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鎖鏈八孩母震驚國際 6大疑問待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2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徐州鎖鏈八孩母親」震動國際社會,「合法婚姻」如何掩蓋陽光下的人間地獄;6大疑問待解,政府官員涉案?一本書揭露更驚悚黑幕。

今天要和朋友們聊的話題,按說本來應該是在週一就談了,但週一時逢除夕,正是中國最重要傳統節日的時候,而這個話題又太過黑暗太過沉重,實在不想在這樣的時候給大家添堵。所以當天我就只是簡單和朋友們提到了一下,而重點討論的是中共《長津湖之水門橋》這部虛構中美為保橋炸橋而殊死激戰的抗美神劇。

我想朋友們可能已經知道了,我說的這個話題就是徐州鎖鏈八孩母親這個震驚國際社會的事件。

說震驚國際社會,並不是我在這裡誇張,到目前為止,像BBC、《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澳洲ABC等國際大媒體都紛紛進行了報導。

這些報導基本都聚焦於中共過去嚴厲的計生政策導致嚴重的人口性別比例失調,從而造成眾多的人口拐賣現象。但就目前事態進展所透露出來的信息而言,這個事件的殘酷性、普遍性與黑暗的深度,要遠遠超過「娶不上媳婦的農村人花錢買媳婦」這個性質。

到目前為止,我們仍然不知道這位八孩母親的真實姓名是什麼,官方通報說她叫楊某俠,這是當事人董家在據說與她合法辦理結婚手續時給她取的名字,在我看來,這不是一個名字,而是一個性奴的代號,是一個值得載入史書的極其恥辱的代號。

我看到已經有網友將其稱為「徐子八」,意思就是徐州那位有八個子女的農村婦女的代稱,並且還把「徐子八」與曾經紅極一時的農村網紅、同時也被中宣部捧為頂級大外宣的「李子柒」相對比,因為後者是非常華麗動人的「中國故事」,而前者是非常恐怖驚悚的「中國現實」。

所以,為了方便敘述,我們這裡就暫且也將這位母親稱為「徐子八」,如果將來她的身分查清楚了,這個蒙受了24年殘酷虐待的當代性奴找回了真正的自己,我們再改回她原本的名字,那是她作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在這個世間生活過的名字,那與她作為一個性奴存在的代號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

【「八孩母親」震動國際 官方聲明惹疑】

徐子八的經歷,我想朋友們基本上多多少少都看到一些了,我就簡單概括一下。

在上個週末,一位原本是抱著獻愛心送溫暖去走訪貧窮地區的網友在徐州豐縣歡口鎮董集村村民董志民家一間破舊的獨立小屋中,發現了董志民的妻子被鐵鏈鎖住脖頸、僅穿著單衣關在裡面,而當地的氣溫只有攝氏零度左右,她就是我們說的徐子八。

董志民與徐子八已經生育了至少8個子女,7男1女,董志民也聲稱自己非常感謝徐子八為自己的家庭人丁興旺做出了貢獻,但對為什麼他口口聲聲要感謝的妻子被鐵鏈加身鎖在破屋內,只是簡單地說因為她有精神病,可能傷人,所以只好這麼做。

這個視頻在網絡上急速地發酵,震驚了所有看到視頻的人,其引發的輿論效應可以用海嘯來形容。在如此強大的壓力下,豐縣地方政府不得不先後發布了兩次官方的情況說明對外界給出了一個說法。

第一次是豐縣縣委宣傳部在1月28日發布的情況說明,聲稱該女子於1998年8月與董志民辦理了合法結婚手續,「不存在拐賣行為」,而該女子因為經常無故毆打老人孩子,被診斷患有精神病,已對其進行治療,並對董志民家予以經濟救助,具體情況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第二次是豐縣聯合調查組在1月30日晚上發布的調查通報,給出了更多信息,說徐子八於1998年6月在歡口鎮與山東魚台縣交界處流浪乞討時,被董志民的父親收留,此後就與董志民生活在一起,而楊某俠是董志民給她取的名字。在辦理結婚登記時,鎮民政辦工作人員未對其身分信息進行嚴格核實。

2020年11月,公安機關將楊某俠DNA錄入「全國公安機關查找被拐賣/失蹤兒童信息系統」和「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比對,至今未比中親緣信息。調查中也未發現有拐賣行為。

通報還說,2021年6月以來,楊某俠病情加重,經常摔打東西、毆打家中老人和孩子,所以董志民暫時使用鎖鏈約束其行為,但聲稱該行為涉嫌違法,公安機關已對其開展調查。

至於為什麼生育了8個子女的問題,通報解釋說曾經對徐子八實施了節育措施,但因身體原因失效。同時董志民也多次採取不同方式逃避計生部門的管理和服務。此後計生部門未及時實施有效節育措施。

然後通報還較為詳細地羅列了當地為董志民一家發放了多少救助金,提供了多少生活物資以及幫助蓋房等細節。在最後,通報也留下了一點彈性餘地,說還將對相關情況深入調查,對失職、瀆職工作人員要依法處理,已成立專案組對違法行為開展調查,涉嫌犯罪的將依法處理等等。

我們之所以比較詳細地介紹了這份通報的內容,是因為我們接下來要討論的幾大關鍵問題與此直接相關。而根據持續關注此事件的大陸民間人士的披露,徐子八過去可能被嚴重虐待,她的牙齒幾乎都被拔光了,她的舌尖也疑似被剪掉或咬掉了,目前她已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療。

與此同時,同一個村的另外一家人也被發現有一個精神失常的母親,據大陸前調查記者鄧飛的信息,說她與徐子八是差不多同時進村的。這位母親更慘,被鐵鏈鎖在地上,身上沒有衣服,僅裹著一床破舊的被子,已經失去了行走能力,據說這樣已經有二十多年了。

在徐子八事件曝光後,由於巨大的輿論壓力,這位母親也於1月31日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療。

徐子八的真實身分是誰?現在官方尚未給出答案,但據多位網友發起的信息挖掘顯示,徐子八與四川南充市一位名叫李瑩的失蹤女孩長相極為相似。李瑩出生於1984年,於1996年12月失蹤,時年12歲,當時身高已有1米58。

據網友提供的資料,說已經委託了多家國際機構把李瑩的照片與徐子八進行臉部骨骼輪廓比對、眉間距精細測量、眼球大小精細測量等多項數據進行了多次比對,結果都顯示:這二者是同一個人的可能性非常高。

與此同時,據說李瑩的父母已經獲悉這一情況,南充警方也已經採集了李瑩母親的DNA樣本前往徐州接洽進行親子鑑定工作,至於結果如何,至少到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還沒有看到任何官方的通報。

【6大疑問 暗藏令人髮指罪惡】

以上就是截至目前我們能夠知道的有關徐子八一案的主要情況。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我們要討論的,從官方對這個案子的兩份情況通報以及網友提供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什麼樣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徐子八於1998年6月被董志民父親「收留」這個說法。我們都知道,90年代末那個時候,不要說一個看起來近似成年人的女性,哪怕收養一個嬰兒,都必須經過若干合法手續的。因為這不是臨時救助某個流浪者,而是僅僅兩個月後的8月,董志民就與徐子八辦了結婚手續,是要入戶的。

試想,一個非常年輕的女性,如果連自己的名字都說不出來,還要董志民給她取名,只能說明可能存在智力問題或精神問題。擅自收留這樣的人而且很快就結婚,明顯存在拐騙的嫌疑。

第二個問題,就是董志民與徐子八所謂的合法婚姻。根據大陸《婚姻法》規定,辦理結婚證手續的時候,男女雙方必須出示兩份證件,一個是身分證,另一個是戶口登記簿原件。

董志民辦理結婚手續的時候,我們可以肯定徐子八身上並無這些證件,否則不可能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徐子八的證件名字是什麼。所以,董志民與徐子八的所謂合法婚姻,實為非法,相關民政部人員涉嫌瀆職造假,官方以「合法婚姻」作為認定「不存在拐賣人口」的依據,完全不能成立,那句「未對其身分信息進行嚴格核實」的說法完全是輕描淡寫。

第三個問題,按照官方兩份通報,都聲稱徐子八患有精神病,第二份通報更明確說其與董志民生活在一起後就被發現有智障——大家注意,智障與精神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但因為其生活能夠自理,所以仍然辦理了結婚登記。

我們簡單翻查一下就可以看到,根據1984年最高法院《關於當前辦理強姦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其中明確界定:「明知婦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者,程度嚴重的而與其發生性行為的,不管犯罪分子採取什麼手段,都應以強姦罪論處。」

1990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同樣有明確規定:「姦淫因智力殘疾或者精神殘疾不能辨認自己行為的殘疾人,以強姦論。」

所以,我們基本可以肯定地說,董志民已經涉嫌觸犯強姦罪。

第四個問題,就是明擺著的超生問題。誰都知道,在一個曾經以「一人超生,全村結紮」作為計生口號的年代,一口氣超生了7個孩子是個什麼概念。這8個孩子最大的23歲早已成年,最小的還被董志民抱著走路。那麼問題就在於,這些孩子都怎麼上的戶口?

這麼多年之中,我想計生部門對董志民家的情況應該一清二楚。對於一個明顯存在精神障礙,又一年接一年不斷生孩子,牙被打落,人被關小黑屋的女性,計生部門難道從來沒懷疑過是否存在拐騙和強暴問題?

第五,董志民八個孩子中老大23歲,但老二僅有10歲,此後幾乎隔年就生一個,這就使得老大和老二之間長達12年沒有生育小孩的空白期顯得極為反常。很多網友都注意到了這一點,八個孩子7男1女,只能說,要麼董志民對如何生男孩有極高的理論自信與道路自信,要麼就有更可怕的隱情尚未揭開。

也就是說,不排除這12年中徐子八生下了不止一個孩子,但可能都因為是女孩而被處理掉了,這種處理,可能是被賣掉了,也可能是因為我們不知道的原因被無害化處理了。

第六個問題,也是最關鍵的問題。根據多個來源的本地人信息,甚至包括就是董集村本村人的信息,都顯示徐子八是被拐賣來的,而且絕不僅僅是董志民一個人的妻子這麼簡單。相關信息指出,不僅董志民父子三人均有強暴徐子八,就連當地多位村幹部、甚至歡口鎮的黨委幹部,都有參與強姦。一些幹部的家屬還因為自己丈夫沾了徐子八的「腥味」而大鬧。

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因為徐子八當初長相清秀,而且身材姣好,拐來的時候又是未成年的鮮花,因此人人眼饞。

這個疑問,才可能是徐子八被凌辱虐待長達20多年,當地基層政府包括民政、計生等部門完全了解情況卻一概視而不見,反而還幫忙造假的真正原因。

我想朋友們都看到了,董志民一家無錢無勢,窮得叮噹響,這樣的家庭不可能有什麼背景。但為什麼董志民能夠如此近乎公開關押、虐待一個年輕女性,輕鬆不斷超生,不但沒有受到牽牛扒屋的懲罰,反而還不斷得到當地部門的救助?這恐怕遠不是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都充滿了愛心與人性這麼美好。

我們看到董志民在徐子八情況曝光後不但沒有絲毫壓力與不安,反而還非常高調地在抖音註冊了帳號,興高采烈地開始圈粉賺錢。

我們不得不問,誰給他這麼強烈的自信和勇氣?

也許,董志民自己已經給出了答案:在前來董志民家「打卡」「獻愛心」的博主們的視頻中,對於孩子們身世的質疑,董志民滿不在乎地這麼回答說:「管他隨誰去,他只要喊我爸都管。」

所以,以我們目前獲知的有限信息來看,至少村、鎮兩級的幹部可能多人涉案強姦徐子八是大概率事件,而針對8個孩子的DNA進行鑑定以確認犯罪事實的存在,應該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徐州非個例 販賣婦女是體制痼疾】

從剛才提到的信息中,大家已經看到了,類似徐子八這樣的女性絕非個例,也絕不是最近才出現。

早在1989年,大陸作家謝致紅和賈魯生就曾經寫過一本紀實文學,名為《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書中引述官方數據證實,僅僅從1986年到1989年這3年期間,就有4萬8,000多名女子被拐賣到徐州,年齡最小的13歲。在有些村,拐賣來的媳婦通過當地的保護「被合法」成為夫妻的,占到了青年婚配人群的三分之一。

可能不少朋友會有疑問,如此猖獗的拐賣婦女,當地警方不管嗎?

這本書列舉了大量真實案例,其中一個案例可以回答這個問題:據書中明明白白記載,貴州同仁縣的年輕女子李小蘭被拐賣到徐州後,曾經在當地大街上向一位警察求助。結果警察把她帶到了自己的堂兄家裡。當晚,警察的堂兄強暴了李小蘭,然後在第二天把李小蘭再次以1,800元的價格轉手賣出去了。

這個案例,極其真實地反映了徐州當地拐賣人口之猖狂已近乎公開化,不但那些花錢買媳婦的村民,就連公安機關這些執法機構人員也都習以為常,將被拐賣的女子視為貓狗一樣的玩物看待,從未當作一個人。

更為可怕的是,這樣的情況並非徐州個別。

徐子八事件發酵後,在2016年曾經震動全國的「重慶巫山縣童養媳事件」當事人馬泮豔女士,立即在微博和Twitter上發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當地村委會、鎮政府全都知情,派出所所長曾經多次接到報警電話都無動於衷,原因僅僅是賣掉馬泮豔的大伯賄賂了所長2,000元。

如果不是經媒體報導引發輿論轟動,馬泮豔說自己很可能也像徐子八一樣,被鐵鏈鎖起來折磨到精神失常,徹底淪為買家一家的性工具。

這個話題聊到這裡,我們已經可以看到,拐賣婦女充作生育機器甚至作為性奴,在很多地方都是得到地方政府默許甚至配合的,這種令人髮指的罪惡在類似徐州豐縣等地方已經完全公開化、並長期化,以至於當地的很多人都已經習以為常,意識不到這是一種犯罪行為,而總是以「家事」來代替。

徐子八與馬泮豔等案件所揭露出來的,是中共地方政府長期呈系統化、集團化甚至是產業化進行人口販賣、性奴圈禁的罪惡的冰山一角。這其中絕不僅僅是幾個村民、村幹部涉案的問題,而是整個地方行政部門都有直接或間接的參與。

這是一張巨大的吃人的網絡,從80年代到現在,這麼多年來,已經不知有多少青春年華的女子甚至是天真爛漫的少女,在這張吃人網絡中被體制縱容或豢養的各種野獸吞噬、消化了,連骨頭都不吐,渣都沒剩。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徐子八曾經對著鏡頭說了一句話,她說「這個世界不要俺了」,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悲傷痛苦的表情,她好像只是在陳述一個自己都不容置疑的、無可撼動的事實。

從這個角度看,我個人對徐子八一案的最終結果並不是很樂觀。儘管這個案件在冬奧會前夕,在習近平最需要面子的時候,狠狠掃了習近平的臉,但案子如果深究下去,其觸動的將是徐州、乃至江蘇的整個官場,而眾所周知江蘇就是江澤民的老巢、大本營的所在地。

誓言反腐永遠在路上的習近平,誓言要不斷自我革命的習近平,有這個魄力嗎?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