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碼成監控工具 中共利用疫情加強數字集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2日訊】《紐約時報》近日的報導揭露,中共意圖將「健康碼」變成監控工具,加強對民眾的控制。來看金石的介紹:

自從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民眾發現自己的生活越來越離不開一樣東西,就是「健康碼」。幾乎到處都需要健康碼,如果沒有它,人們就無法進入樓宇、餐館、甚至公園。

健康碼分成三種顏色,綠、黃、紅。綠碼表示「未見異常」,可以正常通行;黃碼表示去過有風險的地方,「需要進行核酸檢測,並進行居家觀察」;紅碼最嚴重,為確診病例或疑似病例,需要採取隔離治療等措施。

不過,健康碼的應用範圍似乎已經大大超過了防控疫情。《紐約時報》日前撰文《當健康碼變成監控工具:中國利用疫情實現技術威權主義》,文中說,病毒疫情給了中共最高領導人強有力的理由,讓中共進一步深入到14億人民的生活之中;同時也因為疫情中的一系列措施,中共政府練就了一手對人民進行追蹤和集中管理的能力。

報導舉了這樣一個例子。去年11月,人權律師謝陽要去上海看望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結果謝陽的健康碼從綠色變成了紅色。他所在的城市長沙沒有確診病例,他也幾週都沒離開過長沙。謝陽指責當局,為了禁止他出行而擅自改變了他的健康碼。

另一個例子是,來自福州的常年訪民林應強,在十九屆六中全會期間,被警察從火車上帶走。他的健康碼變成黃色,要求他返回福州隔離,儘管他從未接近任何確診病例。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尤其是每當它(中共)歷史上遇到這種政權危機的時候,無論是經濟危機、還是政治危機的時候,它都會在相應的領域去加強管控。而這次中共是利用了疫情,它大大地強化了對民眾的一舉一動、你的每一步,你到哪個地方、接觸了誰,所有的這些細節,掌控在自己的手裡。」

在防疫中,中共還動員了450萬名所謂的「網格員」,大約每250名成年人中就有一名。所謂網格,就是將城市、村莊和小鎮劃分為網格狀單元,有的只有幾個街區大小,每個網格分配一名網格員。疫情期間,這些網格員的權力大大增加,包括記錄下所有進入者的身分。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在疫情期間的極端防疫措施,未來很可能變成監控民眾的常態化工具。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將來即便是疫情被控制住了,很有可能這些措施它是不會消失的,它會一直存在下去,成為一根無形的電子鎖鍊,起了這麼個作用。」

未來,中共會因為這些數字化的手段更鞏固了專制政權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指出,結果反而可能恰恰相反,中共對民眾隱私的極端侵犯,反而會激起退無可退的民眾的反抗。

新唐人記者金石紐約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