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盛世螻蟻」——一月五大社會熱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人過的是什麼日子呢?2022年第一個月裡,從如下五個社會熱點中或窺一斑。

元旦,孕婦就醫被拒,八月胎兒死於腹中

1月1日晚8點,西安一名孕婦被送到醫院,醫院以她的核酸檢測結果有效期超過了四小時拒絕她入內,她「很艱難地用手支撐著身體那樣在椅子上坐著,血順著椅子和褲子流下來,地上全是血」,兩小時後才被允許入院,但腹中八個月大的胎兒已經死亡。

4日,相關視頻在網上熱傳,網民憤怒。「這個媽媽吃了多少苦懷了八個月就這麼在寒風裡等著,最後孩子沒了,還是在醫院門口,想想就要窒息了,」一條評論寫道,該評論獲得了23萬個贊。

6日,迫於輿論壓力,西安市衛健委主任在記者會上向流產孕婦鞠躬道歉,並將事件定性為「責任事故」。但是,從陸媒和網絡陸續披露的情況看,這名孕婦的經歷並非個例,而是此起彼伏。

西安這件事的背景是中共極端的「清零」政策——西安封城。中共從未公開嚴肅討論過從「封城」得到了什麼教訓,只是喋喋不休地強調「中國模式」的成功與西方民主國家的無能。一些網民開始將西安極端的防疫措施比作另一種病毒:「在西安,你可以餓死,可以病死,但不能死於新冠。」

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1月19日,北京市官方通報朝陽區新增一例「無症狀感染者」,意外曝光山東男子岳某赴京打工尋子的辛苦歷程,岳被稱為「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從1月1日到1月14日,在北京23個地方通過打零工養家餬口(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總共工作85小時25分鐘,其中在深夜和凌晨工作的時間為54.5小時;1月10日,更是從凌晨12點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9點以後;18天僅1天就餐記錄。

岳19歲的大兒子在一家食品廠工作,2020年8月12日說肚子疼,被送到汽車站(山東威海榮成市),不過兒子沒上車也沒回家。岳上威海的派出所報警,希望能手機幫忙定位找人,只獲得回復,成人不給定位手機;至於調監控,他們說只管車,不管人,也不給調。事情過了三個月才立案。(網民質疑,「大數據可以輕易將一位苦苦尋子的父親挖出來,具體到他每天幾點幾分在哪裡做什麼,卻未曾幫他找到失蹤的兒子。 」)

岳的遭遇引起廣大的迴響。1月21日,威海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2020年8月26日,警方接到群眾報警,在一處水塘內發現一具高度腐敗的屍體,但未發現有犯罪事實存在的痕跡,因此沒有立案。後,警方採集了岳先生夫婦的DNA,經過多次鑑定發現遺體確為岳的大兒子,但岳夫妻二人「一直不接受事實」。同日,岳的小兒子在微博直指警方並沒讓家人看DNA鑑定結果,「就憑嘴一說是我哥,就讓俺家人帶走」。

陸媒《中國新聞週刊》刊發文章《對話「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來北京找兒子,凌晨打零工補貼家用》。該文很快衝上熱搜,但1月21日在微博已被禁止分享。

17歲劉學州被逼自殺

1月24日零點7分,劉學州發布了最後一條視頻,只有一張照片,向陽而拍。2 個小時後,他在三亞的海邊吞下了幾十片抗抑鬱藥, 凌晨4點,經搶救無效死亡。死前,他在微博留下一篇長文《生來即輕,還時亦淨》。

據劉遺書,他來自河北邢台,2004年到2006年之間出生,父母是未婚時生下他。父親為了娶他母親的彩禮錢,以兩萬七千元人民幣的價格將他賣給了人販子,到手的只有區區四千元。在他3個月大時,養父母從山西大同一家飯店將他買來。四歲時,養父母因為煙花事故爆炸身亡,他在姥姥家生活過幾年。但在小學的校園裡,劉學州因為被收養的身世,遭到學校老師和同學的歧視和霸凌。上了初中,劉學州又曾受到男教師的猥褻。

2021年底,劉學州在警方的幫助下找到親生父母,但已經分別重組家庭的父母很快以各種理由推脫對他的撫養責任,生母甚至把他的微信拉黑。劉學州將父母的做法在網上曝光後,媒體聽信其父母的單方面說法,進行片面報導,又引來社交媒體上的各種網暴,劉學州的抖音和微博私信收到各種攻擊性言論。劉學州在遺書中寫到,「把這些全部加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實在是承受不起來了,因為我才十幾歲,還是其他大人眼裡的不懂事的小孩子……」

其實,劉學州可謂「堅強男孩」,他自稱有良好的心態面對生活,曾任河北邢台南宮雙語學校學生會主席,生前是河北石家莊法商職業學校學前教育專業學生,還打算2023年畢業後參加高考。2021年12月14日之前,他發布的視頻是青春少年的氣息。但是,殘酷的現實毀滅了他。

有評論指,劉學州的經歷就像是新版的《悲慘世界》,出生時,父母缺位;父母賣掉親生兒子時,警察缺位;在學校被欺負時,公共教育機構的保護職能缺位;媒體片面報導、社媒網暴時,公共輿論的道德和規範缺位。自由亞洲電台刊發的報導,標題就是「劉學州絕望自殺 中國社會黑暗面集中再現」。

手術室裡全是錢

截至1月28日,一則圖片新聞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的相關瀏覽量已超過1.5億次,引發輿論風暴。這是一則什麼圖片新聞呢?

1月26日發到網上的這則圖片中,有不少人在一個大廳裡聚餐,上面掛的橫幅寫著「虎虎生威迎新年,手術室裡全是錢!」橫幅下排的小字是「2022年康華醫院手術室總結大會」。

當日晚,該醫院發「道歉聲明」,稱該院手術室部分人員「自發組織」的聚餐,「為了營造輕鬆用餐氛圍」,是該院護士「自行製作」的橫幅,並稱「橫幅內容表述極其不當。」不過,大陸網民對這份「道歉聲明」不買帳,多數人認為「醫療本來是救人」、「如今的醫院以掙錢為主要目的,治病救人放在次要位置」,「終於說實話了!」「現在赤裸裸說出來了。」

有論者指,在中共治下其實整個社會都處於道德淪喪的狀態,醫院不過是一個縮影;而在醫院淪落的過程中,中共的「醫療產業化」是催化劑。

徐州一女子連生8孩 被拴鐵鏈囚禁

1月末,一段網友拍攝的視頻引全網關注。視頻中,在一處簡陋的小屋子裡,一名女子穿著棉褲、上衣單薄,其脖子上拴著一條鐵鏈,鐵鏈上的鎖垂在女子下巴下方。女子旁邊有張床,髒亂不堪,床上還有一碗飯、一個饅頭。該女子口齒不清,似乎無法與人正常交談,無論拍攝者怎麼詢問,女子的回答都難以聽懂。

拍攝者稱,視頻拍攝於江蘇省徐州市豐縣歡口鎮,她是8個孩子的媽媽,並表示該女子冬天穿得很少,於是便給其拿了一件厚外套穿。在此視頻的評論區中,有網友稱村裡人說孩子媽媽來的時候有學歷,會說英語,是被其丈夫董某某打傻的,並表示不聽話還會拔她牙齒。還有網友披露,被囚禁女子是高中生,被拐賣到此地。

但是,針對此次輿論焦點,當局迅速「維穩」,先後發布「闢謠」通報。目前,該女子已被當局以送醫治療為由帶走。最初網民發布的視頻已被刪除,相關話題也遭到官方封殺。

不過,網民仍對此新聞持續關注。很多熱心網友到尋子網站上,扒出了多位樣貌、年齡與楊某俠有相似之處的多年前的失蹤女性。如有陸媒稱,這名女子與12歲時走失的四川女孩李瑩長相和年齡均十分相似。

2月1日,大陸前資深調查記者鄧飛在微博爆料說,同村裡還有一名女子遭遇更為悲慘,長期被鐵鏈鎖著已不能行走,這名女子和生了8孩的女子差不多時間來的。

事實上,類似案子在中國數不勝數。僅僅在這次的事發地徐州,大陸作者謝致紅和賈魯生在一份《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的調查報告中引述官方數據指,從1986年到1989年,有近5萬女子被拐賣到徐州,年齡最小的13歲。

結語

中共竊國七十餘年,神州大地上發生了多少天災人禍?沒人說得清,也沒有多少人去記錄。但是,在2022年,就在我們的身邊,就在我們生活的同一時間,一些罪惡被曝光、被浮現,我們還能視而不見嗎?

僅僅一月裡的五個社會熱點就表明,中共把中國變成了一個互害社會,變成了地獄。令人義憤填膺,如果要歸結到一句話,就是:中共不滅,天理不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