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王毅與布林肯通話透露的尷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通話,美國的聲明主要關注烏克蘭危機;中共則繼續把中美關係擺在前面。近兩個多月來中美之間屢現僵局,王毅的表態透露了種種無奈的尷尬。

中共將通話的主要議題顛倒

美國國務院的聲明仍然很短,只有兩句話。第一句是,「布林肯國務卿強調了俄羅斯對烏克蘭進一步侵略所帶來的全球安全和經濟風險,並表示緩和(局勢)和外交(手段)是負責任的前進方式」。第二句是,「在拜登總統於2021年11月15日與習主席舉行視頻會晤後,國務卿和中共外長還就如何推進合作交換了意見,包括管理戰略風險、衛生安全和氣候變化」。

顯然,布林肯此番通話的主要意圖在於烏克蘭危機,順便談及了中美關係,但只提到了「管理戰略風險、衛生安全和氣候變化」,再次表明中美之間實際沒有多少可談的。美國與北約盟友之間,以及與俄羅斯之間已經展開多輪溝通,中共根本沾不上邊,也一直有意無意地少表態,又一次凸顯了中共在重大國際事務中還找不到位置,甚至說不上話。

中共的聲明第一句照例稱王毅「應約」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電話,接著大談美中關係。中共經常使用「應約」一次,試圖抬高自己的身分,但同時也不斷反映出中共在外交事務中處於被動地位;甚至給人的感覺是,假如世界上主要國家不主動提出交流,中共可能無法獲得類似的通話機會。

近日傳聞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可能與白宮安全顧問沙利文會面,但因美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以及在冬奧會前發布了新疆人權報告,中共推遲了會面。無論傳聞是否真實,中美之間的僵局卻實實在在地擺在面前。

中美關係的新僵局

2021年11月15日拜登與習近平視頻會晤後,美國連續出擊、制裁不斷,以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為一大標誌,中美關係很快進入了新的漩渦之中。中共也試圖有所反應,象徵性地對美國官員進行了報復性制裁,12月底還短暫派出遼寧號航母進入太平洋,但中共明知道沒什麼牌可打,台灣牌也不能總打,因此除了反美大內宣外,中共實際無可奈何,還不得不繼續求美國「合作」。

中共關於王毅和布林肯通話的聲明共4段,前3段都是談中美關係,只在第4段提到了烏克蘭問題。

王毅一開場就稱,「當前中美雙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習近平主席同拜登總統去年11月視頻會晤達成的重要共識落到實處。」

這句話證明,過去的兩個多月,中美外交部門之間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溝通,而且拜登和習近平的視頻會晤也並沒有什麼「共識」。王毅重複了當時習近平所說的「合作共贏」,但拜登當時卻繼續強調「競爭」,中共至今也不願接受。

王毅也再次提及台海「紅線」、美國不能聯合盟友抗共等,在這些問題上雙方可說針鋒相對。1月21日,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視頻會晤,雙方明確提出將反擊中共在東海、台海和南海的擴張,還關注新疆和香港的人權問題。1月21日,美國國務院還宣布制裁三家中共軍方實體,原因是這些實體參與中共導彈技術擴散活動。

由此可見,拜登和習近平之間沒有什麼「共識」,美國國務院自然也沒有多少要落實的。1月19日,拜登在談論烏克蘭危機時,稱俄羅斯「正在中國(中共)和西方之間尋找位置和角色」,再次明確了中美之間的對立。拜登還說,「我明確表達,中國(中共)需要對病毒來源負責」;並稱放寬對華關稅「還沒有走到那一步」。

如果非要總結拜登和習近平之間的「共識」,只能是避免衝突、繼續溝通。因此,王毅一面假稱「共識」,一面也不得不承認,「美方對華政策的基調並沒有發生實質性變化」,「仍不斷推出涉華錯誤言行,使兩國關係受到新的衝擊」。

中共一廂情願難以改善中美關係

正因為中美關係又陷入低谷,布林肯提出通話討論烏克蘭問題,王毅卻大談中美關係,還稱「大國競爭不是這個世界的主題」,「美方應當停止干擾北京冬奧會」,停止打造各種反共的「小圈子」。

王毅的話顯得氣急敗壞,但再次沒能得到布林肯的正面回應,美國國務院的聲明僅提到「就如何推進合作交換了意見」,內容也僅限於「管理戰略風險、衛生安全和氣候變化」。

近日傳出,美國駐華大使館官員不堪中共極端防疫政策,要求國務院批准他們和家人離開中國大陸。1月2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說,中方「已就此向美方表示嚴重關切和不滿」,並且要求美方「慎重考慮」外交領事人員「授權撤離」問題。中共的回應似乎在佐證傳聞,但美國駐華大使館卻在微博發文說,「運行狀況並未發生改變」。

王毅與布林肯通話時,似乎沒有提及此話題,不知算不算自己鬧了一個烏龍。1月25日,美國新任駐華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終於正式宣誓履新,但尚不知何時前往中國,他曾表示中共是美國「最危險的競爭對手」。

王毅與布林肯的通話中似乎也沒有提及美國放鬆對華關稅的問題。但第二天,新華社報導《商務部:望美方立即糾正在對華貿易救濟調查中的錯誤做法》 ,不知算不算後補之言。

王毅好像也沒有提到美軍陳兵南海、以及美國軍艦進入西沙群島附近「領海」之事;也沒有看到王毅對美國國務院發布的南海報告提出質疑或抗議,不知是否表明中共在南海的立場有所後退,放棄了繼續對美國畫「紅線」。

烏克蘭危機是中共的機會嗎?

王毅最後才談到了烏克蘭危機,露出了明顯偏袒俄羅斯的態度,稱「一國安全不能以損害他國安全為代價,地區安全更不能以強化甚至擴張軍事集團為保障」,並直接稱,「俄羅斯的合理安全關切應當得到重視和解決」。

估計美國早已了解中共的立場,因此布林肯把與王毅的通話放在了與各國溝通的最後,應該也沒指望中共能真正起什麼作用。1月26日,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直接說,「北京奧運會將於2月4日開幕,普京總統預計出席。我認為,如果普京選擇那個時機入侵烏克蘭,習近平主席可能不會高興。」

可見美國早就知道中共可能怎樣表態,布林肯大概只想最終確認中共的態度罷了,王毅卻趕忙一廂情願地大談中美關係。然而,王毅的說法卻透露了中共面對中美關係現狀的尷尬。

1月27日,新華社還報導,《趙立堅回應拉夫羅夫對中俄關係的積極表態:中俄互信上不封頂》。 報導稱,「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月26日表示,俄中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是21世紀國家間關係的典範」;之後又引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話説,「中俄互信上不封頂,戰略合作不設禁區」,「兩國將彼此視為外交優先方向」;「各種所謂『同盟』和『小圈子』」,「都註定失敗」。

目前烏克蘭危機的外交斡旋中,俄羅斯正逐漸陷入孤立,於是馬上拉攏中共。中共也順勢表態、公開支持俄羅斯。中共或許希望俄羅斯能在烏克蘭危機中撐住,給美國和西方製造更多、更大的麻煩,不過,中共的表態也再次把自己擺到了美國和西方的對立面,未來的尷尬恐怕仍然是只多不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