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話虎】虎君縱橫典故 演繹正反兩面意涵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4日訊】老虎,百獸之君。在中國的歷史舞台上,先民以老虎表達不同的心聲,演繹為固定成語,其中既有先人對生命的慈愛與認知,先賢的威武和勇猛,也有處理兵事的機警。虎君演繹的正反兩派,在歷史上深入民心。

虎守杏林

中國古時「虎守杏林」有多個版本,有三國版,也有唐朝版,版本不同,故事的主人公也不同。我們要介紹的是三國版。

三國時期,有一位道醫名為董奉,字君異。他居住在山裡,時常為人治病,從不收取財物,只要求他們栽種五棵杏樹。重病患者痊癒後,要栽種五棵杏樹,痊癒的輕病者就栽一棵。如此數年,痊癒的病人種下了十萬多棵杏樹,樹木蔥鬱,成為杏林。山中的飛禽走獸,也集體遷到杏林棲居。當杏果成熟後,董奉就在林中蓋了一間草倉,裡面放了一個簞瓢。他告訴眾人,想要買杏,就放一簞穀到倉中,自行去摘一簞杏。

如果有人少放了穀米,而多拿了杏果,就會有三四隻猛虎衝出杏林,追敢欺瞞者。拿杏者驚恐逃命,手中的杏子都掉在地上,等他跑到家裡看,拿回來的杏子和自己帶去的穀米一樣多。有猛虎看守杏林,買杏的人自守其心,不敢再行欺騙。

董奉將所得到的穀糧,賑救貧窮百姓,或供給旅行的客人。董奉每年都派發出三千多斛穀米,但仍會剩下很多。這就是三國版「虎守杏林」的來歷。因為這則歷史典故,人們以「杏林」稱頌中醫。

為虎作倀

中國古人對生命的認知別開生面,能夠看到人去世後的景象。先民對生命的探索,也溶到一些成語中,「為虎作倀」就是其中之一。

在宋朝官修著作《太平廣記》、明朝醫典《本草綱目》以及民間故事中,都有這樣的說法「人死於虎,則為倀鬼,導虎而行」,那些被虎吃掉的人會成為倀鬼,也就是老虎的僕役。老虎出行前,先派出倀鬼前行誘人。於是文化演繹中出現了「為虎作倀」的成語,含義也演變為比喻給壞人作幫凶。

暴虎馮河

老虎是力量威猛的象徵,其勇猛被眾所周知。如果一個人只有勇而無謀,魯莽行事,孔子也不會與其為伍。

「暴虎馮河」出自《論語‧述而》。有一回,子路問孔子:「老師,您如果統帥三軍,那麼您會和誰一起共事呢?」孔子回答說:「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暴虎,明知道與虎搏鬥要靠武械,卻為了展現自己的勇猛,而不使用任何武器,空手與猛虎搏鬥。馮河,明知道渡河須要乘坐舟船,但為了展示自身的勇敢,而徒步過河,不乘舟船。「暴虎馮河」到死都不會後悔的人,孔子不會和這樣的人一起共事。他要找的人,一定是能遇事小心謹慎,善於謀劃而能完成任務。

「暴虎馮虎」在先秦時代即已流行,比喻人們做事有勇無謀,明知道危險還要魯莽去做。

坐山觀虎鬥

在中國的四象文化中,白虎位於西方,主掌地上殺伐戰事。不少含有老虎的歷史典故,也多和兵事有關。

戰國時期,韓、魏二國互相討伐,雙方打了快一年。秦惠文王想調解二國紛爭,於是徵詢群臣的建議。有的説不用勸,讓他們打吧;有的說調停衝突,有利於秦國。群臣意見模稜兩可,秦王一時難以定奪。

時逢陳軫出使秦國,他原本是秦國大臣,因沒有受到秦王重用,於是去了楚國。這次陳軫奉楚王之命出使母國。秦惠文王一見到他,就問:「你離開我,去了楚國,有沒有思念寡人?」陳軫以越國人莊舄為例,雖然莊舄在楚國做了大官,身居榮華富貴,然而當他生病的時候,他依然說的是越語。陳軫説:「雖然我被趕到了楚國,可我説的還是秦話。」

秦王諒解了陳軫,並請他解決眼下的難題,韓魏相爭怎麼辦?陳軫為秦王講了一個故事。卞莊子想刺殺一隻老虎。有人勸阻了他,說兩隻老虎同吃一頭牛,必然會爭打起來。兩虎相爭,強大的那隻老虎會受傷,弱小的那隻老虎會被鬥死。於是,卞莊子旁觀虎鬥,等到它們兩敗俱傷時,便趁機上去,刺死了受傷的那隻老虎。如此一來,他不僅得到了兩隻老虎,還獲得了殺死兩隻老虎的美名。

陳軫認為,韓魏相互攻擊,正如同兩虎相爭,秦王一聽就明白了。當韓魏二國打得兩敗俱傷時,秦國才出兵,終是大獲全勝。這個歷史故事最終演繹為固定成語「坐山觀虎鬥」。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東漢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豐車都尉竇固(?─88年)奉命征伐匈奴,班超(32年─102年)隨其出征,立下戰功。竇固賞識班超,派他和郭恂一起出使西域。班超帶了三十六位勇士,先來到鄯善國。也就幾天時間,鄯善國王對班超等人的態度由熱情變為冷漠。班超推測,一定是匈奴使者來了。是應該支持漢朝,還是應該支持匈奴,在這個問題上,鄯善國王受到了匈奴人的影響,所以改變了對漢朝使臣的態度。

漢朝和匈奴勢不兩立,如果鄯善國王囚禁漢朝使臣,把其交給匈奴人,那他們必死無疑。班超請勇士們喝酒,詢問眾人的對策。在此危急時刻,勇士們將生死置之度外,甘願聽從班超的命令。班超說了一句千:「不入虎穴,不得虎子。」要想抓到小老虎,就得鑽到老虎洞裡。於是班超定策,襲擊了匈奴使團。漢朝使臣大揚國威,鄯善國王及其臣民都感到震驚。最終,國王決定歸漢,並把自己的兒子送到了漢朝。

虎豹守閽

老虎威猛,讓其看守大門,凡人絕對不敢擅自造次。民間傳說,天界有九扇大門,由神虎神豹看守。猶如屈原《楚辭‧招魂》所說:「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虎豹九關,啄害下人些。」王逸《楚辭章句》:「言天門凡有九重,使神虎豹執其關閉,主啄齧天下欲上之人而殺之也。」達不到上天標準的人,妄想上天,神虎神豹會咬噬痴心妄想的人。

隨著文化演變,虎豹守閽被賦予了其它的含義。宋朝宋祁的《反騷》詩曰: 「謂門有九關,虎豹代守閽。砥舌飢涎流,觸之輒害人。」宋祁詩文以虎豹比喻殘暴之人;守閽,看守大門,門禁森嚴。虎豹守閽,比喻朝廷中奸臣擋道,禍國殃民。

看過這些歷史典故,「百獸之王」老虎在文化的舞台上,演繹了正反兩面的文化意涵,其中有先民對生命的守護,對另外空間生命存在形式的探索,也蘊含著先賢的智慧心聲。

參考資料:
《神仙傳》卷10
《論語·述而》
《後漢書·班超傳》卷47
《史記·張儀列傳第十》卷70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