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梅辛傳之二:梅辛驚人的讀心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今天我們繼續來聊聊作家章閣筆下的神祕人物——梅辛的傳奇人生。

之前我們聊到,梅辛的超能力被開發出來之後,找到了一份表演的工作,他因此名聲大振。1915年,梅辛的經理人齊梅斯特帶著16歲的他到維也納巡演。這趟維也納之行,成為梅辛一生中最珍貴的記憶。他的心理實驗,在當地引起了一片轟動,吸引了當時最著名的科學家。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到現場觀賞了梅辛的演出,並對此產生了興趣,邀請梅辛做了一些實驗。

科學「盲人」遇到科學泰斗

這一年,愛因斯坦的研究正處於巔峰時期。而梅辛對科學領域一片茫然。那些難懂的電磁、量子、相對論、時間和空間的聯繫……在他的頭腦中完全是一片空白。一位是科學泰斗,一位是科學「盲人」,在學術上二個人完全不對等,卻奇妙地在命運的安排下走到了一起,上演了一場世紀測驗。

梅辛踏入愛因斯坦的公寓,最大的亮點是到處堆滿了書籍,幾乎隨時伸手可得。愛因斯坦待人和藹,穿著隨意。弗洛伊德穿著黑色的衣服,表情嚴厲而又堅定,在梅辛眼裡他像是一位苦行僧。儘管看上去很嚴厲,但弗洛伊德對待梅辛這個少年始終很友好。

心靈感應實驗開始了,弗洛伊德下達了第一道思維指令:去梳妝台拿起鑷子,到愛因斯坦身邊,從他那蓬鬆的鬍子裡拔出三根鬍鬚。16歲的梅辛有些緊張和拘謹。在無聲的環境中,他接收到弗洛伊德的思想指令,拿起小鑷子走到愛因斯坦身邊,向他道歉,接著說出他朋友的念頭。愛因斯坦聽了笑起來,伸出自己的面頰。

弗洛伊德緊接著給出了第二道思維指令:給愛因斯坦一把小提琴,讓他演奏。梅辛按照思維命令,拿起小提琴交給愛因斯坦,並說出那條思維命令。愛因斯坦再次笑起來,拿起琴弓開始拉琴。之後,愛因斯坦和弗洛伊德這二位博學的科學家就梅辛的神奇能力討論了起來,他們談論的話題,講述的術語,梅辛聽起來均是晦澀難懂。儘管如此,對於梅辛這仍是一個輕鬆愉快的夜晚。

在梅辛離開前,他對愛因斯坦說:您將會在1921年獲得一項非常重要的獎項。當時,愛因斯坦聽到後,幽默地吐了一下舌頭,並沒有在意。後來事實的發展,印證了梅辛的預言。1921年,愛因斯坦因光電效應以及對理論物理學的成就,獲得諾貝爾獎項。

愛因斯坦是舉世公認的科學泰斗。隨著他的研究越深,他對宇宙的奧妙,科學還未探測到的神祕時空越加感歎,認為「這一切出自於全能的上帝之手」。

在無神論、進化論橫行的時代,愛因斯坦對神的認知未能儘早公布於世。不過在他對女兒利瑟(Lieserl)的信中,他闡述了自己的真實想法。他認為,宇宙中存在著一種巨大的力量,這個宇宙的力量就是「愛」,並且沒有極限。

「這個力量可解釋一切,並賦予生命的意義。這是一個我們已經忽略太久的變項,也許因為我們害怕『愛』,因為它是宇宙中唯一一種人類還沒有學會駕馭的能量。」他認為,這個宇宙的能量,能包容並主宰著一切。宇宙中一切現象的背後都有它的存在,然而科學探索宇宙時,會忘記這個最巨大的力量,探索不到它的存在,也難以給出合理的解釋。

梅辛身上的超常現象,其背後或許同樣存在著類似的宇宙力量,只是人的眼睛看不到,科學探索暫時無法給出合理的解釋。在當今世界,諸如科幻、穿越時空的影視作品大量湧現,為世人了解未知世界、探索神祕現象,展現了多元的角度。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那些類似梅辛身上的超常現象,對人類不再是難解的謎題。

讓心理學家崩潰的實驗

梅辛還曾在德國柏林接受一個心理學會的測試。這個心理學會由當時著名的心理學家們組成,其中包括:李維斯‧斯特恩(Lewis Stern),卡倫‧霍尼(Karen Horney),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伯恩鮑姆(Карл Бирнбаум)等。

在一個白色的巨大實驗室中,實驗開始了。測試中,梅辛向科學家展示了一個他從來沒有在舞台上表演過的超能力——遙控能力。他沒有動手,使用意念就讓火柴和火柴盒乖乖地移到了桌子上,並像指南針一樣轉起來。

阿德勒教授是位唯物的無神論者,他沮喪地看著測試過程,眼睜睜地看著梅辛用意念遙控,移動了他的香菸15厘米。他的世界觀當場就崩潰了,他叫道:「噢,上帝的天使出現了。」

在這個過程中,儀器測出梅辛手臂周圍的電場在加強。凡是接觸到電場的學生志願者身上留下了紅色斑點,看起來就像是燒傷的痕跡。與此同時,空氣中的導電性也在增強。教授們興奮地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可是梅辛自己也不知道。

這裡還有一個細節要和大家介紹一下。在測試遙控功能時,一開始科學家們在梅辛面前安裝了一個玻璃屏幕,一看玻璃屏幕擋不住梅辛,於是科學家們撤下玻璃屏幕,在梅辛面前放了一張膠合板,甚至後來還放了一張覆蓋屋頂的鐵皮,都沒能阻止梅辛的遙控能力。

按照斯特恩教授的要求,梅辛還展示了讀心術,讀取他人的思想。教授們和志願學生默默地寫下了各種單詞和短語,然後全部遮蓋住,但梅辛準確無誤地讀取了它們。這次測試,還有個小插曲。梅辛成功幫斯特恩教授找回了一本書。原來在一年前,教授把一本書放到了閣樓上,再想看時,已經不記得放哪裡了。梅辛看到了教授的記憶,告訴他那本書的位置。

梅辛不會開車,為了測驗他的能力,霍尼教授讓他坐在車子的方向盤後面,然後蒙上他的眼睛,用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發出無聲地思維指令「向左,向右」。梅辛完全看不到路況,只通過讀取教授的思維,準確地打轉了方向盤的方向,讓車子在院子裡繞了好幾圈。

施展讀心術 竊聽將軍的心聲

說到梅辛的讀心術,我們就來介紹一個經典案例。梅辛在波蘭時,波蘭軍隊徵召入伍,於是他參軍,做了一名醫護人員。一天,一個中尉和三個士兵來到了梅辛所在的衛生部,命令他立即收拾行李離開,並狠狠地毫無理由地打了他一頓。

士兵護送瘦小的梅辛來到華沙。原來波蘭元帥約瑟夫‧畢蘇斯基想見他。畢蘇斯基,波蘭復國的功臣,也是波蘭軍隊的復活者。當時的波蘭人民給了他最誠懇的讚美,說他「偉大、強悍、沉默,就像獅身人面像,沉浸在花崗岩的沉思中」。這麼一個偉大的人物,為了見到梅辛,派去了很多人四處打探他的「藏身之處」。

梅辛來到國家領袖面前。畢蘇斯基問他是怎麼做到「讀心術」的?梅辛很誠懇地說:「我也不知道。請您試想一下,在一個盲人的國家,出現了一個視力正常的普通人。一個盲人問他:『您怎麼能在不碰東西的情況下,看得到東西呢?』對方回答:『我只是能看到它們罷了!』」

元帥問:「你說的『看見』是什麼意思?」

梅辛說:「我希望我知道……」言外之意,他雖然擁有特異功能,但是功能是怎麼產生的,具體的原理是什麼,他就不得而知。元帥聽了他的話,也沒有責備他。

一戰結束後,為了擴張領土,在蘇俄與波蘭兩個個新成立的政權之間進行了一場戰爭,即波蘇戰爭。波蘭由進攻轉為迅速撤退。元帥畢蘇斯基想知道,這場與蘇俄的戰爭將會如何結束?

梅辛謹慎地回答說:波蘭軍隊很快就會勝利。但在此之前,波蘭人將不得不撤退到華沙。蘇軍元帥圖哈切夫斯基非常危險,很可能會犯戰術錯誤。」梅辛的話一出口,在場的一位將軍立即呵斥道:「他就是一個小男孩。」另一位將軍也叫嚷著:「圖哈切夫斯基不可能把我們的軍團從(烏克蘭首都)基輔趕出去!」

從當時的戰況看,1919年波蘭在戰事中告捷,控制了烏克蘭西部大部分領土。所以當梅辛的預測一出口,就遭到在場將軍們的駁斥。他們不相信波蘭軍會丟了烏克蘭,撤回華沙,也不相信蘇軍元帥圖哈切夫斯基會犯錯。

那麼事實如何呢?熟悉這段歷史的朋友們已經知道了,1920年4月,圖哈切夫斯基指揮蘇俄軍隊開始反攻,最初的反攻非常成功,蘇軍甚至前進至波蘭首都華沙附近。但到了8月,局勢再次倒轉,波蘭軍隊在華沙戰役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向東前進的波軍節節勝利,蘇俄提出求和。

不過在1919年,除了梅辛,估計沒人會料想到歷史的走向會是這樣。面對諸位將軍的嘲笑,梅辛決定給將軍們一個教訓,打掉他們對未知領域的傲慢和愚見。

徵得畢蘇斯基元帥的同意後,梅辛給在場的將軍們說了一番話。他對其中一位說:「將軍白白地購買了烏克蘭糖廠的股票。蘇俄的布爾什維克將會統治基輔、日托米爾、赫森和敖德薩。」

這句話頓時讓那位將軍的臉拉得很長很滑稽,下巴即刻垂了下來,死死地盯著梅辛。梅辛又對後面的將軍說:「瑪爾戈讓塔夫人對年齡的差距感到很困惑,而且極其困惑。」那位將軍的臉一下就羞紅了。此時畢蘇斯基元帥發出竊笑聲。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一位便衣警衛禮貌地問道:「您不能對我說點什麼嗎?」梅辛說:「讓這位可敬的先生不要為他的女兒擔心。她一定會康復的。她已經好多了。看到一個生病的女孩躺在床上,是最容易的事。此時此刻,她的父親坐在我的面前,擔心著她的健康。」便衣警衛吃驚地叫喊道:「他怎麼知道我的巴桑病了?」

此時,將軍們都沉默了。畢蘇斯基元帥讓梅辛留下,請其他人員先出去,他要詢問自己的未來。梅辛說,元帥將會成為首相,還能活15年。談話結束後,元帥安排梅辛在總部做抄寫員,並送給他一塊金錶做為離別的禮物。

梅辛初到總部,人生地不熟。但他憑著自身的能力「竊聽」軍官的想法,從而知道了軍官們的座位、軍階等事,所以日子過得倒也順暢。不過,不平凡的人註定有不平凡的人生,隨著二戰的臨近,梅辛又被命運推到了風口浪尖。被納粹頂上的他,是否能平安度過險境?我們下期再與大家分享。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