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疫苗的兒童致死率高於感染致死率

Joseph Mercola撰文/大紀元記者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根據已發表的研究,兒童有可能因接種疫苗而對健康產生潛在的終身影響。本文介紹一些專家的意見。

2021年12月6日,執業護士科萊特‧馬丁(Collette Martin)在路易斯安那州健康與福利委員會(Louisiana Health and Welfare Committee)聽證會上作證。馬丁說,她和她的同事目睹了兒童對COVID疫苗的「可怕」反應,包括血栓、心臟病發作、腦病和心律失常,但他們的擔憂被簡單地駁回了。

在老年患者中,她注意到跌倒率上升,並且出現急性的「沒有任何意識」的迷惑。同事們也正在經歷副作用,如視力和心血管問題。

馬丁指出,很少有醫生或護士知道美國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縮寫為VAERS)的存在,因此沒有提交傷害報告。醫院也沒有以任何其它方式收集有關COVID疫苗傷害的數據。因此,即使你想做調查,也沒有數據。

根據馬丁的說法:

「我們不僅看到這種疫苗的嚴重急性『短期』反應,而且我們不知道任何長期反應是什麼。癌症、自身免疫『疾病』、不孕症。我們只是不知道。

「只因我們害怕可能發生的死亡、生病,或一種病毒,一種存活率為99%的病毒,我們就犧牲我們的孩子。截至目前,死於COVID疫苗的兒童比COVID本身還多。

「令人抓狂的是,衛生部承認新變種Omicron具有我們目前看到的疫苗反應的所有副作用。我不明白為什麼更多的人沒有看到這一點。我認為他們看到了,但他們害怕說出來,更糟糕的是,他們害怕被解僱……你會站在歷史的哪一邊?我必須知道,這種瘋狂會停止。」

VAERS數據透露的COVID疫苗風險的信息

我最近採訪了以色列純知識與應用知識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Pure and Applied Knowledge)的研究員Jessica Rose博士,了解了VAERS數據顯示的COVID疫苗風險。Rose指出,過去10年疫苗接種後不良事件報告的平均數量約為每年39,000例,平均有155人死亡。這包括了所有的可用疫苗。

截至2021年12月17日,僅COVID疫苗的不良事件報告就有983,756份,其中包括20,622例死亡。這還不包括漏報因素,我們知道漏報因素很重要,可能比報告高出5到40倍。大多數醫生和護士甚至不知道VAERS是什麼,即使他們知道,他們也選擇不報告這些事件。

在COVID疫苗所引起的不良事件中,50%的死亡發生在注射後48小時內。根本無法想像有10,000人在接種後兩天死於疫苗以外的其它東西。這不可能都是巧合。特別是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更年輕,沒有潛在的致命威脅會令他們隨時死亡。整整80%的死亡案例發生在接種疫苗後一週內。就時間而言,這仍然非常接近。

兒童面臨永久性心臟損傷的風險

除了直接死亡風險外,兒童還面臨因接種疫苗而可能出現終身健康問題的風險。心肌炎(心臟炎症)已成為最常見的問題之一,特別是在男孩和年輕男性中。

2021年9月初,Tracy Beth Hoeg及其同事在預印本服務器medRxiv上發布了對VAERS數據的分析。研究顯示超過86%的12至17歲出現心肌炎症狀的兒童嚴重到需要住院治療。

Hoeg發現,心肌炎病例在第二次注射後發作,在男孩中比例非常高。90%的疫苗導致的心肌炎報告是男性,85%的報告發生在第二劑疫苗之後。根據Hoeg等人的說法:

「在接受第二劑後的12—15歲的男孩中,心臟不良事件(cardiac adverse events, CAEs)的發病率估計為每百萬分之162;16—17歲男孩的發病率為百萬分之94。據估計,兩個年齡組的女孩CAE發病率為百萬分之13。」

毫無疑問,醫生們看到心肌炎的增加,但很少有人願意談論它。在最近的一篇子堆棧(Substack)帖子中,Steve Kirsch寫道:

「我剛剛閱讀了我的私人『僅限醫療保健人員』子堆棧上的評論。據估計,心肌炎的發病率升高了100倍,但沒有人會知道這一點,因為心臟病專家因為害怕報復而不會大聲疾呼。」

他的評論是他與一位兒科心臟病專家的私人談話。心臟病專家永遠不會在公開場合對媒體說這些話,也不會透露他的名字,因為他首先要考慮的是他的家人(保住他的工作)。

如果一個「事實核查員」打電話給心臟病專家,他可能會拒絕發表評論,或者只是說「疫苗推出後,我看到更多的病例」。

以下是發布在個人子堆棧的評論:

「推行疫苗前,每年有一到兩例心肌炎。現在,他的候診室的一半病人都是心肌炎。我們應該告訴父母,科研人員正在『研究』疫苗和心肌炎的因果關係。也應該將父母們轉介給傳染病專家,以討論他們其他孩子的情況。

「他承認,他和大約50%的同事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由於害怕醫院和州行業執照委員會的報復,他們不敢說出來。

「其他50%的人不想知道,不關心,迷醉於認知失調(如斯坦福大學的哈維‧科恩博士,Harvey Cohen),或者擺他們的權威架子。祝我的這些前同事好運。惡臭是壓倒性的。

「……從每年1或2例到『候診室的一半病人』。我不知道他的候診室有多大,但至少能容納兩個人,因為他說『一半』。我們假設候診室每年開放250天,每天只接診兩個人,那麼,心肌炎的比率也大大增加了:候診室每年開放250天/每年1.5個平均病例=166倍。」

心肌炎不是一個輕微的無關緊要的副作用

2021年10月,Rose與Peter McCullough博士一起向《心臟病學前沿問題》(Current Problems in Cardiology)雜誌提交了一篇關於注射COVID疫苗後VAERS心肌炎病例的論文。當一切都準備好,將要出版時,突然間期刊改變了主意,把它拿下了。

不過,你仍然可以在Rose的網站上找到預印版。數據清楚地表明,心肌炎與年齡呈負相關,因此年齡越小風險越高。風險也依賴於劑量,男孩在第二次接種後患心肌炎的風險增加六倍。

雖然我們的衛生當局對這種風險不屑一顧,聲稱病例是「輕微的」,但這是一個可怕的謊言。對心臟的損害通常是永久性的。

Omicron感染對年輕人沒有風險

羅伯特‧馬龍(Robert Malone)博士最近的一項分析所指出(他最近被Twitter禁止,但可以在子堆棧上找到),隨著Omicron的出現,COVID疫苗的風險—效益比率變得更加顛倒(即風險變大,效益變小)。因為這種變異產生的疾病比以前的變異要輕得多,使兒童因感染而住院或死亡的風險比以前更低,他們的風險已經可以忽略不計。

馬龍博士目前正在領導撰寫國際醫生和醫學科學家聯盟的第二份《醫生宣言》,該宣言已由16,000多名醫生和科學家簽署,聲明「健康兒童不應接受強制疫苗接種」,因為他們感染SARS-CoV-2的臨床風險可以忽略不計,而且在制定此類政策之前無法確定疫苗的長期安全性。

不僅兒童面臨疫苗嚴重不良事件的高風險,而且人口中有健康、未接種疫苗的兒童對於實現群體免疫至關重要。

疫苗加重急性冠脈綜合徵的風險

研究人員還發現,輝瑞(Pfizer)和莫德納(Moderna)mRNA COVID疫苗可顯著增加與注射後血栓形成、心肌病和其它血管事件相關的生物標誌物。

研究人員發現,接受過兩劑mRNA疫苗的人患急性冠脈綜合徵(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CS)的五年風險增加了一倍以上,使其從平均11%增加到25%。急性冠脈綜合徵是一個總括性術語,不僅包括心臟病發作,還包括一系列其它疾病,涉及突然減少流向心臟的血液。

在2021年11月21日的一條推文中,心臟病專家Aseem Malhotra博士寫道:

「非同尋常,令人不安,令人不安。我們現在有證據證明mRNA疫苗導致心臟問題增加的生物學機制。摘要發表在影響最大的心臟病學雜誌上,所以我們必須非常認真地對待這些發現。」

VAERS的數據顯示了什麼?

2017年發表的研究計算了兒童和青少年心肌炎的背景發病率,顯示其發生率為每年每百萬人四例。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the U.S. Census Bureau)的數據,截至2020年,美國有7,310萬人年齡在18歲以下。這意味著青少年(18歲及以下)心肌炎的背景率約為每年292例。

截至2021年12月17日,僅查看美國報告,不包括國際報告,VAERS已收到:

18歲人群中有308例心肌炎
17歲青少年中有252例
16歲兒童中有226例
15歲兒童中有256例
14歲兒童中有193例
13歲兒童中有132例
12歲兒童中有108例

總的來說,18歲及以下青少年中有1,475例心肌炎病例,這是背景率的五倍。同樣,這沒有考慮到漏報率。據計算,漏報率為5到40倍。

與此同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聲稱,在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期間,「被確定感染COVID-19的患者中心肌炎的風險為0.146%」,而未被診斷為COVID-19的感染者的心肌炎的背景率為0.009%。

在調整了「患者和醫院特徵」後,年齡在16至39歲之間的COVID-19患者患心肌炎的可能性平均是沒有COVID-19的患者的七倍。

也就是說,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強調,「總體而言,心肌炎在所有患者中都不常見」,無論是否被COVID-19感染。更重要的是,在16至24歲的心肌炎患者中,只有23.7%有COVID-19病史,因此該年齡組的大多數病例不是由COVID-19感染引起的。

我們也不是在談論實際COVID-19感染方面的大數字。2021年1月初,每週青少年住院率達到每10萬人2.1人的峰值,3月中旬降至每10萬人0.6人,4月升至每10萬人1.3人。

在這個年齡組中,我們用每10萬人2.1人(或每百萬人21人)的峰值住院率,並假設COVID-19陽性患者患心肌炎的風險為0.146%,我們得到的青少年中來自COVID-19感染的心肌炎發生率為0.03/million。這與每百萬人中有4例的正常背景率相去甚遠,因此SARS-CoV-2感染引起的心肌炎風險可能很小。

現在,假設青少年的COVID-19住院率為百萬分之21,並且我們有7,310萬青少年,我們可以預期該年齡組一年內將有1,535例COVID-19住院治療。如果這1,535名青少年中有0.146%的人患上心肌炎,我們可以預期每年有2.2例心肌炎發生在這個年齡段,其中包括那些患有COVID-19的人。

總之,根據CDC的統計數據,我們可以預期只有兩名以上的青少年因COVID-19感染而引發心肌炎。與此同時,在短短六個月內,我們在注射COVID疫苗後報告了1,475例心肌炎病例(2021年7月30日批准了12至17歲兒童的疫苗注射)。

考慮到漏報,實際數字可能在短短六個月內達到7,375到59,000之間!為了估計年發病率,我們必須將其翻倍,這就是說14,750至118,000例心肌炎。那麼,「對於青少年和年輕人來說,COVID-19感染引起的心肌炎的風險遠高於mRNA疫苗接種後」,這種說法正確嗎?我懷疑。

你能減輕破壞性影響嗎?

我們絕對沒有醫學理由給兒童和青少年接種COVID疫苗。這樣作,風險很大,效益很小。如果由於某種原因,你的兒子或女兒已經接受了一次或多次注射,而你希望降低他們患心臟和心血管併發症的風險,我建議實施一些基本措施。

請記住,這些建議不能取代或取消他們可能從兒科醫生那裡收到的任何醫療建議。這些實際上只是沒有不良症狀時的建議。如果你的孩子出現任何心臟或心血管問題的症狀,立即就醫。

1. 首先,不要再給他們注射疫苗或加強劑。

2. 測量他們的維生素D水平,並確保他們口服足夠的維生素D和/或獲得合理的陽光照射,以確保他們的維生素D水平在60ng/ml和80ng/ml(150至2000nmol/l)之間。

3. 在他們的飲食中去除所有蔬菜(種子)油。這涉及去除幾乎所有加工食品和餐館中的大多數餐點,除非你說服廚師只用黃油烹飪。

避免任何醬汁或沙拉醬,因為它們含有種子油。還要避免傳統飼養的雞肉和豬肉,因為它們的亞油酸(linoleic acid)含量非常高。亞油酸是幾乎每個人中含量過高的omega-6脂肪,並導致氧化應激,導致心臟病。

4. 考慮每天給他們大約500毫克的NAC(N-乙醯半胱氨酸),因為它有助於防止血栓,並且是重要的抗氧化劑谷胱甘肽(antioxidant glutathione)的前體。

5. 考慮服用纖溶酶(fibrinolytic enzymes)。它可以分解導致血栓、中風和肺栓塞的纖維蛋白。劑量通常為兩到六粒膠囊,每天兩次,但必須空腹服用,要麼在飯前一小時或飯後兩小時服用。否則,這些酶將僅充當消化酶,而不是分解纖維蛋白。

參考文獻:

Louisiana Health and Welfare Committee Meeting, Dec. 6, 2021
Louisiana Government Archived Videos 2021 (see Health and Welfare)
OpenVAERS Data as of Dec. 17, 2021
Dare to Seek the Truth Dr. Peter McCullough
SteveKirsch.substack, Dec. 30, 2021
Journal Pre-proof, A Report on Myocarditis Adverse Events in the U.S. 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 (VAERS) in Association with […]
Census.gov 2020 Statistics
OpenVAERS Myocarditis cases by age as of Dec. 17, 2021

轉自Mercola.com

原文「Joseph Mercola: Do More Children Die From the COVID Shot Than From COVI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