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220萬元反目 吉林官員被情婦舉報 私生子手握證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8日訊】中共吉林省德惠市原市委副書記林英昌病重之際,他的家人拒絕將其預留的220萬元交給他的私生子。這位官員的情婦及私生子暗中用錄音筆錄下官員與其家人的對話,抓到其家人轉移財產的把柄,轉而公開舉報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及包養情人、婚外生子。

日前,一份舉報信在網絡社交媒體上被熱傳,舉報人薄麗指控吉林省德惠市委原副書記林英昌包養自己20多年並育有一子。但在林英昌患上重病後,他的家人不但拒絕將林英昌預留給私生子林博的220萬元(人民幣,下同)交出,還加緊轉移其它財產。舉報信更指控林英昌的原配妻子王金鳳夥同其子林瑞,「多次謀劃加害我兒子林博」。舉報人稱,為了她自身和兒子的人身安全,才決定舉報林英昌及王金鳳等人的罪行。

中共吉林省德惠市原市委副书记林英昌的情婦公開在網絡上舉報林英昌及其原配妻子等家人犯罪。(網絡截圖)

這封寫給紀檢部門的舉報信,末尾附上了舉報人的身分證號碼及聯繫電話,落款日期為2021年2月1日。也就是說,這是一份一年前寫的舉報信。當初舉報人並沒有立即對外公開這封舉報信的內容,但現在選擇將其公諸於眾。這種情形引起了媒體的關注,有中國大陸媒體採訪了舉報人。

在中國大陸發行的《鳳凰週刊》本月26日的獨家報導,曝光了林英昌20多年的婚外情,以及其原配妻子及家人與情婦及私生子爭奪財產的前因後果。文中將薄麗化名為「趙琴」,其子化名為「趙帆」,只對林英昌使用了真名。

據報導,「趙琴」從2021年就開始逐級向紀檢部門舉報林英昌包養情人、婚外生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以及家人轉移巨額財產等。但始終沒有處理結果,因此「趙琴」日前開始在網絡上公開對林英昌及其家人進行實名舉報。

舉報人自述,她與林英昌自小就認識,當初他們兩家的父母關係非常好。她自己20多歲時在德惠市開了一家理髮店,那時林英昌就經常去找她。在她28歲那年(1998年),她沒經得住誘惑,成為了當時已經擔任德惠市布海鎮黨委書記的林英昌的情婦,並在次年生下兒子「趙帆」。

「趙琴」告訴前往採訪她的媒體記者,「那個時候他告訴我說他離婚了」 ,直到兒子「趙帆」10幾歲時,她才發現自己被騙了,林英昌實際上並沒有和妻子離婚。之後她就經常因為這件事和林英昌吵架。林英昌怕「趙琴」影響自己仕途,甚至曾經威脅說「再鬧我就殺了你」 。

據「趙琴」講述,林英昌後來一直對她們母子不冷也不熱,平時每個月給三千兩千的生活費,有的時候一個月就一千。而林英昌包養她們母子的事在德惠當地早已傳得沸沸揚揚。林英昌的家人也知情,不過林英昌的妻子也只是鬧鬧,並沒有割斷林英昌與「趙琴」母子之間的關係。

公開資料顯示,林英昌出生於1959年,吉林德惠人,歷任德惠市岔路口鎮紀委書記,德惠市委常委、副市長,德惠市委副書記等職務。

據「趙琴」母子回憶,林英昌大約在2015年開始生病,從那之後就沒怎麼上過班。到2019年時,「趙琴」找到林英昌與原配妻子生的兒子,希望當時在德惠當地政府部門工作的他能夠給同父異母的弟弟「趙帆」找份工作,但對方態度不好,「趙帆」很生氣,便直接找到了父親林英昌,但林家人竭力阻止他們父子對話,並將林英昌送到醫院去住院,試圖以此避開「趙帆」母子。而「趙帆」則找機會偷偷在他父親的病房內藏了一支錄音筆。

這母子倆後來就是通過錄音中林英昌與家人的對話得知,林英昌曾先後分兩次把220萬元交給了他妹妹,表示希望她將來把這些錢留給「趙帆」,但林英昌的妹妹卻拒絕把這筆錢交給「趙帆」母子。

「趙帆」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有一筆100萬,一筆120萬,這個錢是誰都不知道的,他(林英昌)的意思是留給我,讓(姑姑)到醫院來,看這個錢怎麼安排。」

林英昌的妹妹林英霞也在德惠市某政府部門任職,而另一段「趙帆」與姑姑的通話錄音證實,那220萬元錢確實存在,「趙帆」認為這筆錢是屬於他的,他應該拿回這筆錢,但對方拒絕交出這筆錢。

此外,「趙琴」母子還通過錄音發現了林家更多的祕密,他們發現,林家人正忙著將林英昌的財產以各種方式轉移,目的不僅是要讓他將來沒有遺產可以繼承,同時也為了消滅證據,以防東窗事發,而這些錄音就是他們現在舉報林家人的證據。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程非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