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封鎖會降低病毒致死率嗎?

(大紀元專欄作家Emel Akan撰文/劉文鑒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世界上的公共衛生專家和政治家們已經強行實施了封鎖政策,以抑制COVID-19(中共病毒)的傳染和死亡率,但是,這些封鎖措施在降低該疾病的死亡率上成功了嗎?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發表的一項新研究,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影響甚微,甚至沒有影響。

由於全世界都在爭相遏制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許多社會科學家正在對海量數據進行研究,以解釋封鎖與死亡率之間的關係。

早期的流行病學研究曾預測這些封鎖措施會產生巨大的積極作用,例如,倫敦帝國學院(ICL)的研究人員曾估計,這種強制性的干預可讓死亡率最多降低98%。

但研究人員史蒂夫‧漢克(Steve Hanke)、喬納斯‧赫比(Jonas Herby)和拉斯‧喬農(Lars Jonung)所做的新研究對這些早期的預測發起了挑戰。

「總之,我們的結論是,疫情流行期間,封鎖不是降低死亡率的有效方法,至少在第一波COVID-19(中共病毒)的流行期間不是。」這些研究人員在一篇介紹他們研究成果的論文中寫道。

該論文的合著者漢克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應用經濟學教授,約翰‧霍普金斯應用經濟學、全球衛生及商業企業研究學院(Johns Hopkins Institute for Applied Economics, Global Health, and the Study of Business Enterprise)的創始人和聯席院長。赫比是丹麥哥本哈根政治研究中心的特別顧問。喬農是瑞典隆德大學經濟學名譽教授。

這三位研究人員運用了薈萃分析(Meta-analysis)的方法,這是一種結合先前研究結果的定量研究。

漢克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基於對18,590項與封鎖以及COVID-19死亡率有關的研究所做的審查,我們確定,這些研究中34項在論證封鎖降低COVID-19死亡率的觀點上是合格的,其中封鎖被定義為強行實施至少一種強制性的非藥物干預(NPI)。」

他解釋說,NPI是任何旨在「限制內部流動、關閉學校和企業以及禁止國際旅行」的政府授權。

「對這些合格研究的分析支持這樣的結論,即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影響甚微,甚至沒有影響。封鎖政策毫無根據,應被拒絕成為一種流行病政策手段。」漢克說。

自2020年第一波疫情以來,許多政府已經採取了大量不同的措施來應對疫情的爆發。牛津大學研究人員發明了一項「嚴格指數」(Stringency Index),用於跟蹤和比較這些政府(對疫情)的應對情況。該指數對186個國家的應對情況進行了跟蹤。

根據(漢克等的)論文,依據「嚴格指數」檢查封鎖嚴格性的研究發現,「歐洲和美國的封鎖僅將COVID-19死亡率平均降低了0.2%。」

另外,該論文說就地避難令(Shelter-in-place orders)沒什麼作用,僅將COVID-19死亡率降低了2.9%。

三位研究人員還審查了有關特定NPI有效性的研究,並發現「沒有證據證明封鎖、關閉學校、關閉邊界、限制聚會對COVID-19死亡率有明顯的效果」。

但是,他們說,關閉非必需商鋪似乎有了些效果,這種效果很可能是由關閉酒吧推動的。

經三級篩選之後,依據三位研究人員設立的幾項合格標準,34項研究被選中。例如,他們只關注死亡率,將使用病例、住院治療或其它措施的研究排除在外。在那34項合格的研究中,24項被納入薈萃分析。

一些被納入薈萃分析的研究發現,封鎖與死亡率之間沒有具統計學意義的關係,儘管有些研究發現了顯著的負響應關係。有些甚至發現了顯著的正響應關係,即更嚴格的封鎖加大了死亡率。

論文的作者寫道:「雖然這個薈萃分析得出的結論是,封鎖對公共衛生幾乎沒有影響,但在採取封鎖措施的地方卻造成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成本。」

該論文還提到政府(對疫情)的應對「強烈地受到鄰國提出的政策,而不是受本國疫情嚴重性的推動」。

「簡而言之,不是疫情的嚴重性,而是效仿鄰國提出的政策的習性驅使(政府)採取封鎖措施。」論文說。

李美玲(Meiling Lee)對本文有貢獻。

作者簡介:

埃梅爾‧阿坎(Emel Akan)是一名華盛頓特區白宮經濟政策記者。此前,她在金融行業就職,曾擔任過摩根大通的投資銀行家和普華永道的顧問。她畢業於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原文:Do Lockdowns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