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隔離酒店飯菜差問題多 多國運動員哭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6日訊】一些不幸在北京冬奧期間檢測出COVID陽性的外國運動員不得不住進指定酒店隔離。很多人抱怨酒店食物不夠,飯菜無法食用,沒有訓練器材,隔離房間衛生差等。他們認為他們的隔離條件正在使糟糕的情況變得更糟。

「我的胃很痛,我臉色蒼白,眼睛周圍有巨大的黑眼圈。我要結束這一切。我每天都哭。我非常累。」在北京一家隔離酒店隔離的俄羅斯冬季兩項選手瓦萊麗婭‧瓦斯涅佐娃(Valeria Vasnetsova)在Instagram上發帖說。

她的問題不在於病毒引發的任何症狀,而是食物。

瓦斯涅佐娃週四(2月3日)發布了一張照片說,這是她一連五天所吃的早餐、午餐和晚餐。照片顯示,一個餐盒裡面裝了普通意大利麵(pasta)、橙色醬汁、幾塊骨頭上帶些燒焦的肉、幾塊土豆,沒有任何綠色蔬菜。

瓦斯涅佐娃說,她主要是靠那幾塊意大利pasta生存,因為其它東西都沒法兒吃。她的體重已經減了很多,骨頭已經凸顯出來了。

在觀察後,瓦斯涅佐娃得出的結論是,隔離酒店運動員們得到的食物普遍都很差。

「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以這樣的態度對待我們這些運動員!」她寫道。

美聯社稱,俄羅斯冬季兩項隊發言人謝爾蓋‧阿維揚諾夫(Sergei Averyanov)說,在瓦斯涅佐娃揭露了隔離條件後,她的飲食有些改善。

德國奧運隊團長:隔離房間條件不可接受

隔離酒店越來越成為運動員及其團隊批評的目標,他們正在遊說組織者進行改進。整個隔離也缺乏透明度,病毒檢測呈陽性的一些運動員被迫進入其團隊無法進入的隔離酒店,而其他處於類似情況的隊友則被允許在奧運村內進行隔離。

運動員團隊已經開始公開批評惡劣的隔離條件。

曾奪得三枚奧運金牌的德國選手埃里克‧弗倫澤爾(Eric Frenzel)檢測呈陽性並被隔離後,德國代表團團長德克‧施梅爾普芬尼(Dirk Schimmelpfennig)抨擊了「不合理」的隔離條件。

施梅爾普芬尼說,弗倫澤爾的隔離房間的條件「不可接受」。他告訴記者,隔離房間的條件不符合運動員和團隊的標準,無論是清潔方面,還是食物質量和WiFi都是問題。

他說,德國隊正在努力改善三名確診運動員的隔離條件,包括與國際奧委會(IOC)和北京奧組委在運行和政治層面進行密切會談,以得到改善。

「隔離酒店房間(條件)不可接受,必須得改變。」他說。

施梅爾普芬尼說,房間必須足夠大,讓運動員能夠鍛鍊身體,而且必須衛生乾淨。食物需要定期送來。「PCR檢測應該在我們需要時進行,每天兩次」。

施梅爾普芬尼也在《法蘭克福匯報》(FAZ)報導的評論中說,只有這些條件滿足了,最終被解除隔離的運動員才能保持良好的狀況,才能夠參加比賽。

比利時選手哭訴:擔心回不去奧運村了

比利時選手金‧梅勒曼斯(Kim Meylemans)也對隔離酒店的條件提出了批評。梅勒曼斯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流淚哭訴的視頻引發了外界對隔離條件的關注。梅勒曼斯感覺在隔離酒店信息缺乏。她擔心自己回不去奧運村了。

比利時奧運官員奧拉夫‧斯帕爾(Olav Spahl)週三(2月2日)表示,「我們的主要目標是盡快讓金‧梅勒曼斯回到延慶奧運村。因此,我們很高興現在已經成功實現了這一目標。」

斯帕爾還表示,雖然理解COVID措施對於保障比賽參與者的安全和健康是必要的,但在實施這種方式時,運動員始終應該是要照顧的中心。

自1月23日以來,包括運動員、工作人員和媒體在內的350多名奧運會參與者在抵達北京時檢測呈陽性。確診的運動員必須在沒有症狀並且在間隔24小時進行兩次PCR檢測均呈陰性後,才能解除隔離。

「檢測出陽性的數量和密切接觸者的數量正處於高峰。這顯然是北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的一個組織問題。」德國代表團團長施梅爾普芬尼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