射導彈,並威脅重啟核試驗,使朝鮮半島形勢引人關注。中共長期和朝鮮演雙簧,本意是為牽制美國,但如果拜登政府因此把中朝捆綁在一起而施壓中共,並加強美、日、韓三邊協調,放手日、韓發展軍力,中共就得不償失了。

俄烏問題。目前俄烏邊境陰雲密布,戰爭看似一促即發。不過,從戰略角度看,俄美都不想真打一仗,而是藉此進行一場大博弈,如果美俄經過一番強烈碰撞後能達成歷史性的戰略諒解,則全球戰略格局將有根本性的調整,中共的戰略空間將被大大壓縮。

此外,中印邊界問題、印巴衝突問題、伊核問題、伊拉克及利比亞局勢等等,2022年都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這些問題將在未來相當長時間內持續甚至升級。

縱觀全球,地區熱點問題逐漸向印太地區集中。印太地區發生衝突的概率、頻率和烈度,以及發生安全衝突的溢出效應和國際關注度都顯著高於其它地區。中國周邊局勢的複雜性和不穩定性正在增強。

結語

2022年蘊藏著許多變數。中共,就其內部政局而言,最大變數是習近平能否順利三連任;就其國際戰略而言,最大著眼點是穩定中美關係。而11月的中期選舉使美國政治存在重大變數,不僅民主、共和兩黨政治力量的此消彼長,更重要的是川普是否角逐2024大選將明朗化,這些都對美中關係有顯著影響,中共的心都提到嗓子間了。

去年初,筆者曾撰「圍剿中共仍是2021國際格局演變主線」一文;前瞻2022,筆者堅持這一觀點。2022年中共的國際處境,相比2021,將會更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