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義趣】朱紫國的隱喻

系列之二十一‧品讀《西遊》第六十八回 作者:皇甫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8日訊】經過繁華的鬧市,向來嘴饞的八戒卻與美食失之交臂,這其中有哪些寓意?悟空與八戒攜手買調和,看似日常生活化的描寫,是否有什麼隱喻?換個角度看西遊,會發現不一樣的義趣。

唐三藏師徒脫離駝羅莊污穢衚衕後,奔上了逍遙大道。光陰飛逝,轉眼就到了炎熱的夏季。忽然,取經團隊看到前面有座城池,城頭上插著一面杏黃旗,上面寫著三個大字「朱紫國」。

朱紫國的寓意

在中國古代,官員服飾制中,朱紫色是達官顯貴、高官厚爵的象徵。朱紫色表示人爵的尊貴,而國是世間貨利財富聚集的地方。唐僧自幼為僧,早已斷絕世俗之念,自然與人爵無分。神佛定下取經路線,讓唐僧途徑朱紫國,這個安排有哪些用意?

回顧《西遊記》第六十七回,悟空八戒合力剷除了蟒妖,那是一條紅鱗大蟒長蛇。蛇,本是至毒之物,大蛇成了大蟒,是說它毒害很大。作者以此比喻人一動貪利之心,隨即心計謀算,詭譎百出,這種看不見的惡毒傷害,能傷人於無形,與蟒蛇傷人並無區別。西遊故事以蟒蛇之禍害,譏諷貪財好利之徒。故事中的「稀柿衕」,稀者,希求;柿者,與市同音,藉此言市利,凡是市集之地,必有貿易之利。唐僧通過了「稀柿衕」,隱喻唐僧捨身出家,能捨這一生的小獲小利,而對於累世的大富大貴,心中仍存幻想,於是西行途中,朱紫國成了必經之地,神佛藉此了斷他心裡的「朱紫」之念。

唐僧自幼為僧,通千經萬典,卻沒有看到「朱紫國」三字,於是悟空揶揄他不識字,言外之意說他心裡看重世財而輕法財,即使讀遍了千經萬典,若仍然沒有看透世間萬象,到頭來終是一場夢。西遊作者於開篇詩這一句「打破人間蝴蝶夢,休休,滌淨塵氛不惹愁」,點出這章主題。

這麼多年來,唐僧長途跋涉,一路西行,然而身分依然沒有蛻變,還是那個沒有出長安時的身分。所以悟空毫不客氣地說他「不識字」,反問道:「虧你怎麼領唐王旨意離朝也?」怎麼就領了唐王的聖旨,敢去西天取經呢。要是真認字,真的明白了修行的道理,也就不會出現那麼大的三個字,眼睜睜地看著竟然不認識。

西遊故事以悟空唐僧的一問一答,揭曉了唐僧內心深處隱藏的念想,那個通神通靈的智慧之竅,被「朱紫」遮蔽著,使他看不到真理。

唐僧論前世

唐僧進宮倒換關文。朱紫國國王看罷關文,心裡十分高興,問起大唐君臣情況。於是唐僧細數前朝各代,從三皇治世一直數到大唐。在數千年的歷史中,有人稱王稱霸,有人亡國身滅,大到一個皇朝,小到個體的人,都在得失之間,不停地輪番輪轉。

從唐僧論前朝各世,作者為以後埋伏筆,做鋪墊。在漫長的歷史中,有聖者明君,有賢臣宰相,縱使如大唐這般君正臣賢,也擺脫不了生死輪迴;縱使如魏徵這般能識天文、知地理、辨陰陽,有安邦定國的能力,也無法從人間的輪迴中超脫。要「打破人間蝴蝶夢」,就得需要求取真經,才能「超度孽苦昇天」,回到天上真正的家。

會同館的寓意

朱紫國國王聽著唐僧的論述,嘆了一句:「似我寡人久病多時,並無一臣拯救。」這句隱喻是說,朱紫富貴雖是現實,卻不是生命的真相,超脫孽苦才是治病的真相。國王因病久未上朝,今天剛上朝,這麼巧就遇到了唐僧。國王看了太宗御製的通關關文,心裡十分歡喜,傳旨在披香殿擺膳,要和唐僧一同共享。

說起來,國王的病其實與唐王的病相同,只不過國王病在身,唐王病在心。這一章回多次提到「會同館」,「會同館乃天下通會通同之所」,就點明了這一點。

唐王因魏徵夢斬涇龍,元神被迫到了地獄,害了一場大病;國王因為失去金聖娘娘而憂思成疾。唐王從地獄走了一遭,感嘆萬民生靈之苦,於是想要超度子民脫離苦海,他期待唐僧取回真經,以超度孽苦升天。國王因久病不愈,放榜招請良醫。唐王得不到真經,不能超度脫離孽苦;國王得不到良醫,就不能解決生命的沉疴。唐王與國王,二人猶如前車與後轍,唐王是國王之前車,國王是唐王之後轍。事情看上去好像不同,其中的道理異曲同工。

調和的寓意

唐僧進宮倒換關文後,悟空在會同館讓沙僧準備齋飯。因為缺少「調和」調料,沒有油鹽醬醋,沙僧做菜有些犯難。於是悟空讓八戒上街買些調和。西遊記的作者善於以隱喻講述修煉故事,這段看似日常的生活描述,又隱喻什麼?

悟空問八戒:「你只知鬧市叢中,你可曾看見那市上賣的是什麼東西?」人們從來都說買東西,而不說「買南北」。說起「買東西」引出一個典故。南宋時,朱熹有個好友名叫盛溫和。有一天,兩人在巷子內相遇。盛君手中拿著一個竹籃子,朱熹問他去哪兒。盛君說:「我要去買點東西。」朱熹很好奇,問他為什麼說買東西,不說買南北?

於是盛君為他解釋了一番,在五行中,東方屬木,西方屬金,南方屬火,北方屬水,中間屬土。盛溫和的籃子是竹子做的,盛火會燒掉,裝水裝土都會漏掉,所以只能裝木和金,因此說「買東西」,不說「買南北」。

在五行中,東為木,西為金,金木併合才會水火相濟,作者以「買東西」點明陰陽平衡的道理。在古人的認知中,人體是一個小小的宇宙。修煉人的身體達到陰陽平衡,如宇宙陰陽平衡,可產生萬事萬物。看上去買調和,買東西,實際上說的是陰陽平衡之道。

八戒聽唐僧的話,在鬧市中只顧著低頭走路,不敢露出欠俊的嘴臉,以免嚇著眾人,闖下禍事,所以沒有看見鬧市上的東西,全都當面錯過了。鬧市,隱喻人的萬般思慮,此起彼伏,哄哄嗡嗡猶如鬧市。然而,就在這樣的鬧市中,有心人能找到真正的好東西,美味的東西。

接著悟空列舉了無數的好東西。呆子一聽到好吃的東西,一個勁地流誕咽唾。可知美味美好的東西,人人都很喜愛,但像八戒一樣,雖然進了修煉的門,在沒有得到真正修行的要訣之前,卻是難以自察自知,自然與之擦肩而過,失之交臂,雖然有現成的美味,卻不會享用,不懂享用。

清代佚名繪《西遊記》第六十三回圖畫。(公有領域)

悟空的嘴著實靈巧,說了一堆的好東西,引得八戒嘴裡流涎。八戒說:「哥哥,這遭我擾你,待下次趲錢,我也請你回席。」你請我,我請你,彼此禮尚往來,彼此共濟。你看原著的描述,悟空和八戒二人攜手相攙,一起出門去買調和,即點出了調和之妙。悟空五行屬金,八戒屬木(「木生在亥配為豬」「申下生金本是猴」),二者彼此扶持,陰陽調和,猶如車轅車轍,如影隨形。@*#

(點閱【西遊義趣】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