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左翼信貸政策使窮人受害最深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由主義政策往往產生與他們的預測完全相反的效果,這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例如,左翼對犯罪的軟政策並沒有幫助少數族裔社區,而是增加了盜竊和槍擊事件,並使這些社區成為恐怖區。

另一個例子是,左翼試圖以結束「掠奪性貸款行為」和高利息為幌子,對低收入貸款人實施更多監管。通常,這些政策的持久影響是使少數族裔和退伍軍人無法進入信用卡市場,無法得到短期過橋貸款,甚至抵押貸款。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簽署了一項國會聯合決議案(S.J. Res. 15),反對川普(特朗普)政府的「真正貸款人規則」。川普時代的這項政策確保了無數美國人獲得短期貸款。它自實施以來一直受到左翼的攻擊。不出所料,民主黨人在掌權後廢除了它。

我們的現役和退伍軍人被民主黨人災難性的貸款限制拋在了一邊。2006年,國會批准了《軍事貸款法》(Military Lending Act)。這項聯邦政策將現役軍人的貸款利率上限定為36%。聽起來不錯,對吧?

錯。實際上,它所做的與民主黨人的想法完全相反。雖然《軍事貸款法》的支持者聲稱它將幫助軍人免於債務,但它並沒有。HarrisX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與《軍事貸款法》通過之前相比,擔心償還債務的軍人數量是其兩倍。由於《軍事貸款法》,50%的受訪者被拒絕獲得貸款或貸款產品。

同樣,發薪日貸款為在兩次發薪日之間或艱難時期面臨財務緊縮的家庭提供200至1,000美元的短期過橋貸款。而這項法規在許多州受到了限制甚至廢止。自由主義者抱怨貸款收取的利息太高。但對於成千上萬的低收入借款人來說,這些兩到三週的貸款是救命稻草。如果它們如此邪惡,為什麼貸款商店如此受歡迎?

民主黨人沒有從這些錯誤中吸取教訓,而是繼續推行這些失敗的政策,甚至變本加厲。參議員傑克‧里德(Jack Reed,羅德島州民主黨人)最近推出了《2021年退伍軍人和消費者公平信貸法案》(S. 2508, the Veterans and Consumers Fair Credit Act of 2021),該法案將採用《軍事貸款法》的貸款標準,並將其應用於每個美國人。

里德聲稱,該法案將幫助退伍軍人,以及更廣泛的消費者,但我們都知道真相。如果民主黨人通過這項提案,它將剝奪數百萬人獲得信貸的機會,包括里德可笑地聲稱將從他的立法中受益的退伍軍人。

由於左翼政客,那些有需要的美國人被剝奪了信貸。當民主黨人譴責第三方貸款機構對短期貸款收取高利率是「貪婪的」,並採取行動對其進行監管時,他們忽視了現實。左翼的貸款限制並沒有使借款人更容易通過降低利率來償還貸款。相反,許多潛在的借款人無法獲得信貸。

退伍軍人並不是唯一受到國會決議S.J.Res.15等政策傷害的群體。少數族裔和低收入美國人,那些左翼在支持這些破壞性政策時聲稱要為之奮鬥的群體,也不成比例地遭受了後果。鑒於平均收入較低,當利率受到限制時,這些群體的成員不太可能從銀行獲得貸款。

通過攻擊第三方貸款提供者,左翼的貸款法規使銀行壟斷了誰可以獲得信貸的決定。強制性的低利率導致銀行拒絕高風險借款人獲得信貸,而這些人以前從第三方貸款機構獲得貸款。當依靠貸款維持生計的人無法獲得所需的信貸時,他們在經濟上往往就被摧毀了。

最清楚貸款利率上限的破壞性的人,就是我們的現役軍人和退伍軍人。他們受到了《軍事貸款法》的傷害。像S.2508這樣的貸款限制只會阻止數百萬需要獲得信貸的人獲得信貸。

作者簡介: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一位經濟記者、作家和專欄作家。他合著的許多書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經濟學:振興經濟的「美國第一」計劃》(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爾還是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原文「Do-Good Leftist Lending Policies Hurt the Poor Mos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