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國到底是威權國家還是法西斯國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31日的《華盛頓郵報》發表了美籍華人記者Melissa Chan的評論,題為《中國經常被稱作「威權主義」,感覺這並不夠》,該文對於西方新聞報導中經常將中國稱為「威權國家」的做法提出質疑,表示應該考慮「將中國稱作法西斯國家」,稱中國正迅速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這篇評論文章寫道:「有人會說,(中國)共產主義基礎使其與法西斯的右翼根源從根本上不相容。…但要考慮法西斯主義的標誌:一個監視國家,一個政治強人,在國內煽動種族主義、民族主義和傳統價值觀,同時為向海外擴張建立軍隊。」作者表示,她作為一名曾經在中國工作、如今在柏林寫作的記者,「我發現很難對今日中國與舊日德國遙相呼應這一點視而不見」。

據德國之聲報導,Melissa Chan「將中國稱作法西斯國家」的新觀點引爆了輿論!支持者有之,反對者也不乏其人。

在推特上有超過23萬關注者的專欄作者、經濟學者史密斯(Noah Smith)轉發評論道:「是的,中國政府目前……很難想像哪些元素不符合對二戰時期『法西斯主義』的經典定義。」

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孔傑榮(Jerome Cohen)也轉發了Melissa Chan的文章,評論表示「Melissa Chan寫了一篇很棒的文章,值得最廣泛的傳播」。

孔傑榮還寫道:「關於中國,『威權』那是20世紀的事情了!普京的俄羅斯是當今『威權』的一個好例子。在那裡,一些人還是可以寫作並且做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在習近平的中國即便是一兩小時也不會被允許。」

那麼Melissa Chan說的究竟對不對?今日中國到底是不是法西斯國家?

我認為Melissa Chan說的一點沒錯,威權國家這個概念已不足以用來形容今天的中國了,今日中國就是個地地道道的法西斯國家。只是在我看來,Melissa Chan說的還不夠透徹,還不搆到位——中國不是正迅速朝著法西斯這個方向發展,而是中共當政後的中國一直就是個名副其實的法西斯國家,區別只在於在不同時期法西斯化的程度有所不同罷了。相比較而言,毛時代的中國可以說是典型的法西斯國家,改革開放時期的中國,法西斯化程度有所減弱,但中共十八之後,隨著向毛時代急速倒退,法西斯化的程度重又趨於強化。

為什麼說中共統治的中國並不是威權國家,而是名副其實的法西斯國家?很簡單,因為中共與納粹搞的都是極權主義。

威權國家的特點是什麼?是政府要求民眾絕對服從「政治上的權威」,並限制個人的思想跟言論和行為自由,將權力集中於單一領袖或一小團體,但仍然給民眾保留了有限的自由空間。而極權主義則連這點有限的自由空間都消滅了。在極權體制下,國家權力深入到了社會的每個角落和每個人,控制了從公共空間到私人生活的一切領域,國家由此變成了一個吞噬整個社會的龐大政治兵營,社會秩序完全由政治權力來達成,個人不再有任何獨立空間和自由,大權在握的執政黨不僅掌控著所有的政治、經濟和社會事務,還牢牢地控制了人民的思想、價值和信仰,甚至包括他們的私生活。以這個標準來衡量,中共國與納粹德國有區別嗎?可以說毫無區別。它們其實就是孿生兄弟。

講的更具體點,法西斯最顯著的特點是什麼?不就是「黨國一體」、個人獨裁、警察國家、謊言愚民、對外擴張和稱霸世界嗎?這些特徵中共國哪一條不具備?

納粹有黨衛軍,中共有「國保」;納粹有衝鋒隊,中共有紅衛兵;納粹有希特勒的《我的奮鬥》,中共有《毛主席語錄》;納粹有集中營,中共有勞改營;納粹焚屍,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納粹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對猶太人實施種族滅絕,而中共今天對新疆維族人所犯下的罪行與此又有什麼差別。總之,

中共國與法西斯德國的相似之處可謂比比皆是。

Melissa Chan在她的文章中說,「如果記者、政治家等不能完全自如地將整個國家描述為法西斯,那麼他們應該考慮將中國國家的某些元素稱為法西斯主義。」這表明她對中共國法西斯化的程度還缺乏足夠的了解。今日中國遠不止是「某些元素稱為法西斯主義」,而是主要的元素和大多數元素都是法西斯主義的,本質上是法西斯主義的。

長期以來,尤其是所謂改革開放後,西方對中共的邪惡本質一直缺乏足夠的認識。不過,這種狀況近年來開始明顯改變,Melissa Chan提出中國可稱作「法西斯國家」,就是這種改變的一個標誌。但遺憾的是,有些西方人仍將這種見解視為對中國的妖魔化,可見中共的大外宣在西方還有市場,中共的真實面目還沒被更多的西方人所認識。顯然,這種狀況如果不能得到徹底扭轉,民主國家要想在與中共的博弈中取勝是不可能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