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世:清楚記得前世種種的小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3日訊】對人的輪迴轉世一說,我是相信的。這是根深蒂固的觀念,後天的教育和學習是更改不了的。以我的職業或身份,或許不應該相信這些,但因為身邊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我的小姑清楚記得前世種種。

要說的這位轉世之主角,是我小學的同桌,因是我姑媽的小姑子,我也叫她小姑。小姑比我大四歲,我上學較早,她上學較晚。

小姑對我很好,年齡比我大,又是親戚,我學習比她好。但我那時似乎不能體會到她的好,我也像其他同學一樣叫她的綽號——趙老頭。

一個女孩子有這樣的綽號並不好,而且她是一個漂亮的女孩。

這個綽號是有來歷的,聽我姑媽說,小姑是鄰村的趙姓老人轉生的,小姑小時經常說起她前世的故事。

說幾件比較奇異或近乎荒誕的事與大家分享。

趣事一:小姑會說話時,有一次她母親給她做了一件花褲,她撇嘴不穿,說:媽,我不穿花的,我以前穿白毛羊的粗布褲子,不用腰帶,直接一挽就行。

趣事二:小姑小時一直站著小便,弄濕衣褲,為此沒少挨了打。她總是說:俺以前就這樣啊,媽,我的小JJ哪去了?

趣事三:小姑學習不太好,算帳在行,就是幾毛幾釐,又幾斤幾兩的賬也一下子算得清。偏偏數學成績很差,喜歡逃課聽說評書的。我家鄉五天一個集市,一到逢集,她就不見了。老師就讓我去找她,我一般直接就跑到說評書的地方去找她。

趣事四:八歲時,小姑失蹤了一天,在家人焦頭爛額之時,她回來了,帶回三塊銀元,她說是她以前當農村保管員時藏在屋縫裡的。她居然跑了三里路,回到前世的村裡找了回來。

趣事很多,不再說了。說點讓我至今迷茫,或許也讓大家感興趣的,她如何來投胎的事吧。小姑手很巧,當時夜讀都用煤油燈,用墨水瓶或小鐵筒做一個簡易的油燈,穿上棉芯,外罩上白紙,很亮的。我夜讀時的小油燈都是她給我做的。

她常常在沒人的時候給我講些她以前的經歷,讓我最感興趣的是她說的投胎時的經歷,讓我覺得她很可憐,很無助。當年姑媽的婆婆生小姑的那天夜裡,小姑說她本來是去排隊喝什麼湯的,排了很長的隊。可是輪到她時,卻沒有湯了,發湯的老太太走了,也沒有人理她,最後她又冷又餓,一個人飄蕩著,就到了她現在的家上空,看到亮著燈,她就直接奔著亮燈的房間進來了,結果就成了現在的她。

這件事,對我影響極大。農村中有很多關於死後喝迷魂湯和孟婆的傳說,我算是從她嘴裡聽到了最真實的版本。

或許,小姑投胎轉世這個實例,也奠定了我未來的思想走向。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