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鄧小平南巡30周年的「冷」與「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是鄧小平南巡30周年。中共中央一級黨媒與海外有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色彩的媒體的報道,呈現一冷一熱的兩極現象。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鄧小平南巡湖北、深圳、珠海、廣州、上海等地,就改革開放發表一系列講話,史稱「鄧小平南巡談話」。在當時,這是一個重大事件。

2022年鄧南巡30周年之際,就中共中央一級黨媒來說,無論是《人民日報》、《解放軍報》、新華網,還是中央電視台,全都保持沉默,沒有發表一篇紀念文章。中共中央也沒有舉辦任何紀念活動。

而有江、曾派系色彩的海外媒體,專門開闢了一個專題「鄧小平南方談話30周年 解放思想的宣言書如何改變中國」,在這個專題下,從1月18日開始,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如《1992年鄧小平為暫停的改革開放按了快進鍵》、《時代變遷下 中國改革應有的反思與堅持》、《江澤民的應對與抉擇》、《鄧小平VS戈爾巴喬夫 核心體制破解政治繼承難題》等。

為什麼上述兩類媒體對鄧小平南巡30周年呈現出一冷一熱的兩極表現呢?

中共央媒對鄧南巡30周年的集體沉默,顯然是在與習保持一致。

習上台十年來,反腐打虎得罪很多人,過程中,不斷有人抬鄧反習。比如:

2016年3月4日,新疆無界新聞網刊登要求習辭職的公開信。2016年3月30日,美國明鏡新聞網刊登要求立即罷免習的公開信。兩封公開信都在利用鄧反習。

2018年5月4日,鄧小平長子的密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學貼反習大字報。2018年9月16日,鄧的長子在中國殘聯七大閉幕式上的講話,通篇都講「以鄧小平理論為指導」,不提以「習思想為指導」。

去年12月9日,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在《人民日報》發文,為鄧的改革開放大唱讚歌。文章9次提到鄧,一次也沒有提到習。

去年12月22日,上海公共政策研究會會長胡偉,在上海《解放日報》發表特稿《始終不渝堅持三中全會路線和改革開放道路》。同一天,作者「修改完善」後「授權」美國卡特中心辦的《中美印象》發表此文。

通常中共重要的紀念文章,是逢五逢十發表。上述胡偉的文章卻是紀念十一屆三中全會43周年,顯然是刻意而為,借題發揮。文章8次提到鄧,1次提到習,且是在習引用鄧的講話時提到的,目的也是為了突出鄧。

作者授權《中美印象》發表的修改完善稿中,特別增加了對鄧糾正「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的頌揚。

這些做法無疑令習或震怒,或警覺。

鄧小平南巡最大的成果是什麼?是1992年下半年召開的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使市場「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

今年是2022年,中共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已經30年。在鄧南巡30年後的今天,在中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的是市場,還是權力?

答案很明確:是權力,而不是市場。正因為此,美國、日本、加拿大、歐盟等發達國家都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

那麼,鄧南巡的真正成果是什麼?就是權力介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切領域,就是中共權貴家族,利用父輩、祖父輩的權勢,以權謀錢,權、錢、色通吃。

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原安邦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就是鄧南巡後利用鄧家或其他中共權貴家族的權勢暴富的典型。

2004年,安邦財險在寧波註冊成立,註冊資本5億元。至2014年12月16日,安邦集團宣布收購比利時勞埃德銀行時,其披露的資產總規模為7000億元。吳小暉僅用十年時間,使安邦一躍成為中國第二大綜合保險企業,也是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保險企業。之後,吳小暉不但在國內收購金融股權,還在海外高調大舉收購。到2016年底,安邦保險官網稱,其總資產約為19710億人民幣。

據旅美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介紹,中共金融領域的進入門檻極高,需要審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銀行、保險、信託、券商、金融租賃、期貨、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銷售、協力廠商支付牌照、小額貸款、典當12種。

能夠成為擁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財團的人,毫無疑問,都是與中共權貴家族密切相關的人。鄧小平外甥女婿吳小暉的安邦集團,就是中國極少數擁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財團之一。

吳小暉能夠進軍金融業,並迅速攫取巨額財富,不是因為他按市場經濟規則辦事的結果,而是他有「鄧小平外甥女婿」這個金字招牌。

2015年夏,中國發生了一場A股暴跌的大股災。這場股災被認為是企圖把習近平趕下台的「金融政變」。有不少報道稱,吳小暉或涉反習「金融政變」。

2017年6月9日,吳小暉被抓捕。2018年5月10日,吳小暉被控犯集資詐騙罪、職務侵占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判刑18年。

2019年9月18日,吳小暉被法院沒收、追繳的財產的執行裁定書曝光,計857多億元人民幣。有人形容,這是「一份創歷史金額的法院執行裁定書」。

吳小暉不是紅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僅僅是鄧小平的一個外甥女婿,他竟然能在極短時間內,聚斂超過普通中國民眾幾千倍、幾萬倍、幾十萬倍的財富。那麼,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的親生兒子江綿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親生兒子曾偉,利用江、曾的權勢撈了多少錢?對於6億月收入僅千元的中國老百姓來說,可能是天文數字。

習近平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

從2013年1月起,習發起反腐打虎戰役,至2022年1月26日,十年間,習查辦的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官員551人,其中多數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

江、曾是名符其實的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也是將中共變成全世界最腐敗的黨的「總加速師」。

進入2022年以來,習多次就反腐打虎放重話。比如,1月18日,習在中紀委六次全會上講,要「防範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團成伙作勢;反腐敗要「抓住『關鍵少數』以上率下」。有評論指,這是習在釋放「擒賊擒王」的信號。是否確實如此,還有待觀察,但習劍指江、曾的意味明顯。

時至今日,江、曾沒有什麼資本可資宣傳的了,繼續打鄧小平的旗號,冒充中共改革開放的領軍人物,跟習一爭高下,可能是其重要策略。

上述江、曾背景的海外媒體,連篇累牘發表紀念「鄧小平南巡30周年」的文章,實際上,是在利用鄧的政治遺產,在海外大造輿論,爭取將全球反習勢力匯聚在江、曾的旗下,讓習變成眾矢之的,以便在中共二十大上把習趕下台。

就在上述媒體大力宣傳「鄧南巡30周年」之際,華爾街金融巨頭索羅斯1月31日在胡佛研究所發表倒習言論。

索羅斯稱:「中共內部有很強的反對習近平的力量,習精心安排的想把自己提升到與毛澤東和鄧小平同等地位的事,可能不會發生。」

索羅斯表示,習黨內四伏的敵人,房地產危機引發的經濟危機,效果不佳的中國疫苗,人口出生率下滑,都是對習連任很不利的因素。

索羅斯希望習被一位對內不那麼專制、對外趨向和平的人所取代。

這是去年8月13日、30日,9月8日索斯斯接連在《華爾街日報》等國際主流媒體發表倒習文章以來第四次公開倒習。

索羅斯的倒習言論代表了美國一批在習上台前與中共權貴家族聯手「悶聲發大財」的權貴的心聲。

去年1月28日,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發表《更長的電報》,核心就是「去習、存共、美國反習勢力與中共反習勢力共舞」。去年一整年,這樣的聲音一直在美國傳遞著。有人甚至直接提出通過政變把習搞掉。

習上台時面臨的是江澤民當政和當「太上皇」時留下的一個幾乎無官不貪的爛攤子。從2013年至2017年,習與江、曾鬥了五年,總算將實際掌控在江、曾手上的一些權力奪到手了。

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開始,鄧南巡以來、江當政和當「太上皇」時期積累的各種深層次矛盾全面爆發。鄧提出的改革開放(只改經濟體制不改政治體制)實際上走進了死胡同。改革改不動,開放推不動,經濟危機、政治危機、社會危機卻日盛一日。至2022年的今天,習坐在一座接近爆發的火山口上。

習將黨政軍最高大權集中在自己手上,同時,也成了中共內政外交所有矛盾的交匯點。中共毛、鄧、江時代積累的所有問題,也都集中到習身上。

習已無路可退。習打掉的幾百隻「老虎」及其背後的「老虎兒子」、「老虎孫子」、「老虎王」,個個都想要了他一家老小的性命。往前進,習又沒有拋棄全世界最腐敗的黨的勇氣,還在一個勁地保黨。

習越想保這個黨,面臨的危機就越嚴重;這就給江、曾在中共二十大前調動海內外一切反習勢力倒習以可趁之機。

上述有江、曾派系色彩的海外媒體,與習眼皮底下的中央一級黨媒集體沉默的做法相反,高調紀念鄧南巡30周年,實際是藉此向海內外反習勢力發出「倒習」信號。

最近,海內外出現一系列倒習或不利於習的傳聞和言論,如傳軍中有人寫信勸習放棄連任;傳中共上將劉亞洲因反習被抓捕或被監控;傳習最重要的親信栗戰書是曾慶紅安插在習身邊的人;稱徐立毅被免鄭州市委書記,是李克強派對習近平派發起的一波重要攻勢,成功幹掉習「之江新軍」的一名要員……這些或是江、曾派系「倒習組合拳」的一部分,或與之有關聯。

對鄧小平南巡30周年的冷與熱,或預示中共二十大前一場更大的風暴即將來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