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六十九:拜年歌作者之死

整理: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每條大街小巷

每個人的嘴裡

見面第一句話

就是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恭喜你呀

恭喜恭喜恭喜你

— —」

這首全球華人不知聽了唱了多少代多少遍,膾炙人口流行至今的拜年歌,就是陳歌辛創作的《恭喜恭喜》。

陳歌辛,人稱「歌仙」,是民國時期享譽海內外的作曲家,老上海時期的《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等大量知名流行歌曲均出自他手。

1945年抗勝利,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當天,陳歌辛興奮得徹夜難眠,寫了一首《迎戰士》慶祝抗戰勝利。不久,他又創作了《恭喜恭喜》,由當紅歌星姚莉演唱。這首歌發表時剛好適逢農曆年前夕,後來逐漸被當作賀年歌傳唱開來。

從那時到現在,《恭喜恭喜》曾被很多歌手翻唱,包括鄧麗君、卓依婷、張小英、林美惠、韓寶儀、謝采妘、高勝美、羅賓、鍾盛忠、雁卿、陳良全、江家榮、焦恩俊、羅時豐、劉紫玲、劉清渢、夏日風采、張帝、小萍萍、四千金、唐嫣、張學友、劉德華等。

令人感慨的是,一代歌仙陳歌辛經歷了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都活了下來,卻在中共建政後的「反右」運動中被打成右派,發配到勞改農場「改造」,最終在那餓死。

同在農場「改造」的作家艾以,有機會見證陳歌辛生命最後的兩年。據他回憶,農場的「右派分子」都住在茅草屋裡,幾十人甚至上百人擠在一個大通鋪上。除了白天進行高強度勞動,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圍著茅草屋的通鋪轉,在那裡吃飯、休息、「學習」。繁重的勞動,惡劣的物質條件加上孤獨無助的生活,每個人都承受著身心的雙重壓力,生命時刻遭遇無情的挑戰。

習慣了大都市的藝術生活,陳歌辛一下子來到荒無人煙的山區,生活與心境的落差讓他水土不服,無法適應沉重的「改造」生活。幸好有家人給他接濟食品和營養品,支撐著他勉強度日。然而禍不單行,三年大饑荒的到來讓「右派」們的日子越發難過。

每逢新年,陳歌辛的妻子金嬌麗都不辭辛苦,在漫天風雪中步行80里趕到農場,只為與陳歌辛相聚一夜。他們不能像在家裡那樣,「對飲紅茶談天說地」,只能「用剛洗過舊鞋的泥水放在小鉛桶裡煮滾而飲」。更為心酸的是,茶還沒喝完,農場的哨子又吹響了,金嬌麗只能「一路哭到家」。

1961年,農場口糧銳減,右派的伙食壓縮到每天「一干一稀」,所有人都在鬼門關前掙扎。艾以說,農場還流行一種怪病,從「四肢無力、日漸消瘦」變成惡性貧血,死前卻「全身浮腫,渾身皮膚腫脹得發亮」。改造刑期漫無盡頭,陳歌辛終於挺不過飢餓與疾病的折磨,在農場生活兩年後,悄然離世。

1961年1月25日的早上,「右派」們按時起床,準備開始一天的勞作,只有陳歌辛沒有動靜。鄰床的一人走到他身邊,「叫他起床,沒見反應,便用手推他,仍無反應」。掀開被子一看,大家才發現,陳歌辛「臉色慘白,停止了呼吸,不知什麼時候已離開人世」。

在饑寒交迫、人人難以自保的時代,農場每天都有人餓死,荒山上每天都有新抬去的屍體,草草掩埋後變成野獸的食物。除了他的家人,也許沒有人顧得上去關心一位藝術家的逝去。事後,金嬌麗趕到農場為丈夫收屍,只能在沒有墓碑的墓地裡,撿回了206根遺骨。

今天,當你在新年來臨之際唱起或聽著《歡喜歡喜》時,請別忘了這首拜年歌的作者當年是因何而死的!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