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冬奧開幕式藏凶兆 哄騙習近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7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徐州公布「八孩母」身分,質疑聲浪再掀海嘯;6大疑團拷問官方,一大關鍵信息為何避而不提?張藝謀哄騙習近平,冬奧主題設計暗藏大凶之兆?

在經歷了多天的沉默後,徐州市委市政府聯合調查組在今天正式以「徐州發布」的方式對徐子八、也就是徐州那位引發了全球輿論風暴的鐵鏈鎖喉生下8個孩子的母親,給出了徐州市級政府的官方調查結論。

這個結論在大陸時間2月7號深夜11點才公布出來,立即就引發了新一波的輿論海嘯,僅僅50多分鐘,在徐州發布官方微博下方就有了至少2萬2,000條評論,超過5萬2,000次轉發。到我直播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已經有了5萬2,000條評論和超過11萬次轉發。

在這洶湧的輿論潮中,網友幾乎一邊倒地對徐州發布表達強烈的質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條高讚留言是這麼說的:「你以為大家都睡著了,但是每個人都醒著。」

我反覆看了這第三份的官方通報好幾遍,同時也對比了一下此前的兩份通報,目前我得到的結論比較明確:這份通報是一份破綻百出的、在公開愚弄大眾智商的,不管你信不信,只問你服不服的通報。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先看看這份通報的關鍵內容。

【徐州官方公布徐子八身分】

徐州通報是徐州市一級政府首次對徐子八事件給出的官方正式結論。在這份通報中,徐州官方給出的關鍵信息主要有以下幾點:

1. 調查組通過查閱董志民婚姻登記申請資料,發現其中含有「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字樣,於是派人前往雲南進行核查。現通過亞谷村幹部及村民比對照片和口音,確定了徐子八身分就是亞谷村村民,原名為小花梅(父母已亡故)。

2. 據相關人員回憶,小花梅1994年嫁至雲南省保山市,1996年離婚後回到亞谷村,當時已表現出言語行為異常。

3. 同村一個叫桑某某的女子聲稱,當年她受小花梅母親所託,帶小花梅到江蘇治病並找個好人家嫁了,兩人從雲南省昆明市乘火車到達江蘇省東海縣後小花梅走失,當時未報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4. 徐子八牙齒脫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它健康指標正常。

5. 經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鑑定所DNA鑑定,八個孩子和董志民與徐子八均符合生物學親子關係。

6. 公安部門對董志民是否涉嫌違法犯罪依然在進行調查,有關情況將適時公布。

【官方通報難掩6大疑問】

以上就是這次徐州官方對人民給出的交待,但實際上給的是一卷「到此為止」的封口膠帶,因為這裡面的疑點太多了。

首先第一個,就是我們簡單對比一下從豐縣到徐州兩級部門給出的三份通報就可以看到,第一份通告說徐子八是本地人,正常結婚所以不存在拐賣。第二份通告措辭變了,說徐子八是流浪女,不知道她是哪裡人,也不知道她父母家庭情況,連自己名字都說不出來,被董家收養兩個月後仍然正常登記結婚,也不是拐賣。

第三份通告說的很清楚,婚姻登記資料明明白白記載了徐子八的家庭地址,一核查就對上了,於是徐子八身分迅速被確定。

這三份通告,明顯是相互矛盾的三種說法。我們很難想像,查看同一份婚姻登記資料,三個調查組的人居然給出了大相逕庭的三種答案,是他們不具備基本的小學生級別的識字理解能力呢,還是另有什麼難言之隱?

第二個疑問是,徐州警方僅憑照片比對和徐子八口音,就確定了其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村民的身分,而且還是一個父母雙亡的二十幾年前就失蹤的孤兒,無法進行DNA鑑定了,這種死無對證的情況很容易存在相當大的誤差率,這是一個常識。

那麼我就奇了怪了,四川那位失蹤的李瑩與徐子八的照片比對同樣外貌極其相似,而且李瑩父親雖然過世,但母親健在,為何徐州警方不進行DNA鑑定以排除人為肉眼鑑定的可能誤差?

第三個疑問,「小花梅」這個名字非常罕見,這是當地人稱呼的小名還是正兒八經的姓名?百家姓中的確有「小」這個姓,但人數極其稀少,通報對此並未解釋清楚。

更重要的是,如果徐州警方在雲南當地確認了徐子八身分,那麼查閱小花梅的戶口登記資料以及當地派出所的身分證資料是最基本的、而且是必須的一步工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查到她的出生日期究竟是哪一年,她94年結婚及98年結婚的時候是否未成年。

這些年齡信息是認定是否存在強姦罪的關鍵,但這些關鍵信息徐州警方居然隻字不提,語焉不詳。

第四個疑問,通報說小花梅在雲南的時候就已經精神不正常,流浪到了江蘇被董家得手的時候,她都無法說清自己簡單三個字的名字,但卻可以精準地記住「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這一長串複雜的地址信息,徐州官方是以為全世界的民眾都是智障白痴嗎?

而且,既然如此關鍵的查驗身分的信息就記錄在結婚登記信息中,為什麼此前豐縣兩次官方通報隻字不提,而是出現了本地人及不知來源流浪外來女的不同說法?

第五個疑問,通報說桑某某受小花梅母親之託,將其帶往江蘇治病並順便「找個好人家嫁了」。且不說這種死無對證的一面之詞,警方為什麼不先排除小花梅被桑某某拐賣的嫌疑就立即予以採信,就算是桑某某好心受託帶領小花梅一同前往江蘇,在小花梅於江蘇東海縣走失之後,這個熱心助人的桑某某居然既不報警也不通知小花梅家人,任小花梅自生自滅,這裡面的奇怪之處難道不值得深究嗎?

第六個疑問,通報說入院檢查結果表明:小花梅牙齒脫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這是非常奇怪的敘述。為什麼呢?因為第一,小花梅這次被送去治療進的是精神病院,而精神病醫院是不可能有牙科醫生的。常識告訴我們,普通的入院檢查一般也就是心肺肝脾的聽診和捫診的常規檢查,加上血常規、肝腎功能,有的還加上B超,如此而已。

說一家精神病院在入院檢查的時候就有牙科專家對其進行檢查並迅速得出了牙周病脫落的結論,這是我作為一個對醫療系統有一定了解的人來說,是頭一次聽說。

而且,牙周病導致個別牙齒脫落這是正常的,但對徐子八這樣一個明顯處於壯年階段的人來說,因為牙周病就導致滿口牙齒盡數脫落,我也是第一次聽說。當然,這個領域非常專業,如果有了解這方面情況的朋友,也歡迎給我們留言共享信息。

【李瑩家屬申請覆核DNA結果】

此外,官方既然承認了徐子八在進入董家的時候就已經有精神病,這是一個不具備自主行為能力的女子,那麼根據董志民與其結婚就明顯具備了強姦的嫌疑。還有,鑒於江蘇地方政府與此案利益關係密切,對徐子八一案相關的DNA鑑定結果,我個人持不予採信態度。

要知道,截至目前為止,僅有新華社對外部主任韓松個人,以及官媒《法制日報》在微博貼出了評論徐子八事件的文章,但都先後被刪除。也就是說,現在對徐子八事件的維穩力度是中央級的。在這樣的氛圍下,大眾要想得到真正的真相,我是不太樂觀的。

目前,就民間傳出的信息,一位名叫李大成的四川南充人,公布了自己身分證號並表明自己是失蹤女孩李瑩的親叔叔,鑒於李瑩父親李大忠已經去世多年,他現在正式向公安部刑偵局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辦公室提出申請,要求從新採集李瑩親屬及徐子八的DNA樣本,送交有公信力機構進行比對。

這個身分證號,我查詢顯示的確是來自四川南充一位出生於1967年的男性公民。

而大陸一個持續跟蹤徐子八事件的民間團體叫做「驕傲女孩」的,在徐州官方通報公布後,立即發布信息,說他們在很早階段就已經取得了徐子八的血液、頭髮及鼻腔的樣本,並且已經送出了中國的國境,可能是計劃尋找海外可信機構進行DNA鑑定。

我們可以看到,徐子八事件的影響力仍然還在不斷發酵之中。雖然當地政府有全面掩蓋、大事化小的嫌疑,但在一片黑暗之中仍然有堅守光明的人在行動。就像我們上次討論的,這個事件已經遠遠超出一個拐賣婦女案件的範疇。

我還是那句話,如果這一次真相被掩埋,這將成為中共政府對販賣性奴的公開鼓勵和支持的標誌,所有家庭的女兒都將隨時成為待賣待宰的羔羊,不會再有安全可言。

【冬奧開幕式主題設計暗藏凶兆?】

好的,剩下的時間我們還是聊聊在冷清中開場,已經舉行了4天的冬奧會。

儘管當局開足馬力要杜絕一切可能影響冬奧的所謂負能量信息,但就像多次我們講過的物極必反的道理,中共越是不擇手段想要絕對控制什麼,反而往往會得到相反的結果,這就是老百姓經常說的,越怕什麼往往就越來什麼。

習近平一心想要將冬奧會打造成為一個宣示中共已經「強起來」的宣傳大會,為此不但讓張藝謀二度執掌開幕式設計,還不惜強硬驅趕西方記者,讓駐美大使發出戰爭聲調,甚至還高調在冬奧開幕當天與普京一口氣簽署15項合作協議,力圖營造一個「我也不好惹」的強人形象。

但所有這些努力,幾乎無一例外都收到了反效果,讓習近平從冬奧會一開幕就接連受挫。一次受挫,我們可以說是工作失誤、是偶然。但如果接連出現系列受挫,恐怕這背後體現出來的就是某種趨勢、某種天象了。

中共遭遇的第一大挫折、或者說第一大凶兆,就是開幕式導演張藝謀整個設計核心元素:一朵雪花的故事,他對媒體曾特意引用了「燕山雪花大如席」這句著名的唐詩,來總結這朵雪花的故事,說通過讓全世界相聚在北京,共同組成一朵巨大的雪花,來表達「世界大同,天下一家,一起向未來」的主題。

在開幕式表演上,張藝謀還特意設計了鳥巢中心出現一朵巨大雪花圖案,被《人民日報》以「太美了!鳥巢上演燕山雪花大如席」為題進行了多圖報導。

我們之所以說這是大凶之兆,原因很簡單,就是源於張藝謀在把這朵「大如席」的「燕山雪花」,比喻為建都北京(燕京)的中共,用「天下一家、一起向未來」來隱喻萬國來朝,中共領導世界新秩序。借用奧運會來表達政治象徵的算盤並不奇怪,我們說過了所謂「一起向未來」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馬甲。

但問題在於,張藝謀和《人民日報》不可能都不知道,「燕山雪花大如席」這句詩出自李白借樂府體裁所寫的一首古詩,名叫《北風行》。全詩通過對一位倚門望夫的幽州思婦因為丈夫戰死而陷入孤寒枯寂處境、心境的描寫,勾畫出了一幅北風怒號天上來,雨雪無邊恨難消的亂世慘景。

《北風行》成詩於唐玄宗天寶十一年秋天,當時李白遊歷幽州(今天的北京一帶),了解到三鎮節度使安祿山為邀功媚上,不斷挑起邊境戰爭,導致百姓陷入家破人亡慘景之後,寫下此詩揭露和抨擊安祿山的罪行。

僅僅3年後,安祿山就從范陽起兵造反,揭開了大唐由盛轉衰的歷史上著名「安史之亂」的序幕。

所以,這句「燕山雪花大如席」從來就沒有任何張藝謀嘴裡的「空明、浪漫」色彩。相反,這句千古名句表達的是悲悽、孤苦,是未亡人的血淚控訴與詩人的滿腔悲憤。這絕非盛世象徵,而只是敗亡離亂之兆。

以張藝謀長達兩年多的籌備策劃時間,不太可能連這麼重要的創意主題的原始出處都不查閱清楚。所以只能說無論張藝謀本人還是黨媒的渲染燕山雪花如何的美麗,都很可能是有意在斷章取義地愚弄大眾。當然,更有可能是愚弄習近平,欺負他沒讀過李白的原作。

畢竟,哄騙不了大眾不重要,只要能哄騙了習總一個人高興,以為這「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創意設計充分體現了大國氣派,倍有面子就成。至於凶兆不凶兆的無所謂,反正長津湖這樣的敗仗都可以拍成黨國的偉大勝利,把古人對戰亂死亡的悲憤控訴創造性解釋成盛世讚歌,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

【普京成功算計習近平】

中共遭遇的第二大挫折,是普京和習近平的會面。

這次會面被普京提前寫信稱讚為中俄關係的「新紀元」,也被中共外交部喜形於色地宣布兩國關係「上不封頂」,西方部分媒體也開始擔憂中俄是否有結成戰略同盟對抗西方的意圖。

普京對此次會晤非常滿意,這是正常的,因為他這次前往北京至少有兩大收穫:第一,成功將習近平拖入了烏東亂局,讓北京首次公開支持了俄羅斯在北約東擴問題上的立場;第二,他與習近平一口氣簽署了價值達2,000億美元左右的商貿協議,得以向中國出口大量石油、天然氣以及小麥的大宗農產品。

而與此相對應的,普京不過是簡單重申了一下此前已經多次說過的「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的立場而已。

對於第一點,普京可以說是憑空得到了一塊外交上的籌碼,因為習近平放棄此前對克里米亞和烏東問題的中立立場,公開支持俄羅斯,等於放棄了中共與烏克蘭的關係以及犧牲了很大一部分中共與北約的戰略關係,把自己置於與烏克蘭和北約都比較敵對的位置上。

可以這麼說,如果說北約正愁想要介入中美在印台區域的戰略競爭缺乏很恰當的理由的時候,習近平主動遞上了刀子,這無疑是中共在地緣戰略資產方面的重大損失。

而普京除了重申反對台獨,並未在南海、東海等中共視為核心利益的問題上有任何支持性表態。而且普京在可以說滿載而歸的情況下,居然都沒有賞臉參加習近平精心準備的豪華驚人的晚宴。

這只能說明一點,中俄關係的實質是中共向俄羅斯靠攏遠比俄羅斯向中共靠攏要多得多,這顯然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戰略結盟。

對於第二點,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此次雙方的大宗商品貿易商定使用歐元結算。這就意味著雙重含義:1. 彼此都在為日後可能遭受美國嚴厲制裁預留後路;2. 習近平當然信不過俄國盧布,普京更信不過中共拚命想推廣國際化使用的人民幣,所以大家各讓一步。

【荷蘭記者直播被中共公安驅離】

第三大挫折,就是開幕式當天,荷蘭公共電台記者在直播連線的時候被中共便衣人員強行拖拽驅離直播現場。這個28秒的視頻當天即登上各大媒體頭條,受關注度甚至超過開幕式。

也就是說,中共投入了數百億打造的冬奧會宣傳效果,基本上就被這28秒視頻給抵消了,讓全世界都通過現場直播的方式,非常生動直觀地看到了中共鼓吹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種什麼樣的制度、什麼樣的管控。

這些當頭棒一樣的事件,都可以說是不吉之兆。古人有極其貧困之家,無力體面安葬死去的親人,所以往往只能「裹席而葬」。李白寫「燕山雪花大如席」,也許就有以此寓意戰死者無人收屍安葬,只有大片雪花掩埋的慘狀。

從這個角度看,冬奧會的主題設計,或許真的在冥冥之中預兆了中共的未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